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下落
    ,精彩小说免费!

    翟佳颐眼睛一亮。

    执剑人的打算,果然还是要带韩墨回去。

    还要让他重振三队!

    连她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期待十足,可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这个女特种兵都有些不安了:“可是,据韩墨的分析,银狐内部有叛徒。就算叛徒是没影的事,可韩墨要面对的,是三个正经的血色毒蝎!就连我们,到现在也没真正追查到他们的下落。”

    看着欧阳穆越发凝重的表情,翟佳颐还是大着胆子往下说:“他会有生命危险的。”

    画面上的小红点,忽然移动了!

    欧阳穆顿时笔直了身体,双眼死死盯着“狂狼”的移动方向。

    正当翟佳颐打算再说几句话时,欧阳穆忽然开口了。

    “你说那三个查不到下落的雇佣军很危险,但你要知道,浑小子在带着两个拖累,还身受血虫毒的情况下,利用丛林的地势,至少消灭了一个小队的红蝎子!”欧阳穆轻轻地捏了捏拳头,“浑小子的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发掘出来,我期待他的表现。”

    况且,他身上还带着没人真正了解过的“龙魂”。那东西对人类的影响力到底有多恐怖,连女博士都不敢预测。

    浑小子,你的表现到底能俊到什么程度,就连我都非常期待啊!

    就在欧阳穆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前去追查范云杰下落的手下们,已有了回应。

    他毕竟是在城北做下了偷盗这种事,这种外来户作案,道上都会第一时间开始调查行动——正巧这位打上门的杀神也要查这事,雷黑子也没再耽搁,赶紧一溜烟地跑回自家阵地去汇报工作了。

    “是个外来户。”回看着韩墨幽深的黑瞳,雷黑子好半天才是抑住心底涌上来的恐惧感,徐徐往下说着,“跑到我们地盘上面偷东西,很快就被我们的人盯上了……这小子现在在打地下黑拳赚钱。”

    打黑拳?

    这么快有了调查结果,韩墨自然很兴奋,但他却没想过对方居然潦倒到要去打地下拳。

    明明才偷到钱,那些衣服也不廉价,是什么原因逼得这个逃犯用这种方式赚钱?

    韩墨抓了抓已长出胡子茬的下巴,来回踱了两圈。

    算了不管这么多,韩墨抄起桌上的手机,叮嘱了句:除了扶老奶奶过马路不许再做其他的。然后转身离开了修车铺,往他们所说的打地下拳的地方去了。

    缴纳了50块钱的入场费,韩墨磕磕巴巴地跟着好几个一同入场的人,从一条昏暗的铁楼梯拾阶而下:偌大的地下室已挤满了前来观赛,打赌的人们。

    明晃晃的灯光下,铁质的围栏边已密密麻麻全是人头:到处弥漫着汗臭,啤酒,以及女人身上的粉黛味,这些精力过剩的人们挥舞着酒瓶在为准备上场的拳手呐喊助威,不少人开始在长腿细腰的美女荷官边下注。

    场中间秃头的男人咆哮着撕烂了沾血的上衣,展现他密实而坚挺的肌肉,惹得场外的男女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

    韩墨这才注意到,场中间还趴着另一个男人,浑身是淤血的他没有知觉了,显然几分钟之前,一场恶战刚刚结束。

    “我们的拳王已连赢13场!”长腿的美女手执无线麦对着已亢奋到极点的观众大喊着,“最后三分钟下注!看他是否能连赢14场!”

    更多的人把钞票押在了这所谓的“拳王”身上,在他们看来,连续3天的13场胜利,极大的证明了他的实力,这第14场的胜利简直不言而喻,一赔一的赔率几乎垄断了所有的赌注,而他对手的赔率从一赔三升到了一赔十也几乎无人问津!

    韩墨却只是笑笑。

    这么古老的骗术居然还有人上当:地下拳场最重要的一向收入就是博彩,打手之间都互相买通了,一旦赔率惊人的时候,就到了翻盘的时候了。

    “先生,您下注吗?”荷官途径韩墨身边,温柔地笑笑。

    “不必了。”他摆了摆手,目不转睛地盯着趴在场中间的那人。他伤的不轻,只能由着两个工作人员将他架离拳场。

    被左右架起的时候韩墨眼前忽然亮了:果不其然是那黑哥范云杰!

    两人将他拖着,才是刚拐了个弯,他登地就从地上跳起来。

    恶狠狠地甩开两人的臂膀,范云杰骂了一句:“妈的,要不是为赚这两个稀饭钱,爷爷把那个什么狗屁拳王打得满地找牙!”

    “少废话,拿着你的钱赶紧滚!”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甩给他几张大钞,“隔几天再来!”

    骂骂咧咧地接下了钱,他从裤兜里掏出酒瓶,摇摇晃晃地从另一条路离开。

    夜已彻底深沉,搅着一股潮湿气息的风有些寒冷,昼夜温差之大让这个来自南省的壮汉不禁攥住了领子。

    该去哪儿?

    为了追求效果,很多拳都是真实打在身上的,刨掉吃喝汤药费真的所剩无几。范云杰把酒瓶就口,却发现早就空了,应该是刚才打拳的时候漏光了。

    “妈的!”朝着远处狠狠扔出酒瓶,但本该响起的玻璃破碎声却没听到。晕乎乎的范云杰抬起头,这才震惊的发现,丢出去的酒瓶,正被一个黑影死死握在手中。

    “一看就没看过星爷的电影吧?乱丢东西,砸着小朋友或者花花草草也不好吧?”深夜笼罩下,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笑了,“想听个响,该这样!”

    话音刚落,手中的酒瓶啪地一声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顿时像被那大手炸开了一样!

    倒抽了口凉气,范云杰酒醒了大半。

    这是来寻仇的?

    短暂的震愕,他猛地从身后拔出了从不离身的54式手枪,照着那黑影就开枪了!

    砰!

    狭窄的握手巷内火光迸射,枪管内窜出的弹头拉出致命的烟光,朝那男人的前胸射去——可似乎就在弹头接触那黑影的瞬间,那影子变魔术一般凭空消失了!

    手中握着不断冒出白色硝烟的范云杰呆了。

    不断急速起伏的胸口带动着心跳也一同加速,若不是那碎了一地的玻璃渣证明确实有个黑影捏碎了酒瓶,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因为喝高了出现了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