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蝎子?
    ,!

    手里若有一把ump9,张晓真的恨不能对这流氓打满一梭子!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当众这样说自己。

    脸呢?都被这臭流氓扔在地上践踏了!

    这个混蛋。

    整个安保室内瞬间鸦雀无声,张晓甚至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

    包括队长在内,这本不大的安保室内的保安们大眼瞪小眼,这货是哪儿冒出来的啊?居然敢在盛唐集团的地盘这样说张晓。

    又是“p股”,又是“又大又翘”,末尾还补了一句:“想试试手感”,简直是彪悍啊!

    在场也只有凌雪清楚他俩之前的关系——当然,她也终于知道张晓从来没提过这人的原因了:假如我未婚夫也有个这样坏嘴的弟弟,我也不好意思跟别人提啊。

    满脸黑线的张晓简直是出离愤怒,扭脸对凌雪道:“有什么结果告诉我一声,我去开董事会了。”说罢拂袖而去!

    见她就这样走了,凌雪不无担心地说着:“韩墨,你对张总为什么不能客气点呢?”

    切,要是你小时候被她挤兑,被她打无数小报告然后被老爹揍,你也不会给她好脸。再说了,有些话我也不想当着她说啊。

    “不过话说,哥们你这牛b啊,敢当着这么些人这样说张总。”那四个打麻将的其中之一面带钦佩地望着三少,敢骂这种话已是牛上了天,最牛的是……张晓似乎还不敢惹他似得,就算说了想摸摸p股这种话,这么个跨国企业的大总裁,也不敢把他怎样!

    嘿嘿笑了笑,韩墨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转椅一扭,然后加快了监控的速度往下看:先是2倍,4倍,8倍……直至加速到了32倍的速度!

    镜头运行的速度已经到了相当恐怖的速度,就算是凌雪这样走路不快的女人,在镜头上也是一闪而过——更何况顶楼一共有12个广角监控画面,以32倍的速度,就算是机器也没法辨别吧!

    顾音有点懵:“哥哥,你这样能看出什么?”

    “别说话。”韩墨眯了眯眼睛死盯着那十数个屏幕,他的大脑,现在处于高速的运转当中。

    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形似时光停滞的感觉了,别人看来流转速度到了根本看不清的画面,在韩墨的眼中运转还算正常。

    “停!”自言一声,韩墨猛地按下了停止键——所有的高清画面瞬间定格。

    指着标有p11的画面,凌墨对着凌雪发问:“这个人是谁?”

    在场众人简直对他佩服到五体投地,根本没人想过有人用这种方式能排查出“嫌犯”来,可偏偏韩墨就是做到了!

    虽然这个家伙行事痞气十足,但还真是厉害的很啊!满心钦佩的凌雪顺着他手指之处看过去:画面上的男人瘦弱矮小,穿一身奇怪的黑衣。

    韩墨扫了一眼监控所指时间:“晚上11点21分。那个点儿顶楼还会有工作人员吗?”

    凌雪两条好看的柳叶眉几乎已拧在了一起,却先摇了摇头:“一般不可能有了。而且……这个背影很陌生。”

    “可疑。”韩墨再看画面,忽然发出冷笑,“瞧瞧,为了不发出声音,皮鞋外面还套着薄毛毡。”公司内的人还需要这么做么?

    监控画面还是找到端倪——这个瘦弱矮小的男人,很可能就是在顶楼到处安放窃听器的人!

    “这个人,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一直没说话的队长忽然开口了,“凌秘书,这个人,我在三天前似乎见过!”

    一听这话,韩墨刷地将面孔转了过去,逼人的目光让退伍兵出身的队长都有点心惊胆战:“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正好轮我班,这是个来咱们公司借卫生间的外国人。”

    “外国人?”

    这下连凌雪都吃惊了。

    队长连续地点了点头:“是啊,老外。一车差不多4个人,三个是白人,一个黑人……来咱们公司借厕所。他们说,是来t城旅游的。”

    看着韩墨的脸越发狐疑,队长忙摆了摆手:“在公司前后呆了不过5分钟,除了上厕所,他们还能做什么坏事吗?”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把有问题的人放进来,那他这个队长可真是到头了。

    5分钟,如果是老子的话,足够把这些窃听器,一个不落的放在该放的地方去。韩墨深吸了口气,又在键盘上操作了几下,画面立刻转到了停车场——晚间11点16分的时候,果然有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停下,四个同样穿戴的男人往盛唐大厦的位置走去。

    紧接着他们进了大厅,无巧不巧的是,正好有一个广角监控对准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脸。

    不自觉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韩墨已经站了起来!

    这个男人他绝对见过——银灰的发色,冷厉至极的脸,还有一双凶神恶煞的三白眼!

    是……血色毒蝎。

    错不了,这个银色头发的男人,正是那晚在阿曼山脉的无名森林中,给手下们分派行动任务的首领。

    在研究中心的时候,韩墨干掉了一个代号“赤焰”的红蝎子,并利用他身上的无线电挑衅过他——

    娘地,居然追到国内来了?

    有意思,老子还没有去j国你们总部找你们的麻烦,没想到你们这些傻x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韩墨只觉得突突连跳的心口,震得肋骨都在剧痛。

    “韩墨,你怎么了?难不成你也认识他们?”见韩墨的脸瞬间涨红了,眼底更是升起无限犹如死神般的杀气,凌雪的心跳也不由加快了。

    在凌雪的发问下,他才是回过神来:“好哇,简直是穷追不舍嘛,这倒是剩下老子我的工夫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雪看着这张俊逸的脸,笑容越发不善和冷厉起来,赶忙高声追问。

    恐怕是冲哥哥来的。伸手轻轻握住了脖子里的银项坠,韩墨暗暗下定决心,既然赶来了,就让你们全体有来无回!

    “现在,我要找这些混蛋去玩玩了。”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纽扣大小的窃听器握在手中,韩墨淡淡一笑,“你们记得把钱准备好就行了。我这个妹妹,还等着上学呢。”

    说完,带顾音转身离开了安保室。

    …………

    “头儿,几个信号,都中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