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致命一击
    ,!

    仿佛是预知到了事情的古怪,张晓始终没有按下接听键。

    “是谁打来的?”韩墨忽然回转过身,震惊的双目死盯着她手上,那还在不断地发出铃音的手机。

    轻快的圆舞曲在这个诡谲的时刻,透着一种让人发抖的森森寒意。

    “张小妞,你接!”拧着眉头,韩墨高声说着;在看到女总裁略带紧张的表情,又厉声补了一句,“开免提!”

    在这种时候,张晓也顾不得他这小妞的称谓了,先是长舒口气,抬起手指狠狠地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一头,并没有人说话,死一般的寂静笼罩整个盛唐集团的大厅。紧张的她甚至都忘了接电话应有的“喂”或者“你好”。

    是恶作剧?

    就在张晓这样认为,打算挂掉电话的时候,一个女孩充满惊恐的惨呼传来:“哥哥,韩墨哥哥!快来救我……啊啊啊!”

    尖叫在这台手机的免提模式的情况下被放大了数倍,韩墨漆黑的瞳仁倏然收缩成尖利的松针一点,几乎要从张晓手上一把抢过手机失声怒吼起来。

    “顾音,你怎么了?”张晓已经对着电话喊起来了,“你怎么了!?”

    没有回答。

    电话的那一头忽然变得异常安静,张晓只觉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连带不远处的凌雪,两个美女皆是把震惊和惊恐的目光转向韩墨。

    韩墨定了定神,拼命的告诉自己镇定一些,但之前传出哭喊还是让他颤抖不已。

    十秒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甚至连韩墨都觉得冷汗浸透了贴身的衣物,盛怒之下的他正打算对着手机怒吼,电话那一头,却是冷冷地开口了:“那小子,在你旁边吗?”

    这个冷厉到彻骨的阴寒声音,让韩墨不由地绷紧了身体!

    眼看韩墨的瞳仁微微收缩,张晓却还是镇定地应了一声:“你哪位?”

    “小妞,在你身边,那个银狐还在吧?”男人阴险的声音抑扬顿挫,在用中文和张晓对话时,竟带着嘲弄的意味。

    张晓把震惊的目光一转,看着身边面色严肃的韩墨。

    这人,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动向呢?

    窃听器不是早就毁了吗!

    镇定。

    韩墨用眼光告诉她,冷然地摇了摇头。

    “并没有!有事谈请在我的工作时间,想约谈生意请找我的助理。”张晓虚张声势着。

    “看来,韩墨那小子还想听点别的,”男人忽然低低地笑了出来,“来,再让那小妞叫两声看看!”

    呵呵,不光查出了张晓的信息,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

    脸色变得更加阴沉,韩墨没有说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晓失去了耐心,愤怒地说着,“你们把阿音带到哪儿去了?”

    男人发出阴险的笑声,待这极其阴寒的笑声停止,他哼了一声,随之说道:“你还不够资格——听着张小妞,现在先把那该死的免提关掉,然后把电话交给韩墨……如果你试图录音的话,这小美人就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男人的声音不见得多么冷厉,但透着一种无从执拗的意味。

    就是你们这些该死的红蝎子用毒刺黑了我的兄弟们,还带走了野狼哥的妹妹!

    韩墨脸一黑,立时想要大声骂出来;张晓似乎也隐隐明白过来这个来电话的人是什么身份,当下变得分外震怒起来。

    一旁的凌雪看到两人皆是一副愤怒的样子,干嘛抬手捏撰墨的腕子,对他摆了摆手,示意让他按照男人说的做。

    被人操纵的感觉非常不好,要知道,他韩三少什么时候听人摆布过?

    坑了他的战友们,一路从g国挑衅到了华夏来,现在还绑走了战友的妹妹,这些混蛋居然还敢打电话来?!

    韩墨深吸了一口气稳定心神,从张晓手中夺过手机,一手把免提键按下,然后手执电话走出盛唐集团的大门。

    即便是盛夏,这座内陆城市依旧很冷,他一手抄兜,一手拿着电话沿着盛唐广场的道路闲庭信步,低声说道:“现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呵呵呵……”男人低沉的笑声虽然不算难听,但韩墨听了,还是有一种午夜里听到猫头鹰笑的感觉。

    笑个毛!

    你他吗有话能不能直说。韩墨硬咬着后牙,这个隔着电话都感觉到一种逼人寒气,他忍了很久,才没有让愤怒完全爆发出来,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后牙,正在发出一连串嘎嘣的脆响。

    “韩墨,我真的很佩服你的胆识。”男人的声音很轻,一如刚才的沉稳和凌冽,“阿曼山脉,干得漂亮。”

    在听到“阿曼山脉”这几个字的时候,韩墨的瞳仁在急剧收紧!他用了很大的力量才定住心神。

    不知过了多久,从电话那一头缓缓说道:“就是那天晚上干掉了赤焰,对吗?”

    大约男人生怕韩墨听不懂e文似的,刻意还说了中文。

    “我是记不清什么赤不赤的了。”顾音在他们手上,但他们真正想要的,恐怕还是自己。

    所以,也就没什么好顾及的了。

    他冷笑着,继续往下说着:“一晚上干死那么多傻b……抱歉,我是实在分不清他们哪个是哪个。”

    即便是隔着电话,以韩墨被龙魂加强过的感知力,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盛怒:“小子,你够胆子,连血色毒蝎都敢挑衅。你放心,除了赤焰之外的弟兄们,现在连老鳄和土蛇的仇我已给你记在账上……”

    韩墨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愤怒,已经怒吼起来:“混蛋,你想说什么?我告诉你,老子跟你卯上了,别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

    “下三滥?我们之间不必提这个词吧,小子?”灰鹰的声音,忽然急转直下。

    “你是想杀了我,替你的兄弟们报仇吧?”韩墨听得出来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但这正是他想要的,“你们这些红蝎子真他吗烂!不是号称世界第七吗,现在绑个女人算什么?有本事出来跟老子单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