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毒蝎
    ,!

    t城某个昏暗的地下室之内,一个头戴耳麦的男人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然后皱着眉头转脸对身后的高个子男人往下说道,“除了那个臭娘们身上的信号源,其他的十分钟之前全部消失了……”

    被他称之为“头儿”的男人大约三十出头,身材强壮而高大。银灰的发色丑陋的三白眼,一副美洲人的相貌特征。

    他代号灰鹰,是血色毒蝎的重要成员之一。

    在血色毒蝎,每一个雇佣兵都选择将自己的真名隐瞒,只用代号彼此称呼。

    毕竟,这个组织是由世界各地的亡命徒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着不愿提及的过去……到后来,这也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得提及真名和过去,执行任务时也不得涉及个人恩怨。

    灰鹰,就是这次g国任务的指挥者。

    他率得力手下进攻处于阿曼山脉的研究中心……然后,用毒刺导弹将g国撤离人员的直升机击落。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前来支援的并非是g国本土的士兵,而是一支骁勇的小队。在灰鹰带人对直升机发动进攻的时候,遭到了他们准确而猛烈的回击。

    一番激战,灰鹰的队伍在折损多人的情况下,将顽强抵抗的直升机打了下来——他这才震惊地发觉,这波人虽然穿着维和军服,却都是东方人的面孔!

    要知道,g国政变爆发以来,非本国人早就选择第一时间逃离;而东方人脸孔的维和军人,多半是来自军事强国华夏!

    毒蝎们虽是凶残,但从来没想过挑衅华夏这个军事强国。正在灰鹰暗呼不妙的时候,他和派往研究中心去拷贝方程式数据的手下,联系中断了。

    再三呼叫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赤焰,得到的却是敌手无情的嘲讽。

    火冒三丈的灰鹰,马上叫手下录下了凌虐韩辰和他战友们的视频。然而就在他“游戏”途中,他从韩辰死死攥紧的拳头中,发现了装有张晓照片的项坠。

    他们复仇计划的萌芽,也就在这个时候形成了——特别是后来韩墨杀了他们多名成员,灰鹰的复仇之火就再难熄灭了。

    “哼,这女人警惕性还挺高。”灰鹰冷笑,随后脸一转面对身后正在下国际象棋的两人,“土蛇,这么轻松就被人发现了,上次你可没这么逊。”

    面对头儿的质问,土蛇却没有任何心虚的架势,反而不满道:“头儿,你这样说话就太伤我心了。这公司太绕了,费了很大功夫才到……老鳄还不帮我。”说着,指了指正跟自己下棋的黑人对手。

    正在操作电脑的深影大笑:“我们三个就罢了,你让老鳄跟你一块上楼,是怕目标不够大吗?”

    他说的没错,被称之为老鳄的黑人身高超过两米,站起来的时候浑似一座铁塔。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安放窃听器这种事,还是土蛇这种矮小瘦弱的人比较适合。

    摆了摆手,土蛇又对灰鹰说道:“不是说还有一个没摧毁吗?”说罢,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转向了在电脑旁操作的深影,只见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操作,不断有声波讯号传输出来。

    “这一枚是昨晚刚放的,声波传送过来,解码器会即时破译成声音。”深影一面操作,一面说着,“头儿,之前的声波我都听过了,大多都是毫无意义的对话和女人的哭声——而现在,并没有声音即时传输过来,这小妞还真够安静啊!”

    “自己的男友死了,当然会这样了!”灰鹰露出残忍的笑容。通过他们的网站,韩辰等人受刑而死的画面已向全世界直播……华夏各大门户网站都在争相转播,这女人必然已看到了。

    那个军人贴身带着娘们的照片,两人关系必然十分亲密——这种时候,痛哭和保持安静,不是很正常的吗?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韩墨用卫生纸把用于接收声音的小孔都堵死了,他们能听到声音才怪!

    “定位确定以后,按原计划进行!”灰鹰脸上又一次出现了残忍的笑容,“利用这个女人,一定能引出杀害赤焰他们的凶手!”

    最终让他们决定对张晓下手的原因,是事后他们发现,韩辰身上的项坠被人拿走了。

    所以,狙杀同伴的华夏混蛋跟这个死去的军人关系紧密,跟照片的女人必然也是认识的!只要把这女人带走,就能引出这小子来!

    敲张晓还是华夏有名的女商人……他们通过毒蝎总部找到了这女人的所有信息,立刻偷入边境,并赶来t城——他们,很快制定了绑架计划,并且开始付诸行动。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逃脱血色毒蝎的追杀!

    小子,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被血色毒蝎盯上,就等死吧。

    …………

    突如其来打了个巨大的喷嚏,韩墨差点把面前的牛肉面打翻。

    “韩墨哥哥,你是感冒了吗?”正坐在桌子对面的顾音略带担忧地望着他。

    “没,就是给这口辣椒呛得,鼻子有点痒……”韩墨嘻嘻一笑,很随意地揉了揉鼻子笑答,“还从来不知道,你们t城这个内陆城市,吃辣椒也这么厉害……我还以为只有巴蜀人厉害呢!”

    “嗯,干辣椒是挺厉害的。”口中随意打了一句,顾音还是沉静下去。脸上的忧虑却不知是对谁的。半晌,才是说着,“哥哥……我还是很担心。”

    三口几口把碗里的面和大块的肉全吃完了,韩墨才是笑问:“担心什么,你这马上就要成小富婆了,连嫁妆都不必担心了!”哎,要是每个战友的家属都能得到万该多好!

    “哥哥,我不想拿你的钱。”顾音叹了口气,“我总觉得,这些放窃听器的人不简单。”定了一定顾音低着头,“我很担心你!”

    没有回答。韩墨只是摇头:“这是咱们国家的地盘,这些人该滚……但我不要他们滚,既然来了,就要把命给我留下!”

    不弄死你们这些胆敢闯进华夏的孙子们,我怎能告慰天上的战友们和哥哥?如何对得起那曾经担负在左臂上的火狐御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