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尝尝我的啤酒
    ,!

    再次确认军刺的位置,韩墨沿着墙角缓缓摸进了别墅区——毕竟不能像银狐数据库中那样精准定位,韩墨只能知道,那四个红蝎子藏在别墅区东北角的某栋之内。

    尽可能的压低身体,并在这乱糟糟的废土墙砖之中找寻掩体,快速地往既定位置推进。

    残阳一点很快坠下,夜色开始一点点笼罩整个城市。死寂的烂尾楼群中只听到树叶沙沙的轻响,韩墨却似乎能够隐隐感觉到危险在不断逼近。

    眼前忽然一花,面前烂尾楼11点钟的位置,忽然有个身穿迷彩的庞大影子闪过。

    妈的,还真在这里!

    眼神凛然的同时,韩墨用最快地速度闪身在半截墙壁边藏好——从砖缝中瞄过去,就见那是一个身形庞大的黑人。

    超过两公尺的他膀大腰圆,足足比韩墨高半个脑袋,胳膊和腰身也比他粗一大圈。第一眼看过去,简直犹如一头披挂了迷彩服的野牛。

    错不了,就是他。

    韩墨记得很清楚,这个男人曾经出现在盛唐集团前厅的监控中。四个男人之中,就他是个黑人,也是他身形最为巨大。

    上来就是个硬骨头。

    不能确定他的同伴是否在附近,韩墨决定暂时先不打草惊蛇。

    这黑人从没有玻璃的窗口一跃而出,踩着稳当的步伐行至墙角处。

    哗。

    解开裤子对着墙就一泻千里,急匆匆的水流声就这样响亮地传过来。

    “华夏,没一处干净的……真是这个世界最脏最烂的国家。”一边便溺,这黑人还在使用蹩脚的英语辱骂着。

    听到这话,早已红了眼睛的韩墨,用最快的速度摸出了军刺。

    在训练营的时候,投掷武器算是韩墨最烂的技术之一了——烂不是因为他悟性差,而是他压根没好好练过。

    都到了热兵器时代,飞刀还有什么用处?这是韩少爷当时最直观的想法,可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愚蠢!

    但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要么一刀弄死他,要么就任由这混蛋用这种方式糟践祖国的国土。

    刀把一转,韩墨死死盯着男人的后脑。

    哥几个等着看,狂狼这就替你们复仇!

    在眼底充盈那一股杀气的同时,那种时间停滞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而这一次,他有了种全新的感受,似乎能感觉到对方下一步的行动和……思维。

    这种感觉让韩墨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就好像每一次的呼吸,都能和天地万物完美地契合。

    没有半点迟疑,韩墨在抬手的同时已出手了,在这夜色初临的情况下,雪亮而锋利的军刺笔直地破空而去——嗤!

    瞬间刺入对方的后心,这个身形庞大犹如棕熊的男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已然面露痛苦地倒下。

    这样的一击必杀对于他这个银狐新兵来讲很少见,短暂的兴奋后,他悄然逼近过去。

    眼见对方抽搐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双眼也不甘地缓缓合上显然活不成了,韩墨冷笑一声,用最小的动作幅度从他后心拔出带血的军刺,然后无声地靠近这幢别墅。

    墙皮斑驳的残垣还算密实,但窗户已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了。身子紧贴在墙上再三倾听——以自己现在惊人的耳力,韩墨也没有听到除了微弱的风扇声,还有什么异常的响动。

    探头过去:就见这栋别墅一楼的大厅中,简单地搭了两只小帐篷,然后用红蓝色的围布搭了两道“墙”把两台便携的笔记本电脑,和简易的卫星接收器拦在其中。

    居然……没有其他人?

    从那堆积的泡面矿泉水等杂物上面收回目光,韩墨可以确定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应该不可能是因为察觉而撤离,否则也不会把这些重要的电子器械留在这里,那个让自己一飞刀弄死的笨蛋——应该只是留下来看“家”的。

    好哇,另外三个是出门了?

    老子本想一网打尽呢!

    脸上多了几分不满,韩墨还是单臂一撑跃如这栋别墅内。

    搞不掉那另外三个,老子至少能从他们这儿搞到点有用信息。

    再次确认没人靠近,韩墨在一台笔记本上落座——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操作了几下,他却郁闷地发现,密码破解不了。

    不同于盛唐集团监控系统所使用的固定密码,血色毒蝎们的电脑,居然是动态密码。简而言之,就是每次都会随机生成的密码,每隔20秒就会变一次。

    我去,这可不好破译了……这要是欧阳迟夏那个小妞在,大约能利用她的高科技们破译,我可没这个本事和设备啊!

    有点郁闷地一推桌子站起,略有些郁闷的韩墨在把目光转向卫星接收器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几分邪气的笑容。

    既然打不开,你们这些红蝎子也别想玩了。

    抬手抽出还带着血渍的军刺,韩墨几下就戳坏了卫星接收器的外壳,然后抬脚把芯片踩了个稀巴烂。

    旋即脸上坏笑更甚,韩墨一解裤腰带,对着这两台处于开机状态的笔记本就……放水了下去。

    在这一腔带着体温的微黄液体接触两台电脑的瞬间,笔记本的就发出呲呲的电流声,先后熄灭了。

    “怎样,老子我这自酿啤酒还算好喝吧?”提好裤子的韩墨嘿嘿一笑,“可别上瘾了,就这么点哈……”

    砰,砰!

    正在得意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两声震耳欲聋的枪声。

    枪响的同时,韩墨已用最快的速度就地一滚,可他还是觉得右臂火辣辣的剧痛——探手一摸,鲜红的液体已经下来了!

    妈的,那三个该死的红蝎子这么快就杀回来了?

    脑子里刚出现这个念头,韩墨就觉得身后突然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光——嘭!

    一记重拳捣在下颌处,无限的血腥顿时顺着剧痛的喉头涌上来,害他咳出一口带着鲜血的口水来。

    天旋地转的他被对方猛地拎起,他这才震惊地发现,对自己施暴的并不是臆想中的其他三个红蝎子,而是几分钟前刚刚被自己飞刀击倒的那头棕熊!

    他……没死!?

    眼底划过一丝震惊,韩墨这才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被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