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卧底
    ,精彩小说免费!

    沉默点头,欧阳穆缓缓说着:“嗯。猎狼不是叛徒,他是去做卧底的——包括那两个所谓被杀的战友,其实只是配合猎狼演了一出戏。可他还是出事了……”

    说着,欧阳穆把手中的照片递给韩墨:“这是血色毒蝎发回的照片。”

    “你是说?”凝望着照片里几乎被打成碎尸的同胞,韩墨惊呆了,“猎狼是去血色毒蝎做卧底,然后被发现了?”

    张威远沉重地点了点头:“血色毒蝎参与多起针对境外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8成以上的事件都与我国的国际利益有这重要的影响,所以,欧阳才派了猎狼前往血色毒蝎卧底。就在三队前往g国执行维和任务的前后,我们收到了这张照片。”

    “如此说来,血色毒蝎入境报复,还一定要绑架晓,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g国吃了大亏,另一方面,还是针对卧底事件,进行报复?”

    欧阳穆颔首:“聪明。但他们也需要g国研究中心的数据。所以驱从他们入境华夏,最根本上的目的,还是方程式。”

    他们带走了方程式。韩墨心下狂跳,眼神之中的杀气在一点点绽放:“我懂了。”随后,他抱紧了手肘,“一定要拿回方程式。”

    “找回晓还有方程式,我已经派人去做了。你放心,我保证让他们出不了城!”欧阳穆斩钉截铁地说着。

    血色毒蝎,看来我们的仇还真是不死不休啊!我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还跟华夏有过节!

    只是私仇,也足够你们去一个个见阎王,现在连带华夏利益你们都敢侵犯,你们一个个洗洗干净等着被我收拾吧!

    “还有,银狐内部有叛徒,而且那个叛徒,就在三队之内。”欧阳穆回望韩墨越发冷厉的眼神,他继续趁热打铁道,“从g国带回的战友们的身体,都被附近游弋的豺狗损毁严重。经由辽远舰送回来后,为了不刺激烈士亲属,立刻对尸体进行了火化。因此,我们没有进行dna比对。”

    拧眉,韩墨喃喃有词道:“你的意思是,叛徒就在三队之中,而且以假死的方式脱逃了?”

    话刚说完他便神情激动起来:“不可能!三队怎么可能有叛徒?而且那晚我是狙击手,我敢肯定,所有人都登上直升机了。”

    “狂狼,我比你更不希望三队有叛徒。”张威远平静的表情中,带着沉重的痛心,“人虽然我们都火化了,无法进行dna比对……但我们却在尸袋中,发现了这个。”

    透明封口袋中,居然是一搓黄毛。

    颜色是近乎于透明的浅金色,考虑到整个三队都是华夏人,根本不可能有人有这样的发色!

    “我靠。”韩墨简直气炸肺了。

    的确,当时直升机坠毁后,韩墨只是简单搜救有没有幸存者,却并没有,也没时间进行仔细检查啊!

    而且,事后战友们的尸体被带回来,大半都被阿曼森林中的豺狗损毁严重。

    但由于g国条件有限,也是因为身上的铭牌和军服而判断的。

    冷汗顺着后颈就流下来了,这个该死的叛徒,究竟是谁,是谁!?

    坑了去血色毒蝎卧底的猎狼,还害了战友们,现在还当了带路党,带着血色毒蝎侵犯自己的国家,把自己害惨了!

    想到这里,韩墨已经要从军吉普上跳起来了!

    “不仅是血色毒蝎……老子还要杀了这个叛徒!”连他在听到自己的声音之时,都有种濒临发疯的感觉,“畜生,这简直不是人!”

    同样是充满了愤怒的欧阳穆,虽不似韩墨这样爆发出来,目光之中一样遍布仇恨。

    “这已经不是你狂狼一个人的事了。”欧阳穆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这是银狐全体的耻辱,我会亲自解决这件事……现在,你跟我回去。”

    听到这话张威远低沉一笑。

    比之欧阳穆,他对韩墨更加了解额,以浑小子的性格,这种时候让他从“火线”上撤下来,简直比枪毙他还难受百倍!

    “我懂你。”韩墨笑笑,这是这笑,显得无比仇恨,“是想让我活下来,对吗?可我偏偏就不是个苟的人。”

    说着,他半扬脸龇牙:“况且,我也不是什么狂狼了。”

    欧阳穆脸色更加难看:“狂狼,你韩家一门忠烈,你的两位哥哥也先后为国捐躯,我们怎么能……”

    “从前我就说过,我首先是一个华夏人,其次才是韩家的儿子。”话说到这里,韩墨又是哼哼一笑,“不过我这个儿子,被真正承认过吗?”

    眼神和两位首长对峙着,这个还不满20岁的年轻人居然没有败下阵来,凌厉的眼风,却让这两个年纪足以做他父亲的人避开了目光。

    嘟!

    欧阳穆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发出一声连接成功的声音,继而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报告!环城高速公路东南段发现可疑车辆,对方开枪击倒两位交警,冲破路障逃离!”

    欧阳穆刚把对讲机从腰间拽下来,就觉一股夜风灌入军吉普内!

    开车门,纵身一跃下车,沿着停车场的道路狂奔……这一系列的动作,韩墨是在眨眼间完成的。

    欧阳穆对着韩墨远去的背影怒吼:“狂狼你这个混蛋,给我回来!”

    “跑远了。”张威远凝望着那个颀长的身影消失在夜色当中,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领导这么一群刺头,你还真是心累。”

    “这还不是你的错?”欧阳穆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我在南疆养伤养的好好的,非把我号过来干什么?”

    “你还不到50,正是为国效命的时候,养伤的事情,等老掉牙的时候吧。”张威远平静地说着,“有的时候看这些年轻人,感觉真好……那么活力,有冲劲。”

    “得了吧,就算你再年轻个20多岁,也没这小子的拼劲。”欧阳穆撇嘴,“全军谁不知你老狐狸的名号?”

    “你对这小子赞誉很高嘛。”张威远凝视着他,“真打算把他带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