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窃听器
    ,!

    提他?

    我提他干什么?

    如果有机会选择的话,张晓宁愿选择减寿十年,来换取跟这个超级臭流氓的不相识。

    张家和韩家都是军事世家,张威远和韩敬又是一块打过越战的生死战友——两家人来往甚多,而她和韩辰的亲事,在他们成年之前就定下了。

    这些没什么好说的,但让张晓分外不爽的……是这个混账小子。

    记得那是第一次见面,她8岁,浑小子6岁。

    第一眼的印象,张晓就觉得这个弟弟长得眉目分明十分乖巧,然后就给他一把推进水里,抢走了心爱的玩具……

    紧接着,几乎每次见面,张晓都会不停地被这浑小子刷新下限。

    爬树掏鸟堵烟囱算个屁啊,人家9岁的时候,就把军区大院的废旧坦克车都启动开走了;

    用铁丝捅开家长的抽屉拿钱买雪糕也是弱爆了啊,人家能用“张晓生病住医院”的借口把大院所有父亲的部下“借”钱一个遍……

    最重要的是,每次三少爷都能找到完美的背锅侠。

    而这个倒霉的侠,就是韩辰,另外就是她了——三少爷才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在这个狂妄的小子眼里,天大地大,老子第三就是了。

    况且,自己还没有质问这小子,韩辰明明告诉自己是去g国执行维和行动,怎么就遇上这些号称血色毒蝎的雇佣军,然后就……

    已经快半年了,都没人告诉自己有关韩辰的讯息,若不是今天早晨翻网页无意中看到了血色毒蝎放出的视频,这些人到底还要瞒自己多久?

    好不容易才将心头的怒火忍下去,张晓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狰狞,却依旧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在我公司里干什么?”

    怪不得凌雪要调查我,原来是这小妞授意的啊。

    不爽地想到这里,韩墨半扬起脸邪气地一笑:“来相亲。”

    满脸都是“撒谎”二字,鬼才相信他,张晓瞪了他一眼,狠辣的双眼看了看顾音,最终将目光落在凌雪身上:“跟谁相亲?”

    明显看出她已经火大到了极点,凌雪赶紧解释:“张总,您别误会……他就是之前我一直跟您提的那位救命恩人。要不是他,那天在郊外我就惨了。”

    听到这话,张晓分明不信地扫了韩墨一眼,随之冷冷说了句:“莫名其妙!”

    凌雪和顾音听到她这句火冒三丈的话,登时脸色微微一变。

    韩墨却似乎对这个冷若冰霜的美女习惯了,对她的态度毫不知觉,甚至还笑了笑:“喂,就算看我不爽也行,把那万打我卡里就行了——好歹也是一家人,肥水就不要流到外人田了吧?”

    “谁跟你是一家人!”到现在了还敢提这种话?韩辰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没心没肺的提什么一家人!

    这个厚脸皮,怎么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张晓忍无可忍,转身正打算拂袖而去,身后的韩墨却有些吃惊地说道:“等一下!”

    哎?

    不等在场的其他三个女性有所反应,韩墨忽然伸出一手,照着张晓的后领就狠狠抓了过去!

    她急于离开,而且这个女总裁行事向来雷厉风行,即便是听到韩墨的低吼,张晓的步子还是迈得很大,就算是世界顶级品牌,归根到底材质也只是布而已——就听嗤啦一声响,价值数万的职业套裙就这么撕裂了。

    “啊!”随着张晓一声尖叫,裙子的裂口从后领一直撕扯到了内衣横带,那乍泄的光景中,在黑色蕾丝边内衣映衬下的肌肤光腻胜雪,就算是压根没打算一饱眼福的韩墨,也看得一股气血往头顶涌。

    “混蛋,你这个不要脸的!”张晓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胆大妄为,光天化日还有别人在场就敢撕自己的衣服!

    冰冷至极的脸顿时充满了极大的厌恶,愤怒的她扬起手就扇了过去。

    啪。

    看似无意识地抬起一手,韩墨根本没用力气,就将张晓这用尽全力扇过来的纤细小手抓住了。

    “你……啊!放开我!”到底是枪林弹雨里走出的特种兵,他这只蒲扇大小的手掌分外粗粝。

    而且不管她如何挣扎,都毫无作用。

    凌雪和顾音一怔,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就发疯把总裁的裙子撕了。

    “韩墨,你……”

    凌雪失声,赶忙上前阻拦,不想韩墨却冷笑着对两个女人摊开另一只手:“看,这是什么?”

    出现在他这只满是老茧的大手中的,是一枚形似纽扣的金属物。只有指甲盖大小,上面却有红蓝两色的小灯交替闪烁。

    几秒钟前还因为韩墨的举动恨得咬牙切齿的张晓一惊——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大总裁,这种突然从身上搜出来电子产品分明不善!

    暗暗抽吸着凉气,张晓将目光转向身边已经懵了的凌雪:“这是什么?”

    两个女人一时半会儿也顾不得衣服被撕了的这种狼狈的事情,反而将全副注意力转向韩墨手上的这东西上。

    “带定位装置的窃听器。”拧着双眉的韩墨对两个女人低沉地说着,双眼却啧啧称奇地盯着显露出的一大片白……

    有几年没见着了,这女人居然变这么正点了啊。

    压根没注意到韩墨这副模样,张晓不爽:“小雪,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一见这东西的时候,凌雪就浑身发毛了。

    毕竟,张晓的饮食起居都是由她照应的。

    眼见在女总裁的质问下,凌雪完全傻眼了,一旁的韩墨拧着双眉发问:“这小妞的穿戴都是你负责的吧?”

    张晓一听“小妞”这个词有些不快,正打算说句你说话放尊重点,凌雪却焦急地说道:“是的……可我不可能弄这个的。”

    “这我信,但其他人呢。”韩墨从地上捡起被他撕下来的布片,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凑在鼻子上闻了闻。

    这个举动让张晓顿时面红过耳——毕竟是自己贴身穿的衣物,被这个臭流氓抓起来闻,简直有种亵渎之感。

    窘迫刚上脸,韩墨冷笑道:“除了香水,应该是柔顺剂的味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