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变脸
    ,!

    明明知道韩墨和弟弟一样,在什么特种兵的训练营接受过严苛的训练,但盛怒之下的他哪里还管得着这么多,只是一心砸死这个让自己颜面扫地的混蛋小子!

    况且,这家五星级的超级大酒店本就是盛唐集团张家的产业。也算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是打伤这小子,自己也能摆平。

    眼看面前的韩墨甚至连躲的意思都没有,江凯林心道:再怎么厉害,一酒瓶下去也给我倒吧!

    “我看你是膨胀了。”

    丝毫没有闪避之意的韩墨就这样端正坐在椅子上,表情中毫无惧色,叼着抽了半截的香烟,脸上依旧维持着叫人胆寒的冷笑——惊得众人纷纷发出惊异声。

    虽说,这个韩墨不太合群的样子,可大家也不由悬心起来——那可是香槟的酒瓶,打在后脑可不得了!

    咣!

    就在酒瓶命中韩墨后脑之时,就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坚硬的酒瓶活像被子弹命中般瞬间炸裂开来,力道之大,让在场的男女纷纷震惊,有个女孩甚至吓得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你爸爸连打架都没有教过你?”轻轻甩了甩头发,韩墨迎着众人倒抽凉气的嘶嘶声,笑容满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手里握着半截香槟瓶,江凯林懵了。

    一时冲动真想弄死这小子,但他却震惊地发现:这货好像……真的弄不死。

    别说弄不死,一酒瓶下去,他居然毫发无伤!

    瞠目结舌地看这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连面前那炫目的水晶灯光都被他遮了——江凯林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碾压了。

    不管是身高还是气势,江凯林都感觉在他面前矮了一大截。

    满腔的熊熊怒火,在和韩墨低垂下来的冷漠眼神对视时,全然熄灭!

    然而接下来的话,让开始隐隐发寒的心倏然冻结。

    “轮我了?”

    就三个字,让江少打了个哆嗦,但当着众人,想要挽留最后一丝面子他惨呼一声:“姓韩的,你敢在帝狮闹事?这可是我们盛唐……”

    话还没有说完,韩墨似乎没用什么力气,肩膀照着江凯林绕了过去。

    身体接触瞬间,这脸色惨白的江少就发出一声惨叫,好似布袋般飞,旋即重重撞墙然后跌在地上。

    趴在地上老半天站不起来,他仰起惨白的脸失神地仰望这个犹如铁塔般的年轻人。

    他却缓缓抬起右手,弹了弹烟灰。

    说真的,自打离开那明亮干净的校园,韩墨就知道自己和从前的生活说再见了。就算再不想要,过去的也永远在找不回来了。

    他自认跟这些拆二代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如果换做其他时候,他压根不会跟着吕宁江凯林之流斗气——但他们偏偏作死,一定要在韩墨心情最是焦虑的时候惹他!

    嘴里的烟抽完了,韩墨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拧了两下。与此同时他把沙包大的拳头捏的山响,惊得四下的男男女女纷纷不淡定了,一个个站起来要逃!

    吕宁尖叫道:“韩墨,你他妈疯了?一会儿警察来了,看你怎么收场!”

    话音还没落,就听房门被打开了,紧接着有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冲进门来,一见人多势众,原本灰头土脸的江凯林得意起来,在吕宁的搀扶下站起来:“这小子在这儿闹事,一块上把他给我按住了!”

    这些保安都是盛唐集团的员工,眼看上司被殴,一个个心想着表现的机会可来了。有两个保安立刻从腰间抽出电棒,按下开关就是噼里啪啦的蓝光闪起!

    “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觉得面子丢尽的江凯林完全失去了理智。

    可就在韩墨即将出手的前一秒,一个悦耳却又不失威仪的声音传来。

    “住手!”

    似乎是一道光从房门那边射来,引得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转了过去——走进来的女人四下扫视,目光冷厉如即将出鞘的剑。

    她身上的光芒压倒了在场的所有人。

    苏佩琳?韩墨有点发愣。和在g国做研究的时候不同,她完全变了着装风格。蜜棕色的卷发梳得一丝不乱,大红色的职业装配上明熠的银色首饰,连气势都因足足十五厘米的细跟鞋拔高了!

    这也太炫了吧?晃得韩墨甚至以为这女人来这儿就是为了出风头的。

    “苏……苏博士?”本来张牙舞爪一副要咬人架势的江凯林,顿时变得谄媚起来,“哎哟,您说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说早晨那会儿总有喜鹊在枝头叫唤呢!”

    说着一翻眼睛冲着因为刚才动手吓坏了的服务员怒喝:“快快,还在那里愣?咱们公司医疗设备最大的客户苏博士来了!马上换最好的欧洲菜,博士喜欢喝上好的碧螺春,只要叶心的那部分……”

    “不必张罗了。”环顾四下这一地鸡毛,苏佩琳的声音简直比西伯利亚军港吹来的风还要阴寒数倍,“你们这些人,是对我的贵客动手了?”

    贵客?

    集体倒抽了一口凉气,江凯林的脸色霎时间从谄媚变得震惊,又从震惊变成了“我完了”。斜睨这副表情的韩墨差点笑出来:这货在盛唐当什么销售经理,不去学川剧变脸太可惜了。

    “你一来电话,我就赶紧往过赶了,为什么不在原地等我接你?”再不搭理那个彻底石化的家伙,苏佩琳走到韩墨身边,用一种异常贴心的笑容望着高大的他。

    “也没事,就是让酒瓶打了两下脑袋。”韩墨无辜地耸肩,“现在我头疼的很,一会儿要给我做个断层扫描!”

    卧槽!一听这话江凯林简直要跳起来了,这家伙说话简直是要把自己往死里坑!打了他,岂不是得罪大客户?

    “他们,居然打了你?”眼神又回转向江凯林以及那几个手拿电棒的保安,苏佩琳的气势又是变了,“呵呵,我看如此粗暴的企业文化的公司,根本没有必要跟他们继续合作下去——万景那边的侯总要好多了,你说是不是呢韩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