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你是张总?
    ,!

    “不来要钱,我还相亲吗?”韩墨神情懒洋洋的,“怎么,说话不算数吗?”

    “盛唐这么大的公司,没有说话不算的道理。”凌雪在舒适的老板椅上落座,眼神再次变得冷厉起来,只是那唇角挂着几次成分不明的微笑,“万也不是个小数目,这样的数额的转账,公司要搞清楚情况不过分吧?”

    这是打算探我的底?

    冷笑了两声,韩墨半仰起脸桀骜地笑:“怎么,查户口么?”

    “算不上,就是想大概了解一下——名字我已经知道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来t城做什么的。随便谈谈吧。”

    其实悬赏说的很明白,只要找到这个人,张总就会给天价奖励——这些幺蛾子问题,都是凌雪自己想问的。

    昨晚几乎一夜都没睡,脑子里全是这个男人英勇作战的景象。

    大学还没毕业,父母就将她送去国外读emba,回国之后一直投身商界,从未考虑过任何男女之事……而这个嘴坏,痞气,却异常英武的男人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闯入她的世界。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搞清楚所有有关他的一切。

    “出于对美女的礼仪,我可以告诉你,来t城旅游。但对于贵公司想要调查我,我只能说,关你们屁事。”韩墨从身上摸出白沙烟慢悠悠地点上,然后起身走向在办公桌后跷足而坐的凌雪,“我看出来了,是反悔不打算给了是吧?”

    “阿音,走吧。”韩墨站起身来,对沙发上还在愣神的顾音说,“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回望这双十足逼人的目光,凌雪不由微微一颤——在盛唐集团她也算是一人之下的位置,早就习惯了十足的女将霸气,可偏偏在面对这双上古神灵般的目光之时,她会有一种全盘丢盔卸甲的感觉!

    可她还没来得及挽留,这个男人忽然周身一抖,不爽的眼神之中突然多了几分震惊。

    “那是什么!?”

    刚才并没有注意,正打算离开的时候,韩墨无意识地往凌雪那边看了一眼,却是看到她身后的一面落地镜——无巧不巧的是,这面落地镜正对着她的电脑屏幕……

    而那画面,正定在韩辰那张苍白的脸上。

    又是一个剧烈的颤抖,嘴里那根刚点燃的白沙烟掉在地上,韩墨简直像是发了疯似的冲了过去,把凌雪和顾音惊得双双失神地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韩墨几乎是怒吼起来,“这视频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凌雪被他极大的反应吓得倒退两步,毕竟这个男人的状态简直太吓人了!

    双眼像是要喷出冷箭般十足逼人,凌雪吓得又退了一步:“海外网上公布出来的,已经有些日子了……我也是今天刚看到的。”

    发抖的瞬间,凌雪忽然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有这样大的反应,肯定是跟韩辰认识的!

    甚至非常熟悉!

    等一下,他叫韩墨,对上他的年龄,难不成……

    可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怎么会这样,他们真的居然把一切都录下来了,还真的向全世界公布了!?”韩墨发狠似的声音拉回了凌雪的思绪,眼看他浑身发抖地盯着屏幕上那血腥的画面,不断有韩辰极力压制的惨叫从里面传出。

    “不……”虽然预知到了结局,韩墨的口吻,似乎还是多了几丝痛苦的哀求。

    等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跪在了地上,双手抱头。

    从来没见过这个桀骜的年轻人变成这副失神的模样,凌雪一方面吃惊,另一方面却有些惶然地望着他。

    一旁的顾音咬着唇角,忙是小跑上前:“韩墨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血色毒蝎……”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顾音的说话,跪在地上的他,双眼似乎被灌注了仇恨的光——那眼光是如此的恐怖,似乎是一头刚刚被唤醒的上古神兽!

    她被吓到了,不仅也退了一步。

    “小雪,董事会议的资料准备好了吗?”随着开门的声音,有个听起来空灵轻柔的好听声音传来。

    进门的女子大约二十出头,大波浪的卷发一直披到肩带处,小巧的脸庞犹如初晨盛放的白玫瑰一般艳丽,玲珑有致的身材充满了十足的诱惑,即便是穿着浓黑的职业装,浑身也散发着惊艳的气质。

    只是这张算的上祸国殃民的脸似乎还带着泪痕,精致的妆容都有些花了。

    凌雪一怔,才是从震惊中回醒过来。转身的同时慌乱地迎上去:“真是抱歉张总,我这就给您拿过去……”她话还没有说完,被她称之为张董的女人却是周身狂抖,站在那里愣住了。

    “韩墨?”女人不相信似得揉了揉眼睛,老半天才是喊出了他的名字,“你……你这个臭流氓怎么在这里?!”

    正因无限的痛苦而陷入哀思的他,听到这从天而降的一句话,登时惊醒过来。

    “张晓?!”回过神的已从地上跳起,瞠目结舌的他将难以相信的目光转向凌雪,“你刚才喊她啥?张……张总?你们张总是张晓?”

    我靠。

    猛地抬手狠狠抹了一把脸,韩墨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的念头。

    张晓。

    西北军区的最高司令官张威远的女儿;而银狐,就是她老爹一手创建的,也是银狐的第一任执剑人。

    不过,以上对于韩墨这个已经离开银狐的士兵没的关系,重要的是,这女人跟二哥韩辰有婚约……

    而且,两人的感情还相当不错——否则韩辰也不会在任何时候都带着有她照片的项链,也不会在临终前还拜托弟弟一定要照顾好她。

    老子是听说这女人学了什么e什么ba之后,在某个牛b的大公司,却不知道他还是什么总的。

    盘踞在心头的悲哀还没有彻底退却,看着这女人夹杂了愤怒,不爽,还有震惊的脸,韩墨心头一阵阵郁闷:我去,这可是闹嗨了,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见着张晓了?

    “张总,您是认识他的?”凌雪看着脸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的顶头上司,“怎么……从来都没听您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