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老子不差钱
    ,精彩小说免费!

    吕宁把宝马往修车铺大门前一停,照着里面狠狠按了几下喇叭。然后就见一个满脸雀斑的少年跑了出来,伸头看着是大宝马,脸上笑容变得更加殷勤:“哎哟,老板,您这是胎爆了?”

    见他这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吕宁觉得分外受用,昂首道:“你们这儿最贵的胎多少钱?麻溜的给我换上!”现在的小型车都用空心胎,既然都漏气成这样,也实在没法补了。

    “真豪爽,就喜欢跟我大哥这样的做生意!”嘴甜的年轻人点头哈腰,转脸对着身后的同伴们大喊,“哥几个,快来给我大哥处理这胎!”

    一阵大呼小叫,马上从里面跑出另外两个人来,一个走进车内驾驶,另外一个负责指挥,两人协作默契,将车开进车铺内。然后启动店里的金属臂来,将宝马车抬离地面,很快用工具把两个爆胎的车轮拆了下来。

    这连串的动作简直行云流水一般,看着就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负责接客户的年轻人对他俩殷勤的笑:“这么热的天,两位跟这儿死等干什么?二楼敞亮,冷气冰镇饮料应有尽有,都是市面价!”

    “哟呵,老板你这小伙计还真会做生意!”吕宁装出一副大人物的样子来,对着躺在门口竹椅上的壮汉笑了笑,然后带着花晓溪就上了二楼。

    果然如这伙计所说,一上楼就感觉到阵阵清凉,面前还有一个玻璃门的立式冰箱,里面还真是世面上的饮料应有尽有。

    随手拿了瓶饮料递给花晓溪,吕宁说着:“这地儿服务真还不错。”

    “小宁,你不觉得奇怪么?”花晓溪小口喝了一口饮料,才是拧着两道秀眉说着,“莫名其妙就爆胎,不远处正好有个修车铺,这不是太巧了吧?”

    有一些修车铺为了招揽生意,经常往地上撒一些空心钉,这种事还是蛮常见的——但多数情况都没证据,多数车主也只能自认倒霉。

    “那也没办法,只能以后开车小心一点了。”吕宁大度地说着,“一条车胎最多一千块,都小钱不要心疼。”

    其实,拆迁款再多,也只是死钱,就他跟弟弟那个祸祸劲儿,家里的钱已渐渐见底了。否则他也不会急着巴结江凯林。但当着花晓溪,他还是装出这副“爷有的是钱,不心疼”的模样。

    “还是我家小宁阔气。”花晓溪撒娇道。

    看着美人小鸟依人的样子,吕宁更是陶醉了。

    家里不富裕,人人都看不起——形似花晓溪这样姿色的女孩连正眼都不会看他;后来城区划片,把家里的宅基地都征走了,也如愿以偿地做了暴发户,花晓溪之流的书香美女也“学会”了投怀送抱。

    奶奶的,这样才叫男人的生活!

    书香门第算什么?

    军事世家算什么?

    兜里有钱才是大爷!

    搂着花晓溪抽着好烟正美滋滋着,刚才负责招待他们的雀斑少年跑了回来:“老板,车子弄好了,您看是不是把款子给结了?”

    “都小钱!”吕宁掏钱包,“多少?”

    笑嘻嘻地把手抄的单子递上去,少年搓了搓手:“咱可是方圆十几里的公定价!”

    吕宁懒得听他这些废话,还要带着花晓溪去她们家的大院装b,哪儿有工夫在这儿耽误?伸手夺过单子扫了一眼,瞬间就蒙圈了!

    几十条收费款项,从轮胎价格,检测胎压,店内挪车就不说了……甚至连他们到二楼来吹空调,坐沙发,冰箱里的饮料虽然标明价格了,但上面却又补充:饮料是毫升价!

    一瓶冰红茶500毫升,1毫升3元,算下来手中的饮料价值1500,一瓶!

    再次揉了揉眼睛,吕宁看到了结尾的数字倒抽了口凉气:19877元!

    “两个车胎将近两万块,”吕宁简直要跳起来了,“你们干脆去抢好了!”花晓溪听这话也傻眼了,赶紧拿过单子扫了一眼,惊得简直面红齿白。

    “哎,老板您这说话可就难听了,都是正经的生意人,我们是奉公守法的!怎么能干抢劫这种事呢?”少年一脸遗憾地说着,“老板这么说话太伤我的心了,我得叫我们财会再给加一条精神损失费!”

    这种无赖式的说法让吕宁彻底愤怒了:“不给,哪里有这么多的钱?”

    “没钱啊?”少年不紧不慢地掏出了pos机,“老板我们这里可以刷卡。信用卡这些都支持的!”

    花晓溪也愤怒了:“我们也没有卡!”

    显然这少年已应付过多次这种场面了,又变魔术似得从拿出一摞纸来:“既然现金和卡都没有,那就麻烦两位签一下这份合同。”

    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但吕宁和花晓溪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还是很快看明白了,大意是:愿意和本修车行达成借款协议,愿以7分利的代价偿还修车款!

    7分利。

    现在“借”到这修车款,以他们的算法,一个月以后就算把吕宁的宝马车抵给他们,还倒欠他们两台宝马!

    “我要报警!”出离了愤怒的吕宁忍无可忍地掏出了手机,快速地按下了110。

    可让他震惊的事发生了。

    这鬼地方根本没有信号!

    “早就想过你们会报警。”从刚才一直躺在大门口竹椅上的壮汉突然带着他的手下们出现了,一面逼进,一面狞笑着指着挂在角落里的信号屏蔽器,“来了我这儿,不给钱还想走吗?”

    哈哈大笑着,忽然把贴身的背心脱了,就看到他面前纹着一只霸气的黑爪龙,纠结的肌肉还在不断跳动,吓得花晓溪发出一声细碎的闷叫,藏在吕宁身后再也不敢出来。

    看这十几个手下又接连拿出钢棍等武器,这拆二代也吓坏了:“好……好!我给钱……”抖抖索索地从钱包里掏卡,“我给我给!让我们走就行!”

    乖乖地在pos机上操作,算是花了这辈子最“壕”的一次钱,吕宁也顾不得心疼,赶紧拉起吓得已是魂不附体的花晓溪往门那边走,纹身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等一下,你们还不能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