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豪赌
    稍微懂一点人都清楚,抽到的牌越小当然越好。

    像韩墨那种一开始就抽到十三点,除非那张暗牌正好是十一点,不然他多半会输,可是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正好的事呢?

    老派克看了一眼自己的暗牌并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只是把手中一张面值100元的美刀丢到了桌子上,接着拿起牌堆中最上面的一张牌。

    看着这张刀币,土著们发出一阵低呼声。

    毕竟,在这偏僻荒凉的小山村,100美刀可算是巨款了,足够任何普通家庭过上一两个月的富足日子了。

    “敞亮!”韩墨看到老派克这么做,也愉悦地笑了笑,随意的抓出一大把硬币丢到了桌子上,然后也同样拿起最上面的牌。

    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不断拿牌桌子上的美刀面值也越来越大,看的周围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只不过,这种不一样的眼神却又区别。

    他们看老派克的时候,眼中都带着崇拜和信赖,这个孤僻的老头在他们眼中就是赌神,绝对不会输的。

    反观韩墨就不一样了,这个年轻人虽表情笃定,可是在周围人眼中却是很勉强。

    第一张牌就是十三点,又接连拿了四张牌,此时恐怕早已经输了。

    就在老派克拿过第五张牌的时候,他看了看韩墨,直接丢出了一摞美刀,大略数了数应该足有5000!

    这个举动再次惹得人们一阵惊呼,5000,那是美刀啊!在这个山村里,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这下,这个东方人应该会认输吧?虽然他也已经压了不少钱了,不过现在认输还不至于输的太惨。

    然而,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韩墨只是抬手抓了抓下巴,然后把面前所有刚刚硬来的刀币都推了过去,又打开自己手机亮了下自己银行里的存款,然后把手机放在了硬币上面。

    他这个举动很明显,全部身家赌这一场。

    疯子!

    这个疯子!

    在场所有人一时间只剩下这个念头,必输无疑还这么投注。

    这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能力虽强长得帅怎么脑子就这么不好使?

    老派克见到韩墨这种表情显然也有些意外,按他的想法,这个年轻人应该认输才对的,毕竟那么不利。

    但吃惊虽吃惊,他还是见过大场面的,当年在l城赌场输得卖肾卖身的人都有的是。

    他撩起眼皮扫了韩墨一眼,见到对方的表情依然十分笃定看不出半分惊慌,心中又不禁狐疑:这人难不成有必胜的把握?

    然而,想到自己的牌,他却又安下心来,接着慢慢的翻开自己面前的牌,他再次看向韩墨。

    周围的人见到老派克的牌再次发出一阵惊呼,二十点!

    老派克已经无限的接近二十一点了,此时众人看向韩墨的眼神再次带着惋惜,除非他的牌正好是二十一点,不然今天势必要倾家荡产了。

    韩墨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忽然伸手扣在了自己面前那张暗牌之上。

    老派克面带惊讶,倏然抬头一脸震惊地看这个满面邪笑的年轻人。

    “你们呐,还是不太了解我这个人。”韩墨一手死死按在那张牌上,环顾着老派克,还有围在周围的吃惊人们,继续平静地往下说着,“我这个人嘛,上了赌桌就脑子热,经常干些让人后悔的事。”

    这话说的,是把所有的钱押上去是后悔了,打算把赌资撤回来了吗?

    不过也难怪,玩21点谁是老派克的对手呢?这个华夏来的年轻人,这下不仅把一切赢的钱都要赔进去,恐怕连全副家当都要没了!

    “我说你干什么要这样冲动。”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民兵队长卡洛斯,还是忍不住从围观的人群里挤了出来,“老派克,我看这一把还是别赌了吧?你俩各自拿回钱去吧!”

    就是这么话说的,早晨的时候要不是这个年轻人出手,现在村子都要被血色毒蝎占领了,还能闲情逸致地在这里跳舞喝酒,赌钱聊天吗?

    小命都要没了!怎么好意思去赢救命恩人的钱呢?

    人们都有些不忍心年轻人把所有的家当都赔进去,开始纷纷劝老派克还是别赌了。

    这个独眼的老头听了大家的劝,满面的笑容却是划过一丝残忍:“好啊,既然大家都让我放过你,我也不好拂了大家的面子!这些钱你都可以拿回去,只要你肯跪下来替我把皮鞋擦干净就行了!”

    说着,撩起裤子一角,把全是泥的一双破旧皮鞋伸过去:这是一双老式的意国皮鞋,至少有5年,甚至是10年的“历史”了!

    既然穿得起如此名贵的皮鞋,老头当初也有过一段相当风光的岁月,但由于烂赌,别说家资,老婆孩子也对他无法忍受,纷纷离开了他,连眼珠都拿去赌掉了。

    回到山村的他哪里能接受劳动,贫穷和破败的生活让他更是向往从前的豪华生活……但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

    极大的心理落差,让他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找回自尊的机会,包括从这个救过所有人命的年轻人身上找!

    你不是厉害吗?

    不是能把血色毒蝎都打跑了吗?

    可是到了赌桌上,你还是得认怂!

    因为在赌桌上,只有我才是真正的王者!

    回望着几乎要燃烧起来的目光,韩墨冷毅地垂下眼睑,破旧的皮鞋上面沾满了黄泥,就算隔着这样的距离,以韩墨被强化过的嗅觉,也能闻到一股股的脚臭。

    “让我给你擦鞋?”手还按在那张暗牌上,韩墨脸上冷笑更甚,“好啊!既然要加码,你自己也要跟,说说看你这烂命一条,还有什么可加的?”

    老派克抬起近乎于疯狂的脸,露出了狰狞的表情。这个年轻人还有什么花招可耍?难不成还会翻盘吗?

    正是火冒三丈地跳起来,韩墨却忽然冷笑一声,猛地抓起扣在手下的那张暗牌,狠狠甩在了桌子上,并抬起一只手,用食指指着对方的鼻子!

    “老东西,可惜你全身上下,连一件我想要的东西都没有!”韩墨满面鄙夷,“真让人看不起!”

    亮出的暗牌,是一张耀眼的红桃a。

    21点。

    号称永不会输的老派克,惨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