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别想跟我抢
    ,!

    苏佩琳见欧阳穆的脸黑了又黑,又是说道:“首长,您不懂科学研究……我只知道,龙魂是可以造福全华夏的,甚至全世界的!想想看,如果每个人可以得到龙魂的进化,那么,全人类的整体素质就会得到提升,疾病,伤痛会自愈……这是一项震惊全球的发现啊!”

    欧阳穆回看美女博士激动不已的样子,却是冷笑一声:“造福人类?苏博士,别嫌我说话太直……你的龙魂,根本没法造福人类吧?”

    苏佩琳一下子就呆住了。

    欧阳穆见对方没有反驳,继续往下说道:“所有接触过龙魂的人,都失去了免疫力。彻底没有免疫力的人类能活多久?韩墨的身体,或许只是个特例而已!”

    周身颤抖,苏佩琳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尽管拉上了遮光帘的办公室一片昏暗,欧阳穆还是看到她的脸变成了彻底的死白。

    她张了张嘴,显然是想说些什么反驳这位银狐的最高长官……可是,连她自己都明白,欧阳穆说的全都是事实!

    “我……”

    “苏博士,现在不是我替你隐瞒,而是你要替我们隐瞒。”欧阳穆眼神变得咄咄逼人起来,一改数分钟之前的散漫,“浑小子被龙魂作用得到了进化,兴许只是机缘巧合的特例。如果你把龙魂公布于世,必定会有更多的人来争抢!”

    苏佩琳暗抽了一口气,继续安静地听他说下去:“苏博士,你是阿曼山脉的幸存者……你很清楚,那天就是因为争夺龙魂,和相关的研究结果引发的惨案。除了前去接应你的g国正规军,还有我的数个手下,包括那浑小子的亲哥哥,都牺牲在那里……这种事情,你想再次发生吗?”

    女博士失神。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说真的,她反驳不了欧阳穆,因为他说的每一件事都是客观事实。

    “你还不知道浑小子的事吧?”欧阳穆看了看苏佩琳脸上的无奈,表情变得柔和,开始向她讲述韩墨的身世,从他出身军事世家,母亲病逝直至兄长韩羽牺牲后加入银狐训练营,都一一向苏佩琳说了。

    “在训练营的时候,浑小子就把江家的关系户打废了……若不是我们西北军的司令保他,恐怕他很难穿军装不说,甚至还要坐牢。后来他以全优的成绩加入三队,前去g国维和。”欧阳穆目光死死盯着电脑屏幕,轻声说道,“为了接应你离开阿曼山脉,他放弃了先行去救自己的哥哥和战友。所以在他看来,弟兄们的死和他有间接关系,恐怕我不由着他性子去‘报仇’,他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苏佩琳这才明白那时候韩墨脾气相当坏的原因:原来若不是为了救自己,恐怕他的哥哥,还有战友们兴许还能幸存!

    心下更加歉疚,她苦涩地笑了笑:“好——我不会向让人透露。以后,针对韩墨所有的检查,都由我一个人全权负责。从我的医院,不会走漏半点风声。”

    “苏博士……真的谢谢你。”欧阳穆由衷地伸出手和她相握,“其实你我都该明白,藏在那个浑小子痞气十足的面具下,是一颗满腔热血的心啊。”

    “首长,那个黑人命大得很,并没有死。”苏佩琳把眼光转了过去,“在我们全力抢救下,他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现在要怎么办……”

    欧阳穆的眼神倏然多了一点杀气:“交给我。银狐,会好好对待他的。”

    …………

    叛徒?

    韩墨说出这个字眼的时候,翟佳颐懵了。

    会是谁?一般人在听到“叛徒”这两个字的时候,都会在脑海深处搜肠刮肚可能的人名,但任何一个银狐成员,第一反应却是“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没一个成员都是精挑细选上来的,每一个都是国之娇子。翟佳颐马上说着:“狂狼,你不能因为你哥哥的事就胡乱怀疑!银狐怎么可能有叛徒?”

    “没有,那猎狼是怎么死的?”韩墨忽然冷笑一声。

    “那……是个意外!狂狼,你犯忌讳了!”

    在银狐,猎狼的死对于所有人来讲都是不可触碰的禁区,欧阳穆甚至下令任何人不许提那件事。

    “好,我不提。”韩墨不说话了。

    从那贼窝跑出来的当夜被个黑影追踪——在和黑影交手的时候,他就觉得对方的手段非常熟悉!

    在那时候他没有怀疑这可能是认识的人。可现在想想……恐怕向风纪举报他的人,恐怕就是那黑影,而且必定是熟悉的人!

    向翟佳颐仔细分析过,这位女特种兵立刻陷入沉思,半晌才道:“看来,必须向执剑人汇报情况了。”

    “怎么,那老东西也来了?”我去,阴魂不散君啊!

    “执剑人哪里有功夫管你?”翟佳颐哭笑不得,这小子是有多讨厌银狐啊?就这么急着跟我们撇清关系么?“我们内部都有坏人了,我能不汇报去么?”

    韩墨瞪眼:“你敢汇报就不是我姐姐!”

    什么意思啊?翟佳颐更懵了。

    面前的年轻人忽然从床上一跃而起,镇定剂的效用让他晃了几下才站稳:“佳颐姐,我已经不是狂狼了……脱下军装那一刻我就不是了。但不穿军装,军魂仍在!那些在g国害了弟兄们的红蝎子,现在居然跑来我们华夏的领土了。这是一种挑衅,不,这是宣战!”

    似乎是被韩墨眼底盛放的怒火惊到,连这个向来以冷静著称的女特种兵,都忍不住想要向后仰倒逼开这个刺眼的目光。

    “我知道血色毒蝎想干什么,他们是想寻仇,还想把我打倒在地,再用脚把我的脸狠狠踩进土里,让我这辈子都不能翻身!”韩墨的声音不见得有多高,却带着一种天然的,属于上古神灵一般的威慑力,“在银狐的时候,天天叫嚣着惩治邪恶,维护所谓的自由跟和平,可我他妈的废得连自己的哥哥和战友都保不住!”

    “狂狼……”翟佳颐面露不忍,把手按在他肩上。

    “别再喊我狂狼,我不是什么狂狼!”韩墨恶狠狠地说着,眼神锋利得似乎可以粉碎钢筋混凝土,“老子很不爽。所以,消灭这些红蝎子,必须由我来做!谁他妈想跟我抢,我连他都不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