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他是异类
    ,!

    “女人真是口是心非,听你这激动,还不够想我啊?”韩墨有点耍无赖了,“快说想我,不然我就挂电话了!”

    要不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接触过龙魂没有失去免疫力,身体还产生了很可怕的进化,苏佩琳绝对会因为他这态度生气的。

    “好,我想你了。”苏佩琳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随后又在追问,“墨,你到底在哪儿啊?”

    t城都快让女博士翻个底朝天了。这些日子,她动用了全部的社会关系:私家侦探,警察,各大门户网站的主编……

    一场别开生面的寻人行动在t城展开,可就是毫无这小子的踪迹……现在他就这么凭空冒出来打自己的电话,这让苏佩琳如何不激动?

    “我在t城的北环蓝山公寓附近……”韩墨的声音依旧痞气十足,“听着,我来t城的事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有件事我只能找你办了。”

    听到这些话,苏佩琳心底突然咯噔了一下!

    银狐的执剑人欧阳穆也是说过韩墨,到达t城的事绝对不能透露——可见所有人都对这个家伙十足的重视!

    但这家伙居然直接找上了自己,难不成是……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吗?

    这种可能性不大。以龙魂对身体的影响应该是潜移默化的,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发现的。

    还是……他只是单纯觉得自己是个能信赖的人?

    高耸的胸口又不自觉地加快了起伏,苏佩琳小心翼翼地说着:“好,我这就派助理去接你……嗯,保密没问题,有什么我们见面再说。”

    挂上电话,苏佩琳陷入沉思当中。

    来t城之前,她就动用一切关系对韩墨进行过调查。

    韩墨,今年还不到20岁。

    如果没有那一身纠结的肌肉,褪去军服的他是个相貌清俊的大男孩,就像刚进校园的大一学生。

    不过,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

    韩墨,出身军事世家。父亲韩敬是越战英雄,至今在军中任要职。大哥韩羽和二哥韩辰,都是国内特种部队成员。

    而相比父兄,韩墨绝对是个异类——打小调皮捣蛋的他成绩却一直不错,高中毕业考入国内最好的医学院,但一切终止于去年。

    不知道什么原因,韩墨被迫中断了学业加入银狐训练营。

    据银狐的执剑人欧阳穆说,在训练营的时候,这小子以全优的成绩“毕业”,并被直选入二哥所在的银狐三队。

    而这次前往g国执行维和任务,算是他的“实习”之旅。

    如果没出意外,韩墨在离开g国的时候,就成为一名正式的银狐成员为国效力……但后来的事情,苏佩琳是知道到的。

    他所在的银狐三队被血色毒蝎偷袭,从而全军覆没——这也是苏佩琳后来从欧阳穆口中得知的,怪不得在那座无名森林的时候,他一直对自己没好脸。

    想到这里,苏佩琳站起身来,用另一台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

    过午的太阳简直晃眼至极,急速攀升的温度,让不得不这个时间出门的人们有种脱水的感觉。

    但坐在街角树荫下抽烟的韩墨,却觉得这个温度还可以……要知道在g国执行任务的时候,温度比现在难以忍受多了。北方内陆城市就算再热,较之赤道附近的地区还是舒服太多了。

    偶尔途径的行人,不时对这个蜷在树下的壮汉报以异样的眼光。

    他这种随处休息的毛病,是在g国养成的——那小破国家老百姓的生命都保证不了,哪里还有什么长椅之类的公众设施?况且t城这种国际化大都市,地面比g国很多炕头都干净,干嘛不能席地而坐?

    不过话说,苏小妞真是不守时,不说了派人过来接我么?从口袋里又一次摸出烟盒,韩墨郁闷地发现刚才抽完的是最后一根。

    他三少爷生平最讨厌等人,敢有人让他在路边蹲着等一个多钟头不见人影的,那真是活够了。

    不是真有求于那个女人,韩墨早就走人了。手上这枚钮扣窃听器是目前唯一能够找到那些孙子的线索——韩墨还真不想错失机会!

    伸头四下瞧了瞧,这会儿街上一辆车都没有,苏佩琳派来的人还不知道哪儿飘着。这要是一直等下去没口烟抽,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韩墨一撇嘴从树荫下站了起来,正昂首阔步往马路对面的烟店走去,就听身旁传来极其尖锐的马达声。

    到底曾是个银狐,反应是何等迅捷?他瞬间就意识到这声音是一台横冲直撞的摩托车!

    倏然转脸回身,韩墨已锁定冲过来的机车——就算速度极快,他也看到那是一台价值昂贵的哈雷摩托。

    无比嚣张的骑手骑得飞快,只能用疯狗二字形容。

    显然是直奔着马路中间的韩墨而来,可就算是骑手在看到韩墨的一瞬间奋力碟刹,这么近的距离恐怕也难以躲开——可怕的车祸近在眼前。

    城会玩啊。啐了一口的韩墨立刻就是一记利落的侧翻,眨眼间就闪避开来——然而急速刹车的骑手却控制不住高速的摩托,连带载着的女孩偏移出去,重重撞进路边的冬青树中才是停下。

    我去。

    眼看摩托车双轮生烟,韩墨一撇嘴赶快小跑上去打算救人,谁知晃着脑袋从绿化带里站起来的年轻人一摘头盔居然骂了出来:“丫的,找死吗?过马路连看都不看,小学生都比你懂交通规则。”

    这年轻人长了张白净的脸,长发及肩还带了一个金灿灿的鼻环,冲天的酒气让韩墨面带鄙夷地从他脖子里的大金链子收回目光:“就这水平还在大马路上玩哈雷,小学生都不会冲到树里。”

    眼中顿时亮起几颗火星,年轻人又要骂出声,从绿化带挣扎出来的女孩却急着一把拉住年轻人:“宁哥,你看这不是韩墨吗?”

    给点到名了,韩墨顿时一怔,再次凝眸审视这一男一女,韩墨认出俩人来了。

    男的叫吕宁,女的叫花晓溪,都是韩墨医学院的同学……似乎大一军训的时候,俩人就混一块了。

    吕宁是原市人,早年就跟韩墨认识,不过关系一直不咋样。韩墨出身军事世家,吕家人却向来游手好闲,赶上城中村搬迁,一夜间就成了暴发户。

    “哎哟,我倒是谁在马路上横行霸道呢,原来是墨老弟啊!”再三打量着韩墨的衣着,吕宁忽然就笑了起来,“真想不到你退学以后到t城了,混哪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