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赴宴
    ,!

    你大爷的不走心,白瞎让你占便宜么?

    吕宁眼中还是崩了颗火星,但想着今天把这小子叫来一块吃饭,就是报这小子从小压着自己一肩的仇:你他妈的不就是家里有几个当兵的吗,臭拽个什么劲儿?现在的社会有钱就是爷,扛枪的就算是再牛,见着有钱的爷不还是得矮一头?

    况且,今天江少也在……听说他弟弟在什么训练营被这浑小子打得半残,在床上养了大半个月才能下地。

    江少早就憋着一肚子怒火,要不是一直寻不到这小子的踪迹,早就收拾他了。

    不过真没想到,居然在大街上玩摩托居然就遇上了。今天江少要是把他玩嗨了,十有**可以把自己和弟弟弄去盛唐集团——毕竟江大少在盛唐吃的很开,安插个把人给点好处一点不难!

    跟江少混,不比跟那些混吃等死的拆二代们强多了?

    抱定这想法,吕宁是一定要把韩墨拽去今天的聚会的。

    “都是同学,哪会连个玩笑都开不起?”面对花晓溪的撒娇,吕宁表现出十分的大度,摆了摆手。

    不多会儿出租车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宽敞的广场蹲了一整排的石狮子,显得这幢大厦分外气派。吕宁怀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刻意拍在出租仪表台上,高声对着韩墨道:“不用找了!”

    这会子哪里还有人付现金,楼下卖烤红薯的大爷都抄着二维码了。可偏偏吕宁就是要用这种冲击力的方式告诉韩墨——老子就是有钱!老子就是爷!

    可韩墨却显然把这装b给无视了。当然也不是故意的,满心惦记那些红蝎子,韩墨死盯着掌中的手机在暗骂:娘地,这是被苏小妞放鸽子了吧!

    对这不守时的小妞忍无可忍,韩墨最终选择把手机往兜里一塞,沉思着下了车:该怎么追踪呢?抬眼四下瞧,映入眼帘的大酒店让他眼前一亮:这么高档的店,趁手的电脑应该不难找,求人不如求己吧!

    “今儿就是在这儿喝酒么?”韩墨脸上出现了一抹愉悦。

    “对啊对啊。”吕宁亲昵地挽着花晓溪的手,笑得有些邪门。喝酒?一会儿可要让你美美的喝!

    “那还等啥,走!”一心惦记那些红蝎子,韩墨哪里等得了?率先小跑着冲进酒店。

    从那深山出来,韩墨为了避开前来包抄绑架犯的民警们,把他的行李忘了——直到现在他穿的还是在夜总会弄来的白衬衣。

    刚才路边坐等苏佩琳派人来接他,裤子上沾着土不说,衬衣也因为天气的炎热而被汗水浸透——近距离看起来这形象简直是糟糕透顶:身上带着一股属于纯爷们的浓重汗味,近距离熏得前来迎宾的两个女孩差点摔倒在地。

    只是出于迎宾的礼貌,其中一个女孩生硬地笑笑:“请问先生您有预定吗?我们这边……不接待散客……”

    韩墨剑眉一挑没回答,这倒是有意思了,上次在夜总会也是不接待散客,我这个人看起来就这么像散客?一旁的吕宁却是昂首道:“江总定的房间,617。”

    准确地报出姓名和房号,女迎宾马上含笑:“几位请。”不过在眼睛落在韩墨沾土的裤子,眼神中还是带着若有若无的鄙夷——只是韩墨完全没放在心上。

    途径6楼吧台韩墨眼睛就是一亮:崭新的电脑logo是m国大品牌,如果欧阳迟夏那小妞没有换银狐的权限密码,十分钟之内自己就能顺着信号逆向找到窃听的位置!

    “哎,你们去,我洗个手先。”既然都混进来了,没必要跟这些吹牛炫富的家伙混在一块。毕竟,从前的生活已经完全向韩墨完全关闭了。

    要知道,这些人在安定的国内互相吹嘘的时候,自己跟战友们却在环境极其恶劣的国外,执行一个又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

    根本就不是一类人……跟这些人坐在一块都会难受,别说一块喝酒聊天了。

    “哎,房里什么都有,别说洗手了,洗澡都行!”吕宁也不傻,分明感觉到韩墨意有所图,但他以为韩墨是被豪华酒店的阵势吓着了,要借着洗手逃走——他哪里肯让韩墨一个人走?马上伸手垫脚揽住高自己一个头的韩墨,“走走走,带你见个阔少!说不定一眼看上了,还能寻个好差事,不比每天混日子的强?”

    老子哪有功夫跟你们耽误?不等韩墨挣脱,吕宁拽着他推门就进了房。

    说是房间,跟欧式的大厅也差不离。耀眼的水晶灯下,是庞大的圆桌,中央摆着盛大的鲜花,四周的陈设都奢华至极,完全体现出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品味。

    围坐在桌边的男人们都是名牌西装,女人则是华丽的晚礼服,颈间耳珠的耀眼耳饰在灯光之下晃出一片光——随着韩墨三人一块走进,这些椅着杯中美酒的男男女女,一块将眼光转了过来,各自露出吃惊的表情。

    “宁子,你这可晚来了,要罚酒三杯!”对面正位上的眼镜男手拿一直盛了洋酒的高脚杯,看着吕宁揽着韩墨,一怔之下笑容更喜,“哎呦,宁子,你这什么时候换了司机的?这种土了吧唧的扮相,可不是你风格啊!”

    说话真不给面子。冷厉的双眼微眯,韩墨桀骜的唇角微勾。

    对方认出了他,他又何尝不认识对方?

    此人叫江凯林,淮南军区江淮大校的长子。在f国镀金回国,据说在盛唐集团做销售经理,年薪每年超过百万。

    这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有个弟弟叫江凯旋。与哥哥不同的是,江凯旋高中毕业就进了银狐训练营,是不是去镀金不晓得。反正正经的的训练从不参加,每天开着哥哥送的跑车到处晃,还去卫生队的护士们跟前讲荤笑话。

    也活该他倒霉,正巧韩三少那天有点感冒,正在卫生队拿药。正被感冒折磨的头疼的三少爷听到这个哪里受得了?三拳两脚把正在得意洋洋的江凯旋打得满地找牙——据说大半个月都下不来床。

    江凯林当时就放下狠话,要办了韩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