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我没听清
    ,!

    靠近过来的声音,分明是皮靴敲击在水泥地上的声音——这不可能是自己的同伴,一定是……有华夏人报警了。

    妈的,这徐蛋不仅打算弄死自己,还叫了官军,打算把他们包了饺子?

    想到这里的老鳄简直出离了愤怒,自己是逃不掉了,也要弄死他同归于尽!

    刚打算一刀结果了韩墨的老鳄,却惊诧地发现:那个几秒钟前还侧倒在地已经濒死的年轻人,忽然不见了。

    人呢!?

    总不能飞了吧?

    来到华夏他遭遇了太多的怪人怪事,然而所有的怪人怪事,加起来都不及今天遭遇的这个疯子的万一!

    但情况已容不得老鳄想明白了。作为军事强国的华夏不好惹,在被包围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赶快逃离。

    回身迈步时,老鳄忽然猛吸了一口凉气!

    面前不足两米处,有个高大的身影驻足站立。

    韩墨提着军刀僵硬回脸,漆黑的瞳子释放出嗜杀的血腥气息——韩辰,还有战友们的死状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伤成那样,没死就算了,居然还能站起来!?再也无法抑制满心恐惧的老鳄大叫一声,拖着浑身的刀伤擦伤拳伤飞跑逃命。

    老子要弄死你!

    就听一声惊天动地犹如猛兽的嚎叫,韩墨一脚就将还企图逃命的雇佣军踹翻在地。

    浑似哭喊的声音,从这个屠戮过无数人生命的职业杀手口中响起。这一脚让他打了数个滚才稳当。

    地上的水泥灰,已完全把他这身迷彩变成了毫无价值的破布,和血水混合在一起,简直惨不忍睹。

    唯一留存在这个男人身上的,就剩下了恐惧:这不是人,这个华夏疯子根本不是人!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见韩墨又一次举起了军刺,老鳄竟凄楚地叫了起来,“不是我,对你哥哥下手的不是我!”

    “妈的,红蝎子居然有这种孬种?”韩墨缓缓低垂眼睑,厌恶的神情出现在这清俊的脸上。

    他当然不会懂老鳄对自己的恐惧究竟源于何处——现在的他,浑身都是淋漓的鲜血。

    不过,这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即使肩骨被捏碎,前心后背中了无数刀,他居然能顶着不断喷血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

    “妈的,你这个废物受死吧!”韩墨刚把军刺对准了踩在脚下的老鳄,身后突然传出一声乱响。

    难道还有敌人!?

    转身的瞬间,韩墨半蹲下身体,然后就把视线瞄了过去——他吃惊地发现,出现在身后的,居然是苏佩琳。

    不仅是女博士,还有十数个荷枪实弹的刑警。

    “墨,你站在那里别动!”看着浴血的韩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苏佩琳差点跌坐在地。

    又不让老子动?

    心里虽这样想着,韩墨看清来人并非敌人时,还是舒了一口气。

    可他环顾那些持枪的刑警后,忍不住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你这女人,谁让你多事的!”

    妈的,老子要把这四个红蝎子一网打尽,你倒好,一个电话把警察叫来了,剩下三个肯定会闻风而逃!

    你让老子去哪儿在找他们?!

    韩墨踩在脚下的老鳄,还在不断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这只大脚……韩墨脚劲太大,踩得重伤的他非常疼。

    不过,看着华夏警察来了,老鳄居然长舒了一口气,竟感觉自己得救了!

    啊,终于不用跟这个疯子交手了,遇上这种打也打不死,只会发疯玩命的对手,最好的方式还是逃命啊!

    “快,帮我叫个救护车。”战战兢兢地老鳄对着在场唯一的女性低吼着。踩着自己的疯子似乎很听她的话,而且,看起来她要比这疯子讲理多了!

    “你他吗别动,老子不会把你交给警察!告诉你,老子不光要杀你,还要灭了你们血色毒蝎!”听到叫救护车这种话,韩墨回转脸来,满面杀气地对着脚下的老鳄失声怒吼,“现在别说苏小妞,就是你们西方信的耶稣,也救不了你的命!”

    “本来就不信耶稣……我是个虔诚的回教徒……”胸口的痛苦让黑人老鳄不停地扭动着身体……他强忍着痛苦。韩墨火热的双眼盛放出的怒气让他无比恐惧,甚至有种要失禁的感觉。

    这,是人类对上古神兽天然的恐惧!

    “别冲动!”焦急的苏佩琳向前走了一步,“现在警官们都在,请交给他们处理。”

    韩墨的话很浅显,他要杀人,要当着所有的警察动手!

    虽然这是个偷渡的雇佣军,但韩墨已不是一个银狐了,他没有处置对方的权限。

    忽然意识到这个冲动的年轻人可能要犯浑,站在最前面的宋警官赶忙厉声怒吼一声:“退开,不得伤人!这是命令!”

    韩墨冷冷地会转过脸,桀骜的唇顿时盛放出一种带着杀意的笑容:“您说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说着,脚下忽然加强了力气。

    嘎巴!

    就听老鳄这庞大的身体,突兀地响起一声叫人头皮发麻的骨骼错落声——他的两根肋骨,就这样被踩断了。

    “啊啊啊啊……”

    虽不见有什么明显的伤势,但这连串凄惨嘶吼,还是从这个面部完全挤在一起的男人口中响起,身体在抽搐扭曲,犹如油锅里翻滚的大虾。

    他的身体,还被韩墨肆意地踩着。这个年轻人,正在用最原始野蛮的方式,对面前这个血海深仇的男人进行报复。

    “这货叫声这么浪,老子我哪里听得清楚?”满面冷笑的韩墨会转过脸,用一种近乎于无赖的表情看着瞠目结舌的众人,“这位警官,麻烦您再说一遍?”

    这下不光是苏佩琳,在场所有刑警的脸,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死白。

    残阳的逆光下,韩墨这张布满鲜血的清俊脸庞似乎是哼了一哼:“老子要报仇,谁拦着,老子连他一块杀!”

    他的声音是这样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所有人在看这个光耀四射的年轻人之时,都有种莫名的恍惚感。

    以冷静坚毅著称的女博士,在遥遥望着这个年轻人之时,却有一种惊呼出声的冲动。

    这……难道就是龙魂?

    他,已经有了……它的力量?

    不等苏佩琳考虑清楚,韩墨忽然加大了脚下的力量,给他踩着胸口的老鳄忽然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一大片的前胸都被脚踩得凹陷进去!

    那,分明是内脏碎裂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