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黑哥
    ,!

    就算对韩墨的身份还有迟疑,但李廷也没心思再追问下去了——毕竟这么大一个盛唐集团,听说他们雇佣的保安全部都是正经的退伍兵,卧虎藏龙几个厉害人物也不奇怪。

    “就算带个空的拉杆箱,也不奇怪吧?”李廷拧着眉头仔细观察。说真的,若不是那个黑影拉着一个硕大无朋的银色拉杆箱,他甚至很难分辨那黑影是否是人。

    “不奇怪?好,再看这个。”韩墨又在键盘上按了几下,画面跳到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再仔细看这张……这人又返回了,最重要的是,你们看他手里的拉杆箱,是不是重了很多?”

    画面又一次被放大,韩墨指着视频上的拉杆箱:“你们仔细看,拉杆箱轮子的位置下降了。”

    “也就是说,箱子负重了?”站在韩墨身边的张晓缓缓弯下腰,全神贯注地死盯着画面,“是啊,若不是你说,谁会注意这小小的变化?”

    韩墨点了点头,无意中朝着身边的女总裁看了一眼,她正弯着腰注视着屏幕,圆领口乍现出一大片的白……看得他不由呆了,哎哟,真是好身材啊!

    张晓很快注意到这异样,马上直起腰又横了他一眼。这个臭流氓!任何占便宜的机会都不放过啊!

    一旁的李廷却没注意到这异常。

    他满脸佩服地看着韩墨:这视频他前前后后至少看了20多遍,根本没看出什么——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三下五除二就发现了问题!

    “兄弟,你真厉害!”口中一阵赞美,他却没注意到,托腮的韩墨已陷入沉思之中。

    被这树挡着,虽没直接看到他对那干洗店破窗而入,但短短二十分钟,折身回来的他拉杆箱已重了这么多,如果跟这店的失窃没有关系,那就太奇怪了。

    一定是他!

    韩墨在键盘上不断操作着,画面被他放大,再放大……直至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屏幕。

    “这身影,怎么感觉眼熟?”

    盯着画面的韩墨喃喃,一旁的凌雪看了看画面,忽然也说道:“是啊,你这么一说,我也突然觉得眼熟。”

    认识凌雪还没有几天,之前他们也并没什么交集,否则在最初的时候也不会产生那么多误会……想到这里韩墨忽然想到这身影是谁了。

    “凌雪,你看这人跟那个劫匪头子,是不是有点像?”

    凌雪如梦初醒般“啊”了一声,捂着粉嫩地唇惊呼出声!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呢?

    若不是那天自己的凯迪拉克抛锚在半路上,急着赶回公司开董事会的她也不会搭这辆倒霉的黑车!谁能想到这黑车居然是个可怕的抢劫团伙!

    那天如果没有韩墨在,别说打掉那团伙,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身上的钱物必然会被劫掠净尽;这必然不是最可怕的,从他们藏身的那窑洞里面发现很多带血的少女文胸,以自己的容貌,少不得会被那些人给……

    拼命甩了甩头,从那天被人按倒的可怕情形中醒过来,就算是她这样谨慎冷静的女人,还是定了定神才恢复脸色:“最近事情太多了,我差点把这个人忘了……那个自称黑哥的头目,还没有抓到!”

    韩墨很清楚这一点。

    他那天玩嗨了,让在场所有的劫匪拿他们的土制枪打自己……可那个时候,他们的头头黑哥,却并不在团伙的藏身地之内!

    也就是说,当凌雪带着人过来抓他们的时候,黑哥其实并不在现场!

    “李警官,查得到那人的身份吗?”张晓把询问的目光转向李廷。就算这次黑哥跟窃听器,血色毒蝎扯不上关系,她也想抓住这混蛋。绑了自己的秘书之后,居然在知道她的身份情况下,不麻溜的放她回来,还要敲诈盛唐集团!

    这种行为,对她这种女强人来讲简直是一种侮辱式的挑衅!

    “身份可不好查。”李廷有点犯难了,“虽说经过二代换证,原公民信息有了头像信息。可现在画面这么模糊,分局也没法比对啊……况且谁知道这个人登记过没有。”

    张晓一听,这双美目中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

    “不如这样吧,我们分局有模拟画像师,两位不如跟我一块过去,我们对疑犯的头像进行复原。”

    “那……你们两个去一下?”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张晓对韩墨两人说着。

    韩墨却对她使了个眼色:“过两天吧。”

    凌雪不懂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张晓毕竟是跟他一个大院长大的,深知这小子鬼点子多得简直是令人发指的程度。

    当下含笑让凌墨把李廷送走,张晓抱肘:“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哎哟哟,还是嫂子了解我啊!”韩墨邪气地笑了笑。只是这笑,略显苦涩。

    当下张晓的脸上多了几分不快,不等她发作起来,韩墨却又在电脑前落座,上电脑操作了几下:“查一下在逃犯即可。”

    “什么?”张晓愣住了。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说查在逃犯就行了?

    韩墨看她眼神疑惑,却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在那次抢劫时,他曾见过黑哥握枪的姿势,不像他的那些晃来晃去的手下,就算在韩墨这样的国内顶尖特种兵眼中,黑哥的握枪姿势也是非常标准——而且,他手上有深厚的老茧,必然是持枪多年。

    如果这种人不是司法系统内的,必定是身带要案的要犯,流窜犯!

    作为军方直属管辖的特种兵组织,银狐队员有权限进入系统调查。

    本以为退伍的自己没有这“开后门”的权限,没想到随便一登就进了后台:韩墨没花多少时间,就从后台信息比对出了这个“黑哥”的信息。

    范云杰,28岁。

    曾在南省绑架幼女勒索,被判7年有期徒刑,在南省抢劫金店后至今在逃。

    “居然是个通缉犯。”韩墨抓了抓略有些胡子茬的下巴,“胆子真够大的,从南省一路流窜到t城来,居然还犯抢劫勒索这一套。”

    虽然不明白韩墨为何能这么快查出这人的信息,张晓还是有些困惑:“他跑去偷衣服做什么?难不成就是他把窃听器放在我衣服里的?”

    韩墨抱肘,无声地摇了摇头,良久,他又点了点头。

    但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范云杰必然跟血色毒蝎混在了一起,否则怎会机缘巧合,他就跑去干洗店偷了财物?

    可让他没想明白的是,范云杰怎么就跟血色毒蝎跑到一块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