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被监控
    ,!

    停下!

    宋警官甚至还没惊呼出声,韩墨已狠狠踏下这一脚。

    数根肋骨同时折断,内脏被严重挤压,甚至有可能破裂,他脚下的这个雇佣军只能无力地发出惨叫,随后开始口吐出大量的鲜血,和支离破碎的内脏组织。

    所有人都呆了。

    他们确实没想过面前这浑身是血的大个儿,居然胆大妄为到当着警察的面动手!

    “给我把他带回局里!”眼看那黑人仰面在地只剩下吐血的份儿了,宋警官十分确定这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十分危险。

    部下们一个个早就憋足了火——这小子当着官军的面都敢动手,实在是个挑衅,当下高声应是,冲上去要给韩墨上铐。

    他却只是冷笑,先是缓缓从已经完全不动的壮汉身上收回脚,任由着他们围上来拧住他的双手。

    冲上心头的热血开始一点点的退却,韩墨忽然有点冷的感觉。

    低头扫了全身一眼:可能,真的有点失血过多了吧?

    这下,反倒对自己即将接受的关押境遇无所谓了。

    “慢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苏佩琳,忽然挺身而出拦住了这些企图带走韩墨的刑警们,“宋警官,他受伤了,现在需要治疗。”

    韩墨一愣,还真没想过美艳女博士会出面保自己。

    而且……头脑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忽然发觉这个带头的刑警,跟苏佩琳的关系似乎有点朦胧。

    “可是……”宋警官皱眉,“毕竟他伤了人,我的职责就是带他回局里。”

    “不行,他伤成这样,让你们带去问话恐怕会有问题!”苏佩琳急着跑上去,“他,他可帮过我很大的忙!”

    受伤?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现在我可是个伤者啊!

    突然想到这可是脱身的妙计,韩墨的脸上露出坏笑,旋即闭上双眼就地一躺……

    苏佩琳的惨呼如约而至,几个警察也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伤人者在被抓的时候会突然重伤倒地。

    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将“昏厥”的韩墨,和那个已经不喘气的黑人雇佣军抬上车。

    宋警官全程围观没阻拦,只是赶紧跟着苏佩琳一块上车。

    这货怎么还跟来了?

    假意躺在病床上装昏的韩墨眯着眼偷瞧,然后就看到这个姓宋的警官挤在苏佩琳的身边,面带温和的笑容看着她。

    围在韩墨身边的医护人员,小心地用热能绷带将浑身是血的韩墨绑在急救床上,有个温柔的护士还贴心的给他注射了麻醉剂。

    韩墨安静地闭上眼睛。他已彻底冷静下来了。源于身体各个伤口的疼痛,开始如苏醒般一点点袭来。

    应该是麻醉剂开始生效了,除了将伤病带来的痛降到了最低限度,韩墨的意识也开始模模糊糊了。

    他很累,很想就此坠入深眠……可他知道,一旦失去意识,恐怕这些人还不知道会对自己怎样。

    “佩琳,你跟这酗是什么关系啊?”四下看了一圈,宋警官把声音压到了最低,但急救床上的韩墨耳力超群,还是听得十分清楚。除了属于刑警们疑神疑鬼的职业病,声音颇有些妒忌之意。

    果然如韩墨所想,这姓宋的十有**是女博士众多的追求者之一。

    “算……认识吧。”苏佩琳略是思索,还是选择搪塞过去,“帮过一个忙,所以我一直在想怎么还上这个人情。”

    宋警官低头看了看完全不动的韩墨,拧着眉头道:“我有种感觉。这男人非常危险,以后你还是离远点为妙。”

    “嗯?”

    “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吧……你知道杀气吗?”宋警官突然变严肃起来,“我从警7年了,大大小小的嫌疑人见过不少。其中犯了重罪,特别是杀过人的嫌犯,他们身上都会带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就像丛林深处的猛兽……像是狼,对,没错,就是饿狼!”

    哪里是什么饿狼,饿狼是六队队长的代号——你老子我是狂狼!

    韩墨不以为然。

    “是这样吗?”苏佩琳笑笑,“好,我会小心的。俊峰,咱们有日子没见了,不要提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好吗?”

    “你这人啊,倔起来比我还厉害。”宋俊峰耸肩又道,“佩琳,我得提醒你,就算你带他去你的医院,但他伤的可是个外国人。我的人必须对他进行24小时的监控,等他身体恢复了,他人必须配合我们的调查。”

    苏佩琳嘤地一笑:“我们两个谁比较倔?你这个人呀,就是个工作狂!行,我许你的手下24小时监控。但只有一条,可不许咋咋呼呼吓着我的病人们。”

    “行,那就一言为定了。”

    听着女博士三言两语把这一本正经的刑警搪塞过去,精神越发放松下来的韩墨开始觉得意识开始迷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伤得那么厉害,居然没有头晕眼花的状况,怎么现在突然就……

    还没来得涌出更多的想法,韩墨忽然头一歪,彻底地失去了知觉。

    看着他这副样子,苏佩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略显乖张的笑意。

    刚才给他注射的强烈镇定剂,可不仅仅是为了止疼的,就是让他陷入深度睡眠。

    多国研究所共同出具的报告中,没有明确提到龙魂是否危险——但他今天的表现,的确非常危险!

    在场的刑警们兴许看不出来,但苏佩琳却看得很清楚。

    韩墨的肩骨,喉骨被捏碎,右臂上的枪伤是一道足足十厘米以上的贯穿伤9有,前胸,后背,以及小腹上面还有数不清的刀伤……应该是被那个黑人用刀子捅的。

    就算这样,这个年轻的银狐特种兵,却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甚至似乎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似得!

    更吓人的是,他所表现出的凶狠和嗜杀,苏佩琳心惊胆战。

    龙魂会让人变得攻击性——或许,这其实是韩墨一路而来不断惹事的最重要的原因。

    相比那些完全丧失了免疫力的g国人们……韩墨现在的样子,反倒更像是古籍之中记载的“狂战士”!

    所以,还是给他一针比较给力的镇定剂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