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徐三水
    ,!

    青烟缭绕的环境中,一个个玩的面红脖子粗的赌徒们面面相觑:打烊了?这才不到晚上8点!

    “喂,还没玩尽兴呢,你不能走!”

    “就是,还不知道谁会连裤子都输光了,起码玩到10点再说!”

    谁知徐淼似乎压根没听到似得,双手如获至宝般捧着手机,飞也似的上楼跑进自己房间去了。

    立刻点开绿色的图标,徐淼马上对备注名为“狂狼”的人发起了视频通讯!

    “不错,还没忘了老子。”

    即使隔着整个太平洋跟千山万水,这家伙的反应速度也是如此迅速,韩墨嘿嘿一笑,马上按下了代表接通的圆按键。

    “你大爷的三水,你这什么形象啊?”当对方皱巴巴的礼服出现在屏幕里的时候,韩墨只觉得有点辣眼睛,“是去海外发展艳男事业了吗?不过挺适合你这个白面书生啊,泡到外国白富美了吗?”

    “滚你丫的,还没问你这是咋了?”徐淼一本正经的回敬道,“看老兄你穿戴,可像医院的才服啊!这是终于玩脱了,进了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啊呸,简称精神病院的桃花源了吗?”

    两人你来我往的争吵让人莫名其妙,但他俩的关系显而易见。

    “是在医院,现在疼的要死啊!”对骂了两句,韩墨仰八叉地横躺在床上,“你离开小队是快活了,弟兄们还在继续奋战呐!”

    徐淼忽然不说话了,本是熠熠生辉的目光有些暗淡:“还……还算混得来吧!狂狼,你到底怎么了?听说三队出事了,辰哥呢,野狼呢,你伤得厉害吗?”血色毒蝎向全世界公布视频之后的两个月,徐淼才知道银狐三队出了事情。可他身在j国,就是想打听消息也无从下手。

    对方的询问,让韩墨的表情越发阴郁,许久才道:“我在t城。我发现了那些红蝎子的踪迹。不过,今儿找你不为了这个……三水,你是药剂师,应该也懂一些人体构造吧?我想知道,一个人骨折的话,可能在10天之内恢复吗?”

    画面中的徐淼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狂狼你他妈是当狙击手当傻了吧?你自己不也考上医学院了,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怎么可能……就算是最简单的腕骨骨裂,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恢复时间吧!”

    “可我特么是被人捏断了颈骨!”环顾四下,公共洗手间里并没有第二个人,韩墨他尽可能地压低声音,“没有10天,据我估计,只有7天左右。”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啊。

    徐淼又想笑,可看着韩墨黑了脸的模样,心中又道:浑小子平日里吹牛b满嘴跑火车,可现在这样子……却不大像。

    他正色道:“你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头?”

    “哪里,都不对头。”韩墨苦涩笑笑,然后把声音压到了最低,然后将从g国维和行动回国之后所有的事情向徐淼说了。

    “三水,这件事我现在只能找你帮忙……请你一定要帮我查查。”韩墨一点细节不差表述完毕,拧着眉又说,“好兄弟,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坑了三队的,是血色毒蝎——这些王八蛋,居然还入境来了。”

    徐淼一惊,这张不温不火的脸变得火热,呼吸也不由急促了几分:“血色毒蝎?好,我这就搭最近的一班船回去找你!咱兄弟让他们有来无回!”

    “趁早别!”韩墨连忙摆手,“我来t城是偷偷来的,执剑人目前应该还不知道……不过以我对那个老东西的了解,他也很快会知道的。我不想惊动任何人,万一打草惊蛇,我就错失报仇的好机会了!”

    “这……”

    “兄弟,哥们打完这一仗,就去j国和你汇合,红蝎子的老窝就在你那里,咱们要一块灭了他们!”韩墨眼中多了几分杀气。

    “我等这一天太久了!”徐淼闻言,变得更加激动了!

    “那么,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必在乎这么几天了。”韩墨露出自信地笑,旋即举手敬礼一字一顿,“练为战,”

    徐淼亦抬起右手回敬一礼:“战必胜!”

    胸中多了热腾腾的一口气,两个战友在眼神对上的时候多了一丝温润。

    韩墨最终挂上了视频,快速走向卫生间外掬水洗脸。

    一面洗,韩墨一面斟酌着思路。

    那个黑人没死,应该会被翟佳颐带回去审问——不过,问出什么话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每个红蝎子都经过严苛的训练,想让他们交代情况着实不易,还不如拉回去让银狐的弟兄们撒撒气。

    去哪儿找其他那三个蝎子?

    想到这里韩墨脑瓜仁都疼,他烦躁地摸口袋,才想起自己现在穿的是才服,哪里有烟可抽?

    刚想骂句粗话,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

    是顾音打来的——两天前她还带着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水果来看自己,这让一直认为孑身一人的韩墨非常温暖。

    “韩墨哥哥……”可接通电话的同时,这个温柔的少女已快哭了,“莫主任说,今天是最后时限,说我交不出学费,就开除学籍!”

    “什么?”韩墨微微吃了一惊,“你没跟他说,你认识盛唐集团的凌雪么?”

    “我说了,可她们却认为我在胡说八道……”随着电话那头乱糟糟的推搡声,顾音这下真的哭了出来,“哥哥,他们不讲道理啊!”

    妈的!学校不都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吗,怎么搞的这么商业化?迟几天交学费就要开除学籍?

    韩墨正要骂出声,就听电话那头惊天动地一声巨响,显然是关门的声音。

    “阿音,原地等着。”满头是火的韩墨转身走出洗手间,一面快速扒掉身上的才服,然后对着苏佩琳的医生办公室大吼大嚷,“喂,出人命了啊!再不给我爱马仕穿,我就烧了你医院啊!”

    …………

    等火冒三丈的韩墨乘车来到t城国际中学的时候,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正对着娟秀矮小的顾音动手动脚。

    “你这小姑娘怎么不懂事呢?”其中一个矮胖子拧着眉道,“说了高三学生还在补课不许喧哗,你怎么就不听?”

    “对啊,不交学费还有理了啊,像你这种喜欢赖账的学生我见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