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鏖战
    ,!

    尽管在银狐训练营的时候是全优的成绩,但对于整个银狐来讲,他也只能算个新兵——实战经验并不丰富,给这种常年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的狡诈雇佣兵诈死骗了,一点都不意外。

    好在他身上带着龙魂,反应速度足够迅捷,在枪响的瞬间闪避开来,可是……这把装配了0.50大口径快枪弹的沙漠之鹰,在闪避的瞬间,掀过的气浪还是伤到了他。

    黑人老鳄的钢拳殴过来的时候,韩墨噗地一声,照着这张凶残的黑脸就喷出一口带血的口水,源于下颌的剧痛让他晕头转向。

    妈的,这些臭不要脸的无耻红蝎子,居然用装死骗过了自己?

    被提着脖子拖离了地面,韩墨只觉窒息从喉头传来,他想挣扎,但轮蛮力,自己根本不是面前这个老鳄的对手——由着他一点一点被提着离开了地面。

    嘎嘎……

    咔咔!

    源于喉间的连续闷响,显然是他喉骨被捏碎的声音。

    “小子,来找死是吗,还敢玩飞刀?”老鳄这张凶神恶煞的黑脸充满了杀气,看着韩墨因窒息而变得迷离的眼神,不由得意洋洋起来,“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孝不要玩凶器吗?”

    这个混蛋……居然敢提我母亲!?

    早逝的母亲,对于韩墨来讲是绝不能碰触的禁区。

    在银狐训练营的时候,之所以把那个江凯旋打得半死,一方面是他对卫生队的肖士们讲荤笑话,另一方面就是他说了一些侮辱母亲的话语。

    现在从这个黑人口中又听到这些话,因为缺氧而变得迷离的眼神,忽然间聚成充满杀机的寒刺一点,双手猛地绕上了老鳄足足粗他两个的手臂!

    根本没想到这个颈骨都被自己捏碎的年轻人,居然还有力气反抗——短暂的吃惊,让老鳄手上的力气稍稍松了些。

    韩墨根本不会错过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在温热的氧气突然涌入喉咙的一瞬,韩墨猛地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照着老鳄的双眼就插了过去!

    眼珠算是人类最大的弱点,这个身强力壮的黑人也不例外,更何况他双手死掐着韩墨根本没可能防御。

    中了招的他发出一声尖利惨叫,手上的韩墨也顾不得了,松了手死死护着剧痛的双眼。

    韩墨在触地的瞬间也摔倒在地。

    正值盛夏,火热空气在老鳄松手的同时涌进喉咙,燎得他发出剧烈的咳嗽。

    不断喷涌着鲜血的手臂撑在充满水泥灰的地面,才让这副颤抖的身躯没倒下——他甚至开始觉得整个身体都因手臂和喉咙的受伤在燃烧。

    倏然抬起仇恨的双眼,韩墨死死盯着一面揉眼睛,一面已站起身的老鳄。

    就算被插中了眼睛,类似老鳄这样刀口玩命的雇佣军,已回神过来从地上跳起,照着韩墨狠狠踹出一脚!

    这一脚力道极大,顿时将趴伏在地的韩墨踹得飞起,然后身子重重撞上桌子,上面那些被他毁掉的笔记本电脑和信号接收机四散掉落在地。

    “咳咳……咳咳……”连番的攻击已让韩墨身受重伤,侧倒在桌边只能粗喘着不断咳嗽。

    “小子,我会让你后悔扎我这一刀的。”就算是穿了防弹衣,老鳄其实还是受伤了。疼痛让这黑人的双眼充满了杀气,他一面把双拳捏的山响,一面踏着世界顶级特种兵独有的步伐往韩墨身边走去。

    “混账小子,居然敢毁了那东西!”在看到被严重损坏的笔记本和信号接收器,老鳄眼底的杀气几乎如毒蛇的尖牙一般!“给我死!”

    到底,自己只是个银狐的新兵啊……

    眼前忽然掠过韩辰温和的笑容,他的眼神全是期许。

    站起来,阿墨!

    你是韩家的儿子,是注定的战士!

    既是银狐,就该为国献出最后一点力量……宁愿咆哮着冲锋牺牲,也绝不能蜷缩着苟活!

    哥哥,这条路,还真不是我选的啊。

    勉强的挤出一丝苦笑,他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是,从窗口射入的残阳被个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听着,小子,你惹错了人。”

    随着这冰冷至极的话语,老鳄伸出粗臂狠狠抓住了韩墨的衣领,已将他拉扯起身。

    哗啦……

    脖中的银项坠从衣领滑出,黑人一怔,脸上忽然露出惊喜的笑容。

    “原来,你就是那个让我们找好久的死贱种。”黑人忽然说了一个华夏独有的称谓,“那晚上,你那个兄弟,让我们玩得非常尽兴。”

    尽兴!?

    难道……韩辰那晚身受重伤,腹部还被插了一块生锈铁片,不是坠机时候的意外,而是你们干的?!

    眼前忽然划过战友们,特别是韩辰那近乎于支离破碎的身体,差点失去知觉的韩墨,一改涣散的眼光,狠厉地回瞪着对方:“你他妈说什么?”

    如果换成普通人看到韩墨这副几乎像吃人的眼光,绝对会心里咯噔一下,然后选择闭嘴。

    可审视着被自己打成重伤的韩墨,这个黑人老鳄发出连串畅快的大笑:“游戏,自然要玩得尽兴,只是他不是很禁得住游戏!我的个别朋友们,还没来得及把各自的小玩意在他身上都试过一遍……”

    话还没有说完,火热的手掌在瞬间捏成重拳,照着老鳄的胸口就狠狠打了过去!

    嗤!

    右臂的伤口忽然崩裂,随着挥出的拳头射出一道血箭——这用足了力气的一拳过去,让紧攥着韩墨领口的老鳄猛退了几步。

    “你他妈说什么?”难得一次重复了所说的话,这个身形踉跄的年轻特种兵却意外地站稳了,漆黑的瞳仁简直在喷火,“就是你们虐杀了我哥哥,还录下了那个视频?”

    好不容易站稳的老鳄失声大笑起来:“哈哈哈……那个人原来是你哥哥!”

    还说什么废话!?

    上!

    韩墨只觉得耳际嗖嗖乱响,冲头的气血让他猛地抽出军匕扑向老鳄:“老子跟你拼了!”

    老鳄根本没把这个受了重伤的银狐新兵放在眼里,见他又抽出了军匕,发出长长的讪笑,抬手照着韩墨的双肩抓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