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教堂
    ,!

    就在彻底失去意识的韩墨被送往苏佩琳的医院时,盛唐集团的正门,走出两个身材高挑有致的女人。

    张晓和凌雪换上了颜色更为内敛的黑色套裙,深黑色的小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凌雪手上还抱着一大束白百合,深绿色的彩纸包装,显得非常素净。

    集团难得同时见到公司这两个身份最高的女人,不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一台黑色的迈巴赫在门外静静等待。

    提后座的张晓关上车门,抱着鲜花的凌雪才是坐上副座,随后对司机说道:“去教堂。”

    “是,凌秘书!”

    这辆车发出世界顶级豪车才有的沙沙声,立刻驶离了盛唐广场,保镖车打着双闪紧随其后。

    凝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夜景,张晓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极大的落寞感。

    韩辰。

    她的韩辰就那么走了。

    身在异国他乡的他,完成了所谓的国家大义,可给她留下了什么?

    除了无尽的痛苦就是永恒的思念……还有,还有那个让她几乎昏倒的血腥视频。

    白净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张晓这双曼妙的桃花眼渐渐充盈了泪水——她不知道那晚上韩墨到底做了什么,但她却恨,为什么这个无赖能好好的回来,他的韩辰却把生命永远地留在了g国。

    身子忽然一顿,盈动在眼底的泪水椅而出,啪啪砸在黑色套裙的前胸上。

    韩辰,我好想你。

    你回来好不好?我……

    吱!

    一声凄厉的刹车声响起,尽管迈巴赫的司机竭力在控制了,还是差点撞了对面街上一台闯红灯直行的面包车。

    白色的面包车几乎是濒临报废的程度了,若是被张晓这台世界顶级豪车撞上,那怎是一个惨字形容得了?

    可即便是这辆差点酿下惨祸的面包车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在迈巴赫偏移躲开自己的时候忽然加速,以近乎于疯狂的速度疾驰而去。

    虽然再三控制了,司机还是忍不住飙了句粗话,但刚出口就有点后悔了。他神色紧张地向着总裁的位置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的眼中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

    “这辆车,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张晓望着驶入夜色中的白面包,像呓语般喃喃着。

    正当司机庆幸时,张晓忽然把俏脸一转,瞪着司机的时候气出然就变了:“混账,怎么开车的?”正在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这货居然撞枪口上来了。

    “张总,您看这情况我也……我也没办法不是么?”脸刷一下就白了,司机如何不知道张晓的脾气?这下可摊上大事了!

    见司机一脸紧张的样子,一侧的凌雪揉了揉装疼的大胸,才是替司机辩解道:“张总,城里您还不知道么,总有些素质低下的司机,您就别恼了。”说罢,用对讲机和马上冲过来的保镖车打招呼,“张总没事。继续跟着就好。”

    赶着去教堂,张晓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一副烦透了的表情摆了摆手。

    小插曲没有搅了张晓的事,在教堂停下后,凌雪安排司机和几个保镖在前后院等着,然后抱着白百合跟着张晓走进教堂。

    行行整齐的长桌擦得一尘不染,在白色的灯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一袭黑衣的神父在等待,见两个女孩捧着白花走近,叹了口气说道:“晓啊,事情我都听说了。要节哀。”

    “教父,为什么要瞒着我?”话还没说完,张晓再也忍不住泪水嘤嘤哭了起来,“这都是我的罪过,”声音越发哽咽,一双泪眼仰望圣像,“天父,这都是我的过错!我不该放韩辰去那个危险的地方……不该让他走啊!”

    一旁的凌雪也忍不住垂泪,可现在心里最难过的莫过于张晓。她赶忙对神父使了个眼色,两人安慰了好一阵,张晓才是止住了哭泣,在凌雪的搀扶下走进了告解室。

    腰间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凌雪低头一看居然是顾音打来的。

    怎么,这还是急着要钱吗?

    凌雪有些不快,抬手就按下了挂机键。

    没想到不到两秒钟,顾音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神父,麻烦您照应晓,我接一下电话。”凌雪心头忽然划过一丝不祥——糟糕,不会是那个冲动的韩墨惹出什么事了吧?

    他是今天午后离开盛唐集团的,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

    赶忙小跑进洗手间,凌雪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凌雪。”

    “凌雪姐姐,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扰您。”

    少女温柔恬静的说话声让凌雪多了几分好感:“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顾音姐姐,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叫苏佩琳的女的打过来的。”顾音再三忐忑,还是实话实说着,“他说,韩墨哥哥受伤了,现在在她的医院——她叫我别担心。”

    苏佩琳?

    这个常年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的女人挑了挑双眉,开始在脑海深处回忆这名字。

    对了,苏佩琳不是t城生物研究院的负责人么?她还在t城开着两家医院……之所以很快想起这个名字,是凌雪记得,她是集团医疗器械方面最大的客户了。

    韩墨怎么……怎么跟她混一块了?

    不过这不是现在要考虑的:既然进了医院,韩墨必然受伤了,甚至还伤得不轻!她缓缓地吸了口气稳定心神,才想顾音发问:“那个女的没说韩墨什么情况?”

    “她说是跟人交手了,伤得不轻呢。”顾音焦急的声音响起,“凌雪姐姐,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可我又不认识路,不知道医院在哪里,只有打扰你了!”

    一听这少女都快哭了,凌雪赶紧安慰道:“苏佩琳的医院很好,你就不必担心了——时间已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出门会有问题。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吧,明天一早我派车送你过去。”

    “凌雪姐姐,你确定没事吗?好吧,那我明天等你电话哟!”说完,顾音再三谢过之后才挂上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