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疯狂的战法
    ,!

    老鳄的身高体型远胜韩墨,况且他这次用足了全身的力量,在整个力量压过去的时候,简直像一头西伯利亚的灰熊,极为恐怖!

    在j国血色毒蝎的总部,老鳄和不服他的其他雇佣兵交手时,就用这看起轻松简单的一招,捏碎无数人的肩膀,让他们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连吃饭都拿不起汤勺。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哪有他们那些残暴雇佣军的身强体壮,老鳄已经开始联想被自己捏碎肩膀的年轻人,只能斜躺在地发出阵阵哀嚎的惨相了。

    嘎!

    大手在钳撰墨肩膀的同时,就听到令人牙酸的声响——剧烈的痛苦让韩墨不由发出一声竭力压制的闷喝,这让老鳄异常得意!

    可让他震惊的是发生了,被捏断了肩骨的韩墨并没有惨叫倒下,被子弹所伤右臂,反而还举起了手中的军刺!

    面前的年轻人气息完全变了,涣散的精神一扫而光,犹如一柄出鞘的寒剑;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柄彻骨寒冷的剑却又燃着足以吞噬一切的怒火。

    接触到这种气息的老鳄不由又是呆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因年轻人双眼由衷而生,让他的心口不由猛地抽搐起来。

    这,这根本不是人类的可能拥有的目光……是什么?

    魔鬼,一定是那些地狱跑出来的魔鬼!

    在这股横生的杀气下,这个见惯了刀光血影的雇佣军竟是崩溃了。

    嗤!

    韩墨手中的利刃竟是越过了他这双手臂的阵仗,朝着身体猛刺过来。精心保养过的军刺锋利无比,刺破了老鳄身上的防弹衣,狠狠扎进血肉之中。

    “啊!”

    疼痛让他大叫一声,施加在韩墨双肩上的双手不由松了,老鳄狼狈地定了定神,这才想起自己面对的不过是一个伤兵,而不是什么地狱魔鬼。

    “妈的,敢拿刀刺我?”莫名有种被愚弄的感觉,老鳄狠狠啐了一口,也是拔出了军刺,反手握在胸前,脸上突多了几份激昂的战意。

    庞大的身躯突然向前扑出,快如闪电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力量更是大得惊人。

    两人手中的军刺接连划破这刚刚入夜的火热空气,呼呼的破风声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心生死亡的恐惧。

    已杀红眼的韩墨却根本没有半分畏惧,一道道的鲜血顺着唇角,双肩,还有手臂不断流下,让他整个人好似从血海之中捞出来的。

    可即便如此,他也根本没有退缩之意,似乎也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杀得虎虎生风,面目显得无比狰狞。

    在老鳄的眼中,面前这个年轻人已不是人了,这是一头出更的猛虎……他放弃了蛮力,改用更细致的战法。

    在加入血色毒蝎前老鳄是m国突击队的成员,因为惹下了弥天大祸,才转而投向血色毒蝎——多年的征战让他精通各种战法,击败过数不清的敌人。

    可是,形似面前这个年轻人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他还真是从未见过!

    这人根本不是作战,而是在发疯,打算跟自己同归于尽!

    眼底忽一闪冷光,老鳄猛推了一步,照着韩墨受伤的左肩刺了过去。这一招本是佯攻,他打算韩墨闪避的时候,再次挥拳打在他的下颌,然后飞扑上去以全身碾压的方式扑倒他,然后压过去掐死他!

    可如意算盘却打坏了。

    韩墨压根没有躲开这攻击的意思,反而很像主动回应上来——军刺直接穿透了韩墨单薄的衬衫,直接刺进他的肩骨里。

    黏稠的血喷了老鳄满身满脸,但他依旧没有躲闪之意,就好像扎过来的不是什么锋利的军刀,而是半截**的香蕉。

    就算又一次重创了韩墨,老鳄居然没有任何胜利的感觉,却不知为何又涌起一股更大的恐惧来。

    最莫名的是,他不知这种恐惧缘何而来……

    简直有种被狗x了的不爽感觉。就在老鳄决定抽出军刺再给韩墨几刀时,却发现它被卡在对方的肩骨中了。

    老鳄深切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无法自拔,面前身受重伤的年轻人却发出一声大叫,已经张开双臂照着他以一种拥抱的方式扑过来!

    这他妈的!?

    忽然意识到韩墨不闪避的意图了,可老鳄已来不及躲开了。

    这种打法叫死亡拥抱,所攻击的对象就是力量或者是技巧都碾压自己的敌人。因为这样近的距离,就算体壮如牛也施展不开。

    尤其在这种自己的刀卡在对方骨头里,对方却有把军刺的状况下——战局显然被扭转了。

    狠狠抱住对方,韩墨已开始出手了,军刺随着他的手臂不断抬起,再落下,一刀接着一刀!

    就算是穿了防弹衣也是无用,大量的鲜血不断从刀口下翻卷的血肉中喷出,老鳄的后心整个都被染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的老鳄简直发了狂,抬手死死抓住了韩墨的腰带,然后奋力一提,将这个死死粘在身上的疯子“拽掉”,然后狠狠地扔了出去。

    重重跌倒在地的韩墨几乎没有了声息,重伤的老鳄旋即跪倒在地,大量的失血让他头晕眼花全身无力,但源于顶级雇佣军的凶狠让他还是抬起头来:“妈的,你都不是军人了,还这么拼命做什么!?”

    他真的很想站起来踹几脚这个浑身浴血,已完全不动的年轻人权作出气……可站稳的同时他突然有种感觉,如果自己再不逃命,恐怕要把小命搭在这里了。

    在跟这疯子交手前,老鳄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被一个重伤濒死的疯子,打得丢盔弃甲,狼狈到满脑子只剩逃命这个念头。

    “呸,华夏军都是疯子。”

    话还未落音,对方的身子忽然一颤,瘫软的双手开始像僵硬的机器人似得动起来。随着他椅站起,一个冷厉的声音响起:“练为战,战为胜!”

    这,是银狐所有成员的誓言!

    退了一步,老鳄意识到自己完全崩溃了。

    妈的,不能再打了,还是赶紧逃才是正经。

    正在老鳄坚定这个念头时,他突然听到了四下周遭不断有杂乱的脚步声在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