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你想我啊?
    ,!

    不杀毒蝎,对不起战友和哥哥,是为不孝;没有消灭这些危害祖国领土的敌人,是为不忠。不忠不孝,他韩墨如何算得上一个男子汉,如何立足于这天地之间?

    想到这里,韩墨的眼神越发冷厉逼人。

    “哥哥?”顾音看着他的表情,越发地不放心,“到底出了什么事?”

    “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家去。”抬起手腕扫了一眼走时精确的机械表,“哥哥暂时还没有地方住,恐怕还要叨扰你几天呢!”

    这对顾音来说,倒不是什么问题。她现在忧心的是韩墨——自打从盛唐集团那个大监控上面看清了对方的脸孔,这个一直以旁观者自居的他,突然就不淡定了,甚至揣上那个什么张总身上的窃听器,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盛唐集团,就要去找这些人的晦气。

    这绝对是有问题啊。况且就以顾音的眼光,也看出那四个男人绝不是什么善类。只有韩墨一个人的话,会很危险的吧?

    看着少女满面担忧的表情,韩墨很想把这一切都向她和盘端出。可这对于顾音来说没有半点好处,甚至还会给她带来危险。

    想到这枚窃听器还带着定位装置,韩墨又一次地说着:“回家去吧。乖,过后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

    这种时候顾音怎么还能放心的走?还是满是忧心地望着他,韩墨只得又劝了几句,让她先行回家。

    从牛肉面店走出,这午后晃眼的阳光晃得韩墨着实有种日盲的感觉,这还没有入夏,天气就已然燥热难安。

    “娘地,盛唐的那些250,也真信洋鬼子会在这个季节过来旅游——豺狗都来了!”忍不住骂了一句,韩墨从口袋里掏出了从张晓身上抄出来窃听器。

    如果实在银狐大本营的话,把这东西交给负责信息安全的欧阳迟夏,不肖五分钟就能通过中波频段逆向找到信号接收位置,然后把这四个胆敢入侵华夏的红蝎子抓出来!

    可他现在,已不是个银狐了。

    在他向张威远提交退伍申请的时候,那扇镌有“sf”的大门,已经永远地向他关闭了。

    或许跟迟夏说两句好话,那个一直暗恋自己的小妞,能偷偷帮自己找到这些杀害战友的红蝎子?

    额,可自己在跟银狐告别的时候,欧阳小妞分明对自己火透了啊,甚至还扬言要操着高压电缆,把自己腿间的两粒变成焦炭……

    那野丫头什么事干不出来?

    想到这里,头皮发麻的韩墨还是决定不要惹她的好。

    还有什么人能帮我查查数据呢?

    韩墨有点挠头了。

    作为民用传输的信号,中波频段不难破解,任何一个网络安全员都能做到……可自己手头,连个趁手的电脑都没有。

    “等一下。”韩墨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几丝坏笑。

    是时候,把那个女人也拉下水了。

    …………

    一座设计精巧的白色别墅,藏于这湖滨的浓密丛林之内。

    数个四,五十岁的白大褂研究员们,他们手中各自厚实的资料围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双眼都不约而同地仰望着二楼的一个房间——

    “博士跟那个侦探谈什么,居然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对啊,还能有什么人,比见我们这些人更重要的?这次的研究报告,足以改变世界的医学版图啊!”

    话还没有落音,那个房间的门被快速打开了,走出的男人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冷肃,身披一件黑风衣的他显然是一名私家侦探。

    而房间之内,身穿黑色紧身连衣裙的苏佩琳坐在转椅上,对着手机快速说着:“对,没错!悬赏可以再大一些!没问题,我这边可以全数承担……对,只要提供有效线索就可以拿到……谢谢您了宋警官c的,隔天这顿饭我是一定要请的c,好……再见!”

    挂上了电话,美女博士苦恼地抬起双手揉了揉太阳穴,站在一旁的助理看到了,急忙端上一杯热茶来:“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嗯。”睁开眼睛的苏佩琳端起了热茶,“与会人员都到了吧?请他们上来吧!”

    “博士,这些日子您太累了,还是喝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助理十分不放心地说着。

    “你知道今天这个会议很重要,有关龙魂的研究报告出来了。”苏佩琳快速地说着,“让他们拿着报告赶快开始吧!”

    可就在这个时候,放在桌角的另一台手机,却出人意料的响起了!

    这台手机是她在g国使用过的,号码也是国外的号——可不知为什么,就在这位女博士归国之后,她也没有把这个不可能有人拨打的号码弃之不用。她反而让助理找了一台信号最好的手机,把电话卡插进去,并且24小时待机不离身。

    只有苏佩琳清楚,知道这个号码的人,除了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人,其他人都不在人世了——而这个号码,恐怕就是他们彼此之间唯一可能的联系了。

    毕竟,在辽远舰登陆之后,苏佩琳眼见韩墨被一辆来自军区的车接走,也没留下什么其他的联系方式。

    “快快,拿过来!”苏佩琳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皮椅上站了起来,急切地指着手机。

    额,这号码还真有人打?

    正是十分纳闷是什么人打来电话的,助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台手机递了上去。眼看苏佩琳接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了,助理倒有些懵了:来电话的到底是什么人啊,能让苏博士激动成这个样子?

    “喂?”苏佩琳的声音都发颤了,“墨,你在哪?”

    跟着女博士已有不断的时间了,从来没见过这个在学术界有着相当地位的女人有什么重要的人——难不成是绯闻男友?看这激动的样子,博士必然深爱至极啊!

    “我说,就这么急着见我啊,是想我了吗?”韩墨大大咧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一旁的助理更加坚定了“绯闻男友”的猜测,直到苏佩琳对她连连摆手,这个女孩才是有点偷笑地离开了房间。

    “你别逗了,你到底在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