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文得不行来武的
    ,!

    谁知韩墨以全优的成绩从银狐训练营毕业,声名大噪的他被银狐几个战队争抢。不过欧阳穆还是将他拨入韩辰所在银狐三队。

    看着至今一瘸一拐的弟弟,江凯林想办他也一直下不了手——却没想到这小子今儿居然撞到他枪口上来了!

    虽然不知这小子突然出现在t城的原因,但很可能他被银狐扫地出门了。江凯林看着若无其事的韩墨,恶狠狠地想着:小子,今儿就把你玩死,让你打今儿起在圈里没脸做人!

    “哎哟我的好哥哥,你可别逗人了,这哪里是什么司机啊?”善于谗言观色的吕宁马上笑道,“就算带个司机,我也得给他换身皮不是,哪儿能让我司机穿这出这诚,不是掉份儿么?”

    然后在众人中讪笑道,“给大家隆重介绍下,这是我们医学院当年赫赫有名的韩少爷。没听过的不要紧,一会儿给你们娓娓道来!”

    这不是说老子这个少爷连你的司机都不如么?

    吕宁的话惹得四下又是哄堂大笑,江凯林一面擦拭着笑出来的眼泪,一面道:“来来来韩少爷快请坐!服务员,快给少爷拿菜单来,民工到了饭点儿就该吃饭,重体力活的人都不禁饿!”

    又是一阵大笑,在场这些衣着高贵的男女笑得打跌。

    好一个下马威!

    回迎这些无数道不善的目光,韩墨眼中顿时崩了个火星。原本打算去搜定位的他临时改了作战计划,打算抽个十分钟时间把这群混蛋先收拾了再说。

    呀呀个呸,老子枪林弹雨里玩命维护国家和平和稳定,可不是让你们这些混账富二代这样糟践的!

    当下甩开吕宁的胳膊,韩墨毫无惧意地在江凯林身边落座,随即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云烟点上,其间服务员已经把铜版纸印刷的精致菜单送上来了。

    这绝对是一道毒计。

    要知道,江凯林是在f国留学的,一直自诩是高于国人一等的欧洲上流人:以喝f国酒,吃上等f国菜为荣,把国内八大菜系贬出了十八条街。

    今天客是他请的,自然也少不了吃这“上等菜”了。

    当然,五星级的豪华大酒店,f国菜单也是纯f文,除了页码是华夏人熟悉的阿拉伯数字,寻常人恐怕一个字都不认识。

    更不要提这绕口的菜单了!

    “哎,韩少爷可千万别客气,喜欢吃什么就随意点,我做东!”江凯林十分贴心地笑道,“对了,恐怕你不知道,f国菜可是量出了名的少,一定要多点一些,不然吃不饱怎么干活呢?”这话一出,连身边的服务员都憋到了内伤!

    “这个自然,我这个人向来有饭就好好吃,不会客气的!”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四下周遭的嘲笑目光,韩墨叼着烟就摊开了菜单,“来,给我记好了!”

    伸手在铜版纸上指点菜名,韩墨如数家珍般念叨出来:“先给我来一份蜗牛,红酒焗过再浇浓汤,这样吃才劲道;小牛排我要4个月左右的小牛肉,选带一截细肋骨的肋排肉,7成熟就好,给我选阿尔卑斯当年产的最好的橄榄油煎过,再撒黑胡椒!别吃惊,这都是米其林三星的做法!”

    接连两个菜名都说的准确无误,不光是身边的服务员有点吃惊,连一旁的江凯林也呆了:这,这看起来土气十足的小子,居然认得f文?韩家不是一屋子当兵的大老粗么?

    他哪里知道这也是训练营最重要的一项考核——语言关。银狐特种兵常年远赴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不会个4,5门外语哪里好意思闯出国门?

    执行任务的时候,总不能带着翻译吧?

    尤其是各国的风土人情和生活习惯,所有的队员都在外籍教官的教授下十分熟悉——混成本地华裔都没有问题,点几个f国菜根本就不是事!

    面露震惊地眼看韩墨点了一道又一道顶级的f国菜,江凯林觉得自己的钱包hold不住了。

    f国菜相对国内的菜贵个几倍都不止,今儿做东是存着装b的心,才选了f国菜。而且,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认得f文,面子作祟也不好乱点,一切当然由江凯林做主,他也就随便弄了几样大家尝鲜。

    谁知这个穿戴土气的家伙不仅认识f文,更是对f国菜分外熟悉,让他感觉这小子是提前做了功课过来狠宰自己一笔的!

    可“随便点”,“多点一些”的话已经放出去了,总不能收回来吧?那丢面子的可成自己了!

    心疼得直咧嘴,江凯林也只能听着他把龙虾,松露之类的名菜点了一个遍,临了韩墨还一合菜单笑嘻嘻地看着吕宁道:“对了宁子,来的路上你说咱今儿要喝酒……我看f国菜吗,喝白酒也不合适。今儿女士多,就点香槟吧?这么多人,唐培里侬来个五六瓶也就够喝了!”

    我靠!几万块的香槟让你说的跟街边扎啤似得了?江凯林大为瞪眼,还没回过神身边的服务员已笑嘻嘻地取来醒酒器,嘭地一下就把香槟开了瓶!

    “几位请用,我这就给您下单!”说着挨个把韩墨等人的高脚杯就倒上了,高兴得嘴巴都快咧耳朵后面了。

    他当然高兴了,服务生的工资都是跟点单挂钩的,今儿这顿饭奖金也抵上好个月的工资了!

    在场的这些暴发户拆二代们也乐了,早就听说唐培里侬是香槟王,今儿可以尝尝了!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

    一旁的江凯林却是疯了:吕宁你带这玩意过来,是玩我的吧?

    看着身边这风尘仆仆的小子喝酒抽烟谈笑风生,江凯林眼中已多了杀气。

    文的不行要来武的了,让你先吃的开心,等下出门就给我全吐了!

    暗暗掏出手机快速操作着呼叫自己那几个打手,江凯林咬牙切齿。

    “小子,你胆儿够肥的啊,居然敢只身前来?”他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

    “美酒美人美食的,为什么我不敢来?”韩墨吐了两个烟圈,眼神桀骜,“我只是不知道你那弟弟还下得了床不?但我知道一点就是……应该是影响你那未来弟妹的性福喽!”

    混蛋王八羔子,你居然还敢提这事!?杀气终究是爆发了,江凯林抄起香槟酒瓶就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