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龙魂的崇拜
    “哦,没什么,就是伤口愈合了是吧?”其实韩墨自己都有点迷糊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没打算跟孙怡媛说实话。

    可韩墨在看孙怡媛的表情之时,却发现少女的表情并不像是因为男友身体痊愈而开心……反而,像是异常惊恐似得。

    “出什么事了?”韩墨满面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怎么他不好吗?”

    “不,不好!”孙怡媛却是慌慌张张伸出一只细腻白皙的小手,死死攥住韩墨,“我也不知道小飞这是怎么了,你快过来看看啊!”

    虽是被她搞得一脸莫名其妙,韩墨却还是由她拉着手走进门去。

    最先进入视线的不是别人,正是徐小飞。

    要知道这小子被血色毒蝎连捅多刀,整个前胸可谓之血肉模糊。就算经过韩墨的缝合治疗,一般人至少也需要静养一个月才能下床……就算带有龙魂的血进入他的身体,让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开始愈合,也不至于像他这样,不到一个小时的短短时间,就能站起来了吧!

    现在,不光能站起来,徐小飞还在到处乱走。

    “这特么……”韩墨嘴里不由嘟囔了一句,但接下来他吃惊了。

    徐小飞脸发黑发紫,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徐小飞的双眼呈死白的颜色,似乎根本不像有意识似得,撑着双手僵硬地在地上走来走去,而且力大无穷,就算几个土著拦腰将他抱住按在床上,他都能马上翻身站起来。

    “韩墨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孙怡媛简直要哭出来了。

    我特么,怎么知道!

    韩墨有点崩溃,不过是给他输了点血,这高中生怎么就疯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韩墨更加无语,徐小飞的脑袋,像个木偶般咔咔转了过来,在看到韩墨的时候,突然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就算镇定如韩墨,这时候也变得有点蒙圈。

    不过作为华夏顶级的特种兵,韩墨立刻就做出了一个相当戒备的姿势,就算疯小子忽然发难,韩墨也有把握将他一招制服。

    但靠近过来的徐小飞并没有做出什么攻击,可一样让韩墨震惊不已。

    在走过来的同时,徐小飞突然一曲单膝,竟低头跪在了韩墨面前!

    “啊?”

    看这动作,像极了中古时代的骑士们,见到了宣誓效忠的主君。连韩墨都有点微微发愣,完全不明白这小子抽了什么疯。

    不知道他嘴里嚷嚷了句什么,他身子一软,突然就栽倒在韩墨脚边。

    尽管不知发生了什么,韩墨还是赶忙伸手将他拦腰抱起。

    身子滚烫的触感让韩墨双眉紧蹙,转脸对孙怡媛道:“你到底有没有给他好好降温?”

    孙怡媛一脸委屈:“当然有!可是……可这高烧不管怎样都降不下来!”

    不安接连从心底升起,韩墨拧眉。

    现在无法对徐小飞的身体进行测试,否则就能知道他是不是也跟菲琳娜一样,直接失去了免疫力。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菲琳娜的身体必然带着一种可以通过血液传

    播而感染的“病毒”!

    这种“病毒”,能够消灭正常人的免疫力,却能够作用他的身体,让他身体产生了这一系列的变化。

    强化,极大的强化。

    他突然想到在阿曼山脉的时候,一记冷枪先是穿透了菲琳娜的身体,随后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当然,这也是小女孩和自己唯一有过的交集。

    对龙魂完全不知情的韩墨,只能做出这样的猜想。

    “原来血色毒蝎要得到的东西……”韩墨震惊地瞪圆了眼睛,不相信似得看自己的双手和身体,“居然……在我身上?”

    …………

    就在一早韩墨挂断苏佩琳电话的时候,国内的时间却是刚刚入夜。

    安排秘书给韩墨打了钱,苏佩琳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

    漫无目的地在办公室走了几圈,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烦躁。

    许久,她还是拨通了张晓的电话。

    “身体好点了?”

    其实苏佩琳是多余一问,她分明知道那天韩墨把张晓从山里接出来的时候,两人都受了伤,而且……韩墨和张晓的血液有过交互,张晓身上的伤全部奇迹似得恢复了。

    “我没事。”电话那边的张晓,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定了一定,苏佩琳还是说道:“晓,我有韩墨的消息了。”

    尽可能地说着平静一些,苏佩琳还是明显地听到电话那头明显倒吸了一口凉气。许久,张晓才是压抑着激动说着:“他在哪儿?”

    分明知道她这是接触过龙魂的人,对龙魂特有的无限崇拜感,苏佩琳还是有些无奈地说着:“j国,数分钟之前我们才通过电话。”

    “居然给你来电话,不给我打?”张晓的声音透着一股醋意,“好啊,既然跑出去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又是无奈地笑了笑,苏佩琳又道:“得了,是谁一直向我打听他的消息?现在有了消息,却又生气了?”

    一阵沉默,张晓又道:“他去j国做什么?”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苏佩琳无奈地说着。不过她很快又道,“我听说你们盛唐集团在j国的红河港口有个项目,你不会打算亲自挂帅去吧?”

    其实张晓在一听到韩墨的消息之后,立刻也是想到了自己的项目——但身为总裁的他,该是坐镇总公司,可她无论如何就是按捺不住去找韩墨的那颗心。

    这种感觉,就像是鱼儿离开水,再也活不了的感觉!

    “暂时还没定下来。”张晓口是心非地说,“总公司没人拿主意也不行……佩琳啊,你知道韩墨的大概位置吗?”

    “给他的是卫星电话,想知道具体位置需要定位。”苏佩琳言简意赅地回答,“我这边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两人寒暄了几句,苏佩琳就挂上了电话。

    这个美丽的女博士,脸上露出了几分狡黠的笑容。

    其实把韩墨的行踪暴露给张晓,她是存着私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