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故人相见
    ,!

    “顾音!?你说你是顾音?”震惊,韩墨倏然将脸转了过来,怔怔瞪着少女。

    手中的笔发出啪地一声脆响,竟是从中断了。

    再三打量着面前的少女,韩墨才是发现,面前的女孩相貌虽是分外清秀,但鼻梁和眉角几乎跟野狼哥顾海一模一样。

    早就听野狼说过有个品学兼优的漂亮妹妹在t城,可连她的照片都没见过——那货成天叫嚣着才不给你看,以我妹妹人品外貌,怕你小子对她不怀好意。

    但想不到居然以这种方式相见!

    韩墨突觉鼻子涌上来一股酸意,抬起手背用力地擦了擦鼻子,才是深吸了一口气:“总听顾哥提起你……他说怕我会对你不怀好意,连你照片也没见过啊!”

    顾音这双玲珑妙目吧啦一眨:“啊,什么意思呢?”

    早就从哥哥口中听过队里来了个名叫韩墨的队员,是他们队长的弟弟。

    听他说,队长的弟弟很牛,在训练营的成绩全优,被直接选入银狐三队。但她也听说过,这个弟弟满肚子馊主意,折腾劲儿是要多大有多大。

    哥哥还再三提醒,将来若有机会见到他,千万记得有多远就离他多远……

    “噗,你不懂啊?”

    看这副单纯的样子,韩墨忽然想逗逗她,一边的民警李廷却是笑笑:“小姑娘,你这哥哥是做什么的?”说着指了指他手上被捏的粉碎的笔,“这是练散打的,还是泰拳啊?”

    这种中性笔的笔杆虽算不得很坚固,但像韩墨这样无意识地捏断,也绝非易事——这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汉子,显然是手劲大的惊人,绝非一般人可比。

    不管在场的是谁,都没想过这样的手劲其实是龙魂进化的结果。韩墨无意识的举动,都能造成破坏性的结果。

    力量……

    能力……

    进化和技能……

    都像种子一样在这个年轻士兵身体里生长。

    “韩墨哥哥是特……”

    “特级厨师。我是个掌勺的,所以有一把子傻力气。”韩墨嘿嘿笑着打断了顾音的话。

    他不想自找麻烦,毕竟,银狐对于外界是一个绝对秘密的部队。

    “厨子?”李廷有点愣神,“看你这腰圆膀宽的,倒像是个练家子——况且那几个痞子可不好对付,你一个掌勺的,居然完全碾压了?”

    韩墨不置可否地耸肩。

    “俺说你们咧,这伙人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大姐忽然开口了,“不是这位小哥,俺今天就给骗了。你们这些警察是干甚咧?每天巡街也不说抓坏人。”

    李廷不由脸红了一下,赶忙说着:“那我们也不能见人就抓啊!让骗了,却也不见你们来报警立案,一个个就打算吃哑巴亏,这才让这帮骗子嚣张了这么久。”

    这倒也是,华夏是个绝对法制的国家,除非逮着现行,否则没法见人就抓。

    李廷苦笑了一声,警察也是有纪律的。虽然这些事让他也非常不爽,可这的确不是他能决定的——今天算那群骗子出门没瞧黄历,遇上这位能打的小哥,直接抓了个现行——这下人证物证全有了。

    持刀,诈骗,伤害未遂……这些罪名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抱怨了几句,三人都写好了事情经过,大姐急着赶汽车,急急忙忙先走了。

    “我们也回去吧。”韩墨从口袋里摸出最后的五块钱递给李廷,“笔钱。”

    看了韩墨一眼,李廷赶忙把钱退回去:“一根笔而已,坏就坏了——哎,我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来我以后要少吃点菠菜了。”韩墨斜眼一笑,根本不打算说真话。

    李廷无语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后还是示意他先别走。

    “你的口音,不太像我们t城人,有些话,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说话时,李廷的神色带着点神秘。

    一旁的顾音有些困惑,但韩墨却隐隐觉得,这里面水必然很深,收敛了脸上略带痞气的笑容:“是……有什么说道吗?”

    “能在t城混得来的,多数都是有点背景的——见义勇为是好,可千万别惹火上身呐。”李廷善意地提醒着,“就你今天吊打的这些人,跟城北的那些地头蛇恐怕有点联系……今儿这事儿出这么大,恐怕那些人会找你麻烦。”

    老子是个怕麻烦的?好像当缩头乌龟还有理了似得。

    韩墨有点不以为然。

    华夏打黑是出了名的狠,在这片广袤的土壤上,没有黑社会生长的养分,只要见光就必死无疑。

    不过,既然他提到了地头蛇,韩墨隐隐开始意识到事情的难缠。

    自己是不怕打击报复,难保这些孙子来骚扰顾音——野狼哥已经不在了,自己又不能帮她打抱不平一辈子……

    想到这里,韩墨面露感谢地点了点头。

    “好了,但愿我是担心多余吧。”这个富有正义感的警官耸肩笑笑,“两位请回吧,所里可能要开会呢,最近说是有什么凶狠罪犯流窜到t城来了……真是麻烦啊!”

    不像影视剧渲染的那样,警察们一听到什么重大案件就会像是打了鸡血那么兴奋。就算是人民警察,也是普普通通的人,遇上棘手的案件也会头疼心烦。

    “哎,这个当哥哥的,可管着你妹妹晚上别乱出门啊!到时候给拐了给伤了,那可真要后悔一辈子了。”临了,在韩墨和顾音并肩走出派出所时,这个热心肠的民警还在善意地提醒着。

    摆了摆手权作告别,韩墨回脸看身边的顾音时,才发现少女的眼中,已蓄满了晶莹的泪水。仰起这张好看的脸,泪眼出神地望着越发尴尬的韩墨,老半天哽咽道:“韩墨哥哥,我……”

    忽然说不下去了,少女发出一声凄楚的呜咽,随后蹲在地上嘤嘤地哭起来。

    她这一哭,哭得韩墨也心碎了。

    在阿曼山脉那座无名山谷的战斗,战友们一夜之间全部牺牲——整个三队被打散了建制,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的痛苦无以言表……可现在,却似乎不敌这少女的万分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