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这么多钱?!
    ,!

    就手里夹着的这根破白沙,他能拿得出一万块钱来?

    江凯林把10倍的狠话都放出来了,自己还能怂么?不管花晓溪的劝阻,吕宁满是自信满满的样子。

    “话既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我不出全力,还真对不起男人的脸子了。若我出了钱,你出得起10倍,我这就打电话去找苏佩琳继续和你合作。”韩墨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走,楼下就有一家自助银行,我们马上为我的这些战友们转账!”

    谁怕谁?

    韩家有多少家底,别人不清楚,江凯林还不知道么?

    虽说韩敬至今在军中任要职,但多年清廉,连军区大院那个破房子都没搬出来。他家这个小儿子能拿出多少钱来?

    撑死了也就20万吧!

    几人围在韩墨身后,看着他在atm机上面操作。

    当他输完密码,按下查看余额键的时候,几人瞬间就觉得眼前一黑!

    最前面的数字是个“8”,后面跟着数个“0”,眼最尖的江凯林数完这些“0”之后,顿时就觉得像被拳王阿里暴揍了一通脸。

    啪啪啪的。

    疼。

    “连带我这妹妹在内,所有的战友遗孤加起来,我出万!”

    不由各自圆睁一双杏眼,顾音和花晓溪都懵了!

    看着江吕两人石化的表情,韩墨狠狠指着atm的屏幕,忽将声音拔高了八度:“听清楚了吗?万!”

    噗。

    不管是江凯林,还是吕宁就差一口血直接喷射在银行的天花板上了!

    万。

    出2倍的吕宁就是1600万。

    出10倍的江凯林就是……0万。

    不是0块钱,而是0……万!

    “你他妈是在逗我?”江凯林简直濒临崩溃了,“你这个老粗兵油子,哪里弄出万的!?”

    骗人的!

    韩家居然有这么多钱?不对,这小子在银狐这么多年,一定玩了什么鬼变出来的假数字。

    “江总……咱,咱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秒怂的吕宁对着江凯林道,“还是……算了吧!”

    “愿赌服输,我出万,两位就该认输,然后搞快点把这笔钱给我战友们的亲属赚过去啊。”韩墨龇牙笑了笑,“我这个穷鬼都出这么大血,两位还有退缩的理由么?”

    真是活见了鬼了!

    定了定神的江凯林再三查看屏幕上的数字,根本看不出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明显,这小子真的有万……而自己虽有钱,0万,就算真的有,也不可能拿出来抚恤他们战友的遗孤。

    那是0万,不是0块钱啊!

    江凯林顿时比被放了气的刺豚还要瘪,连话都没敢多说,说了句告辞,灰溜溜地转身离开了;吕宁更是跟在他身后,唯恐韩墨喊住他。

    就算不是0万,自己打赌的数额也有1600万——自己有1600万的话,还用得着低三下四找江凯林么?早就左拥右抱着嫩模享受去了!

    “韩墨……”脸上多少有点异样,花晓溪还是咬了咬樱唇,对他颔首道,“那天……谢谢你。”

    对美女向来客气的韩墨笑了笑:“哎哟,别这样,叫你宁哥看见,还以为咱俩有那啥呢。”

    回望这不大正经,却十分俊逸的脸,花晓溪叹了口气:“其实刚上学那会儿……算了,我说这个干什么?有缘分再见吧!”说完,踩着一双高跟鞋快速离去。

    撇嘴,韩墨转脸在atm机上操作着,身旁的顾音见众人都走了,再没法抑制满心的好奇:“哥哥,你这钱是?”

    “你不会是忘了吧?”韩墨耸肩笑笑,“咱们头一遭跑去盛唐集团,不就是为了要这笔钱的么?”

    不是他提醒,顾音还真是忘了:这是盛唐集团的悬赏。张晓为感激这位救了她贴身秘书的壮士,特别拿出万奖励。

    “我拿出600万分给其他人家。”韩墨一面快速操作着,一面对顾音说着,“余下200万,哥哥给你留下当嫁妆。”

    话说完,钱已经全部汇出了,韩墨把这张金灿灿地卡抽出递给瞠目结舌的顾音:“妹子,哥要去出生入死帮我那些弟兄报仇,不能好好照顾你了。这钱你收好,要照顾好自己。”

    话未完,顾音已是泪流满面:“哥哥……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看她这副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韩墨忍不住伸出坚实宽大的双臂,将这弱小的少女揽入怀中:“阿音,别怕!就算你哥哥不在了,还有我韩墨照顾你!就算未来我也不在了,你要记住,你是华夏军人的遗属,整个华夏军都是你的亲人,国家,人民,都是你坚实的后盾!”

    当然,这也是韩墨最引以为傲的资本!

    …………

    等来苏佩琳回话的时候,韩墨正翘着二郎腿在凌雪的办公室抽烟。

    “你不必担心,里面早就没有任何数据了。”苏佩琳的声音很肯定地说着,“在g国多国研究中心的时候,我早就启动数据自毁系统,就算想利用硬盘恢复数据,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就算恢复了,也只是只鳞片爪罢了。”

    韩墨侧脸看了一眼正伏在办公桌上写文件的大胸妹凌雪,从沙发上一跳而起轻声说着:“你敢肯定么?那他们为了这该死的鬼东西,还在追杀一个在逃犯。”

    为了菲琳娜和研究中心的数据方程式,整个三队都搭进去了,他根本不信那个巴掌大的空硬盘,会对血色毒蝎这种无利不起早的雇佣兵组织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我肯定。”女博士的声音很坚定。

    “那他们为什么追着这玩意不放?”韩墨敢肯定这里面大有文章。

    其实他不爽到了极点,这些该死的红蝎子连自己的同伴都杀!

    他差一点就能抓住那个该死的狙击手,把那混蛋拖回修车铺,老子有一百种方法让那混蛋交代出另外两个雇佣军的下落。

    真是他娘的,现在让我去哪儿找他们?

    烦躁难安,韩墨开始在办公室里不住地来回踱步。

    “你怎么了,一早晨过来就在不停的接打电话,还这么烦躁。”给他扰得没法专心工作,忍无可忍的凌雪抬头说道,“谁惹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