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同学聚会
    ,!

    韩墨隐隐记得,花晓溪的老家就在t城。

    正值暑假,吕宁显然是跟这小妞一块回家看看,顺便拿自己拆二代的身份在未来丈母娘,和女友的亲戚朋友面前显摆显摆。

    韩墨也不傻,分明看得出来这小子审视自己衣着的时候面带轻虐,但韩墨现在满心所想,是怎么利用手上的这枚纽扣窃听器找到那些该死的血色毒蝎,哪里有心情跟这250斗气?

    于是随手甩了甩手中的白沙烟盒:“混?那谈不上,就是进城买包烟。”

    “哎哟我的墨老弟,你怎抽这烟呢,哪对得起你身份呢?”吕宁大惊小怪地乱嚷嚷,然后拍大腿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来来,哥们这儿有上好的软云,来来别客气!”

    哟呵,这算瞌睡遇上枕头了吗,老子我还正愁没烟了。

    姓吕的虽不咋地,手上的烟却是如假包换的好玩意。我们的大烟枪韩三少哪里管这么多,当下笑嘻嘻地一把收进口袋:“嘿,那我就不客气了,谢了啊!”

    这货也太实在了吧,居然把我这一盒都拿走了?他拿这盒烟就是想打脸韩墨这从小狂到大的家伙,不想他竟然脸皮厚到完全不接招,甚至还伸手笑纳,真是给他气死了还贴进去一盒烟。

    “哥们还有事,就不聊了啊,祝你俩百年好合哈!”

    看在这盒好烟的份儿上,韩墨说话还算客气。

    说完转身要走,却给吕宁一把拽住:“老同学,你这中途退学后,大家连你的信儿都没了……系里没你这个人了,还有你墨老弟的传说嘛!再说了,虽然你现在不在学院,大家也是一块读书的朋友嘛!”

    “甭客气,有话就直说。”韩墨斜眼看了看这废话连篇的拆二代,心里一阵阵不爽。眼看这笑容,怎么都像是黄鼠狼拜年。

    老子可不是你能惦记的肥鸡,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惹急了殴得你家花晓溪都不认识。

    “其实今天吧,是咱们系的几个玩的来的几个朋友在t城聚会。”吕宁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韩墨,“墨老弟,你说咱们都多久没见了,这回一定要多喝两杯!”

    说着对着身边的花晓溪一个劲的使眼色,这一男一女左右揽着韩墨,抬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喂,这算绑架吗?韩墨抬手看看手表苦笑两声。

    心里也没想更多,就听副座上的吕宁豪气地说着:“帝狮京华大酒店!”

    酒店名字听着倒是阔气。这会儿韩墨倒是想起那时候跟吕宁玩得来的几个同伴。

    除了几个马屁精,应该就是那些个阔少了。

    “我说你那撞树的摩托不要了?”韩墨对着副座上的吕宁懒洋洋地一笑。

    “咳咳,没几毛钱的烂哈雷不用多惦记,”吕宁很大度地摆了摆手,“哥哥我撞过的东西就不要了,修多麻烦,再买一台就是!”

    “哎哟,这可厉害了,哈雷可比我这车都贵了!”出租司机一听这话面露崇拜,“您这是在哪儿高就呢?一年少说百万吧?”

    吕宁很享受这种被人当大爷捧的过程,男人嘛,就是要吹牛就是要爽,那台哈雷的价值相比较而言就不值一提了。

    “就这种摩托,一年我都不知玩坏多少台,撞了就扔,懒得修。”吕宁继续在大吹特吹:从刚换了一台奥迪q7到约二线女明星吃饭,唾沫横飞的吹得无比起劲,不时回头看后排座位上的韩墨……出租车司机和花晓溪满脸敬佩地随声附和,让这拆二代吹得更是风生水起,恐怕连自己姓啥名谁都忘了。

    不过吹牛归吹牛,以他跟他弟弟的祸害劲,就那几个拆迁款,根本不够祸害的。

    就在前排的吕宁吹得兴起之时,满脸冰冷的韩墨却是死盯着掌中的手机,满脑子想的都是血色毒蝎——苏小妞派来的什么助理到底跑哪儿去了?

    以这些人的狡诈,很可能已经发现窃听器被破坏了。就算没有发现,毒蝎一旦更换ip地址或者离开原住地,就算有办法逆向查到地址,韩墨也很难对他们进行拦截。

    眼神如松针般倏然收紧,突然死死抓住了一只小手!

    “啊!”源于女人的尖叫,让草原孤狼般杀气腾腾的韩墨顿时回拢心神,一下子将目光转了过去:

    应该是花晓溪一直看自己在发呆,伸出白净小手拍拍他的肩膀——可在国内温柔乡呆惯了的小女人,哪里知道这个枪林弹雨中走来的铁血男儿会下意识地出手,以一个擒拿的姿势死死扣住了自己的手腕!

    “疼,好疼!”花晓溪的哭腔惹得前排座位的吕宁大为震怒。就算再怎样也是自己的女友,哪里容得来别的男人来自己的“地盘”撒野?

    吕宁扭脸愤怒地刚要骂人,韩墨却是一笑:“嘿嘿!我就是想着帮晓溪看看手相呗,一时用的劲儿大了……别见怪!”

    “手相,你还会看手相呢?”到底天生了一张无往不利的清俊面庞,况且女生天生对这些“手相”“星座”“命运”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感兴趣。

    花晓溪不由忘记了手腕的疼痛,肃然起敬地催促道,“哎呀韩墨,你快帮我看看呀,这回考试挂科不?”

    哎哟我去,手相能看出挂科?源于理智韩墨才没有大笑出声,还是绷着脸道:“你这个英语怕是有点问题……要不隔天咱找个酒店啥的我给你破破?”

    正在开车的出租司机哈地一声大笑出来,吕宁的脸几乎完全变成了鸡肝颜色,就连懵懂十数秒才反应过来的花晓溪也变了脸,刷地从韩墨手中抽手出来,骂道:“臭流氓!”

    “哎,怎么就流氓了,还臭?”韩墨龇牙,这张痞笑的脸硬绷着多了些一本正经,“你闻过啊?”

    牙尖嘴利的他让花晓溪顿时败下阵来,顿时脸色更红:“宁哥你看他就是欺负人!”

    不等吕宁训斥,韩墨马上笑道:“哎,就是开个玩笑!老同学别走心,今儿出来就是喝酒的,出来嗨别在乎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