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被审问
    ,!

    里面除了银狐的执剑人欧阳穆,还有一个身穿黑制服的女人在。

    差不多三十出头的她容貌平平,脸上的怒火倒是显而易见。

    “首长,您看这是什么?”女人将一摞资料狠狠甩在欧阳穆的面前,“情况已很明了,不必调查了,这就是个无赖,十足的无赖!”

    说着,开始添油加醋地描述韩墨的累累恶行,就好像军事法庭不把这家伙就地正法,就对不起华夏,对不起人民似得。

    “哦……”办公桌后面的欧阳穆不时懒洋洋地点头,嘴里还叼着根品牌难辨的黑色烟卷。

    这个面容懒怠的男人,正双腿交叠着放在桌上,不管是坐姿还是表情,都表现出一副极其不庄重的模样。

    苏佩琳无语一笑:这女人是做什么的?欧阳穆厌烦她已经到了如此程度,是什么支撑着她这样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的?

    显然欧阳穆注意到了走进门的苏佩琳,对着她略一颔首,才是将翘在办公桌上的脚收回来,正色对女人道:“江干事,韩墨的状况我大概清楚了。你也知道,银狐的小年轻们都是腥风血雨走来的,个顶个的刺儿头——这韩墨今儿犯浑,回头我治他!”

    “首长,不是我不给您这个面子,”女人依旧不依不饶道,“说真的,这报告我没法写!要是随便那么一报,岂不是我无能吗?”

    欧阳穆眼角明显多了几分不耐烦,但他还是压着火道:“行吧。既然如此,就如实汇报。下什么处分,就怎么来!”

    这话的将军之意很明显,女人听着无比刺耳,抓起面前这一摞纸,转身走出办公室。

    欧阳穆一推椅子站起身来,对着咣当一声关上的房门冷喝道:“呸9敢吓唬我,老子是吓大的?妈的,风纪部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的。”

    这算……上行下效么?苏佩琳又是苦笑:一个小时之前,他手下的兵“狂狼”也用了“吃饱了撑的”这个字眼。

    她利用病房内的暗角监控一直在观察韩墨和翟佳颐。当然这两个特种兵都知道女博士是自己人,否则早就把那个监控设施破坏掉了。

    “真是对不住,”欧阳穆把手中的烟狠狠拧在花盆里,“我这人一生气就想抽烟。”他找不到烟灰缸。

    “都是些小事。”苏佩琳摆手,“我拿到了报告。”

    窗帘拉起来的昏暗环境让苏佩琳不大舒服,但她还是定了定,把手中的一摞纸递了上去。

    欧阳穆刷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浑小子怎么说?妈的一听说他脖子叫人拧断了,把我可吓坏了。”

    堂堂执剑人什么风浪没见过?会为了一个新兵被捏断脖子紧张……可见这个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不管是x光,还是ct……”苏佩琳把手中的一摞纸翻开,“都显示他的颈骨,颈椎,左肩骨粉碎性骨折。”

    对着急得简直要跳起来的欧阳穆做了个手势,苏佩琳继续往下说着:“不光如此,他身上有一道枪伤和多处刀伤擦伤,应该都是跟那个黑人打斗的时候弄的。”

    “这个初生牛犊,还真是个不怕死的。”欧阳穆用指甲刮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数据库反馈的消息,那人是血色毒蝎的成员,代号老鳄。是个力大无穷的印第安后裔……曾是m国突击队的成员。别说他这个银狐的新兵,就算是银狐的老油子们要跟他正面交手,都不一定能赢。”

    说到这里欧阳穆越发焦虑,“浑小子很危险吗?”

    苏佩琳看似苦笑一样的摇了摇头,眼底却透着无限的兴奋:“危险?首长您真是言重了。危险根本谈不上……他的身体,基本已经恢复了!”

    “什么!?”欧阳穆这下是彻底震惊了,“这么多伤,两天恢复?你不是在逗我吧!”

    苏佩琳赶紧说:“我怎么可能逗您呢?要不是韩墨的检查是我亲自做的,我会以为是我的医生们出错了呢!”

    她把手上的报告递给欧阳穆,“您看……”

    接连三天的检查结果显示:韩墨的身体恢复速度,简直可以用“恐怖”两字形容!

    不提那些刀伤,韩墨颈骨那个粉碎性骨折,基本是不可能彻底愈合的。

    苏佩琳很清楚,这伤若在普通人身上,就算是技术再好的医生做过手术,伤者也要落下一辈子的后遗症,能站得起来就很不错了!

    但韩墨……不仅还没来得及做手术,两天时间就彻底恢复了,从x光片上面,根本看不出任何受过伤的痕迹。

    “真够……逆天的。”欧阳穆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崩溃,面前这一摞纸上面的数据,欧阳穆有一大半都看不明白,但还是有一些参数他看懂了——骨骼硬度,血液再生,肌肉生长速度,以及白细胞活性……

    都是正常人类的,数倍!

    老天,这样的人,如果经过训练,简直可以变成一个钢铁战士!

    到时候别说什么雇佣军,就是突击队这些人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欧阳穆的眼中盛放着异常的光彩。

    或许,他可以重建三队。

    或许,他可以加入那支神秘的小队。

    “首长?”苏佩琳看着他眼神在发亮,赶忙往下说道,“这些研究结果,我还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欧阳穆收住极大的兴奋:“这个,我一定会保密的,你放心!”

    苏佩琳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倒并不担心。首长,我是想韩墨的调查报告,向上级汇报——您毕竟是他的直属领导,我想有必要征求您的意见。”

    如果将韩墨现在的身体情况向苏佩琳所属的部门上报的话……肯定会引起轰动。

    而且韩墨本人这辈子也离不开研究所了!

    他肯定会像小白鼠那样被科学院关起来,倾其一生都被进行研究。

    想到这里,连欧阳穆都觉得阵阵寒意冲头而起。

    “我不允许。”欧阳穆斩钉截铁地说,“韩墨,他是我银狐三队名义上的队长……银狐直属军方,所属队员们的情况不得任何人泄漏!”

    “可是……”苏佩琳一听这话急了,“这怎么可以?多年来我们在g国研究院进行的研究,就是针对龙魂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突破性的发现,怎么隐瞒不上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