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追杀
    ,!

    是那个黑影?

    韩墨没法不这么想。

    如果说,t城当地的劫匪,银狐内部的叛徒,还有血色毒蝎这三股势力扯到一块,那问题就太严重了。

    坐在电脑面前的他缓缓抱起了手肘,眼神冰冷地盯着屏幕上有关范云杰的信息。

    看来,只有从这家伙身上入手了。

    脸上多了一丝邪气的笑容,韩墨伸出拇指在鼻翼上一刮:“你和凌雪,这段时间要注意安全。”

    “危险?我和小雪有什么危险?”

    回望这张称得上是祸国殃民的面容,韩墨拧了拧眉头。

    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他脸色变得更是难看,却没说什么。先是操作电脑将范云杰的照片打了十几张,然后一推键盘站起身。

    “韩墨,你去哪儿?”张晓一把拉住了他,“我还没问,你伤养好了?”

    双手抄在兜里,韩墨没回答,转身往房门走去。

    “别这样!”张晓快跑了两步拦在他面前,“你跟我实话说了吧,你跟这些要害我的人,是不是有深仇大恨?”

    低垂眼睑回望这女人,韩墨咬了咬后牙,还是说道:“血色毒蝎。世界排名第七的雇佣兵团……在g国,就是他们害了哥哥,还有三队!”

    周身顿时一颤,张晓双眼圆睁!

    “网上的那些视频……也是他们拍下的。”韩墨甚至感觉到自己骨头都在喷火,他咬牙切齿地继续往下说着,“所有针对你的事情,恐怕是冲着我来的。”

    “冲着你?”

    瞬间上脸的冷笑让周遭的温度都降低了,韩墨把拳头捏的山响:“他们想报仇,老子又何尝不想报仇?既然来了,就该好好招待他们!”

    “我帮你。”张晓虽给他这冰冷又怒火中烧的表情吓了一大跳,她还是坚定地说着。杀害了韩辰的雇佣军都敢来华夏放肆,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韩墨,也一定要帮他打赢这场仗。

    “你,拿钱砸死人家吗?还是拿你的大p股坐死人家?”被她坚定的神情触动了,但韩墨却还是蹙眉道,“安心好好呆着,别给我拖后腿就行!于公于私,这都是老子自己的事,和你们这些小娘们没关系!”

    说罢再不理这女人愤怒的嘶吼,甩开她手臂快步出门。

    没一会儿就走出盛唐集团的大门,招了一辆车去城北。

    龙有龙的路,鼠有鼠的道。

    他刚到t城的时候,李廷就曾经跟他说过,这座城市有多方面的暗势力。

    这个世界好人很多,相对而言坏人也很多。

    就像范云杰他们的抢劫团伙一样,这些人也聚集在一起做坏事——在t城他们还划分了所谓的势力范围。假如外来户,或者其他地盘的人跑去他们所谓的地盘上面“做生意”,哪怕就是沿街装惨乞讨,都会引发斗殴。

    叼了一根从吕宁那里抢的云烟,大大咧咧地走下出租车,韩墨从口袋里掏出苏佩琳送他的墨镜,沿着这条步行街散步。

    t城的北城区是老城区,很多建筑还保持着二三十年前的风格,临街的一面全部都是古旧的店铺。道路也显得很破旧,在这里,时光仿佛被人为的停止了。

    夏日的太阳很毒,晒在身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好在衣服的材质不错,并没有像在g国的时候,廉价的材质让韩墨总觉得都粘在身上了一样。

    一根烟抽完了,他脸上突然露出了邪气的笑容。

    四车道的马路对面是一家看上去油腻腻的修车铺,大门口堆积着破旧轮胎,千斤顶打气筒等修车工具。

    几个伙计穿着又脏又破的皮围裙,百无聊赖地聚在铺子外面抽烟打牌,不时传来乱哄哄的喧闹。

    而在这群人之后,有个穿着紧身背心的壮汉抱着一瓶冰镇啤酒,半躺在竹制的藤椅上似睡非睡,很是惬意的样子。

    有点意思。

    看这情景,韩墨又拿了一根香烟点上,寻了个正对这家店的树荫席地而坐。热腾腾的地面有点不太舒服,但相比外出任务的时候,这环境已算是天堂了。

    不等这根烟抽完,就见遥遥驶来一辆崭新的银色宝马车。

    突然,宝马车的轮胎发出一声尖厉的气爆声,司机几乎是在同时踩下了刹车,以四轮生烟的方式急刹停住——即便是反应足够迅速,车子还是差一点撞上路边的绿化带。

    “嘿,弟兄们,来生意了。”一直在藤椅上面假寐的壮汉最先醒来,一脸兴奋地将手上的啤酒放在地上。

    听到这话,正在玩牌的伙计马上把手上的纸牌一丢,转身拿起地上的工具开始“各忙各的”。就在这时,宝马车走下一男一女,韩墨见了不由捂脸苦笑:怎么又见着这俩家伙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大学同学吕宁和花晓溪。

    两人穿得光鲜亮丽,尤其是花晓溪,卷曲的长发染了个漂亮的颜色,白色的短裙下是一双阳光下耀眼的白腿,看得韩墨直撇嘴:上学那会儿还真没看出这小妞这么靓,这套行头在g国晃一圈,叛军能把她吃干抹尽了。

    韩墨无声地笑了笑,眼看着吕宁猫着腰在车子跟前绕了两圈,随后指着花晓溪骂:“你这小**除了发浪还会干什么?地上有东西还往上面开?看看,两个前胎全扎破!”

    花晓溪的脸彻底白了。

    她拿驾照还没多久,今天开着吕宁的车过来,无非就是在父母亲戚都在的大院里,显摆自己泡了个多金男友。

    就算吕宁骂得再狠她也不敢辩白,要知道这可是宝马,一条轮胎可抵得上她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更别说现在一下子扎破了两条轮胎!

    骂了老半天,吕宁才是意犹未尽地停止了教训她,左右一瞧,发现了不远处的修车铺。对着花晓溪又骂了句:“你这个**,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然后把她赶上副座,驾驶着已经爆胎的宝马车,开了过去。

    而这一切,都映在对面树荫下的韩墨眼中。

    脸上笑容更浓,韩墨已在摩拳擦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