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肉偿
    ,精彩小说免费!

    吕宁一惊猛地回头:“不能走?我都给了钱了!你们还想要多少?”

    “嘿嘿,要什么钱呢?”纹身男死死盯着一直躲在吕宁身后的花晓溪,“瞧你这女朋友,腿真长,胸真大,哥几个从进门就馋上了——但我们毕竟是专业的修理工,修好车才好办事嘛!”

    吕宁暗叫一声不妙:完了,这分明是一伙粗暴的悍匪!不仅要钱,还要人!

    “别,别这样!我钱都给了,放过我女朋友吧!”吕宁毫无气势地告饶道,“还要多少钱,咱们好商量!”

    “小子,你都给了钱了,我们可以放你一马,”纹身男大手一挥,“至于这女人,肉偿就行,嘿嘿。”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小妞,乖乖过来吧,我们几个尽量轻手轻脚一些,让你舒服个够好吗?”

    “不要,不要!”花晓溪已在惨叫了,缩在吕宁身后不敢出来,“小宁,快救救我,我,我不要什么肉偿……救命,救我啊!”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眼泪将眼线睫毛膏什么的全花了。

    纹身男越发兴奋,不住在她周身的关键部位打量,显然已把这靓妞当成了随时入口的肥肉:“小妞别哭啊,爷们看得上你,是你多大的福气?哭什么?虎子,把dv准备好,有日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妞了,全程录下来,看够了再卖给那些网站,值不少钱吧!”

    花晓溪的脸已彻底惨白了。

    她终于明白这些舔着嘴唇还举着dv的家伙还要做什么没下限的事了——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瘦弱的吕宁,恐怕靠不住了。这时候,真的没人能救她了吗?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结局?被这些油腻腻臭烘烘的流氓一个接着一个的……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男人突然伸手,一人一个胳膊就将他拖了开来。看他挣扎的样子,多少还是想护着自己女友的,只可惜一记重拳砸在肚子上,他哼了一声就趴在地上了。

    “不要!”看着这些四面八方伸向超短裙的脏手,花晓溪发出一声凄厉地尖叫。

    就好像是有某位途径的神灵听到了她的呼唤,最先伸过来的那只手似乎是被什么命中了,这手的主人发出一声比花晓溪还尖的痛叫,已伏倒在地了。

    没人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的混混顿时都愣住了。

    这个充满人类原始**的地方顿时变得犹如午夜公墓般安静,只有趴在地上不停嗷嚎的家伙在提醒对手的到来。

    老半天人们才是看清,这倒霉蛋手背上不知被谁丢了一颗空心钉——就是他们平常用来扎爆胎的那种!

    到底是众人的首领,纹身男最先反应过来,恼怒地指着抱着手肘,单腿倚靠在门边的高大身影:“你,你他妈怎么进来的?”门口有两个手持武器的手下望风,这货是怎么无声无息地摸上来的?

    年轻人摘了墨镜对着梨花带雨的花晓溪晃了一下又扣在脸上,旋即嚣张地大笑:“行侠仗义,连门都进不来的话,那还玩个屁啊!”

    “韩……墨?”喜出望外的花晓溪差点惊呼出声,眼中顿时多了几分希望,他是来救我的吗?这下有救了!

    “两条轮胎两万块啊!”韩墨一面抱着手肘走过来,一面嬉皮笑脸道,“这可比抢银行快多了,不妨加我一个呗?而且,这小妞这么俊,我也想尝尝滋味啊!”

    这话一出花晓溪顿时又涨红了脸:果然这家伙还跟上学的时候一样没正形!

    “加你?”纹身男周身打量了韩墨一眼,身高超过190,体型简直跟那些世界冠军没两样,这种人要是拉进组织来的话,可算个不错的打手。

    不等他考虑更多,韩三少却来了句十分冲击力的:“进队伍我可要当大哥,你们都得听我的,钱要全部上缴,最好的妞都给爷留着!”

    “你他妈算哪根葱?”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纹身男森然怒吼道,“兄弟们一块上,谁把这小子办了,我就让谁先第一上这小妞!”

    “怎么又要办我,换个其他词儿行不?”韩墨哈地一笑,抬手的瞬间已变掌,正中冲在最前面这家伙的脖子,连哼都没哼一声,瞬间倒地不起。

    众人见同伴不起,纷纷抄起手中的家伙,怒火冲天地朝韩墨扑来!

    翻身一个跳跃,照着冲上来的两男人的裤裆各赏了一脚,两人顿时发出杀猪一样的声音蹲倒在地,反而将紧随其后的同伴也绊倒了。

    一直在流泪的花晓溪因为他这接连的亮相惊呆了,不禁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不仅让自己免遭不测,一定还能带着自己安全离开吧?韩墨的形象,顿时变得更加高大和伟岸了起来。

    “废物,上,都上去把他给我打趴下!”纹身男见几招下来,不仅没伤到这个不速之客,自己连连折损了几个手下,立刻变得无比震怒,马上从沙发下抽出大砍刀,带着人一齐往上扑!

    “韩墨,你小心啊!”虽还因他那句要入伙的玩笑话生气,花晓溪见着刀林一样的攻势,还是忍不住高声提醒着。

    呵呵,这是想给我剔骨是么?

    漆黑的瞳子瞬间融入了一丝杀气,若有若无的一抹绿意从眼底升腾而起。

    时光,仿佛再次被停滞了。

    四面八方抡过来的大刀钢棍,在韩墨的眼中,已被“慢镜头回放”了。

    一抹桀骜邪气的笑容在唇角勾勒,他从裤兜里拿出一把捡来的空心钉扣在手中,猛地就扑了上去!

    急速的冲锋将入眼所有的事物扭曲,韩墨抬手,挨个将这些空心钉刺入他们的臂弯——近乎于崩溃的惨叫此起彼伏。

    刺进血管的到底是空心钉,大量的鲜血顿时从金属的管隙间猛窜而出,这种长约食指的钉子连厚实的货车轮胎都能扎透,更何况这些血肉之躯?

    别说握刀砍人了,连站都站不稳了,接连倒地哀嚎起来。

    本是得救了的花晓溪却是脸色刷白。

    这,怎么回事?

    她甚至都没看清被群刀围攻的韩墨是怎么下手的,这些人就全部倒地了!

    这,这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大学同学,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