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驯兽
    ,!

    “公猴子”这个称谓,已经在最大程度上激怒了这个来自r国的雇佣兵。

    从来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就算从前的兵团长都不敢!

    这一拳出手,约瑟夫就是用上了全力。他可是能徒手打死熊的男人,教训这么个华夏来的臭小子还不是轻松愉快?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这个r国佬震惊了。

    韩墨非但没有避开这一拳,反而硬生生的受了这拳。

    力道足以同时打断普通人三条肋骨的一拳,却在殴上韩墨身体的时候,却想打在铁壁之上,疼得约瑟夫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这……难道是穿什么甲衣了?

    不等约瑟夫回过神,韩墨却发出一声彻骨寒冷的笑,悚然出拳照着这个r国人就打过去!

    约瑟夫显然没想到韩墨会突然出手,一击之下胸口简直像被冲过来的卡车击中,顿时倒退了几步,要不是身旁的手下扶住,只怕已像个布袋一般飞起了。

    这个华夏人好大的力气!

    瞪圆双眼,他恶狠狠地挣脱手下的手臂,呲了一下被土烟熏黄的牙:“怎么华夏人?想在女人面前逞能?”

    力气大,不一定真的能打。看着拳路直截了当,没什么套路可言,自己可是狂狼兵团的格斗天王,轮套路,自己绝对算得上世界数的来的人物。

    小子,你找死!

    “逞能?”韩墨咧嘴一笑,对着约瑟夫晃了晃拳头,“老子这叫耍猴!”

    他的话丝毫没有任何掩饰,熟悉中文的约瑟夫自然明白,韩墨是在骂他。

    其实他也早看韩墨不顺眼了,不然也不会对林柔那么得寸进尺,雇佣兵的世界就像个丛林,也同样遵循着丛林的法则。

    适者生存。

    最美的女人要给强的男人……这个地方也是他们狂狼兵团的地盘!

    要么服,要么滚!

    “华夏人!”络腮胡子拿出自己的“疯狗”军刃在韩墨眼前晃,接着在地上画了个圈,最后把匕首狠狠的插在圆圈的边缘,“我要挑战你!输了的就滚出这里!”

    他所谓的挑战就是肉搏,很简单很原始,但是更直接。

    而他的搏斗规则更加直接,圆圈之内就是擂台,搏斗的二人光着脚,刀刃就是界限,脚后跟对着刀刃,只要搏斗中的人稍微退上一步,脚就有可能撞到锋利的刀刃被割的血肉模糊。

    指着圈子,他抬起自己满是胡子的下巴:“脚避开刀刃,或者退出圈子就算输。”

    一直没有说话的徐淼拖撰墨:“浑小子你别发疯!你知道他是谁么?”

    约瑟夫以为这小子的同伴是害怕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徐淼的真正os是:草,万一把这死胖子打坏了,会让我们赔汤药费的!

    交战国的医药多贵,我们才刚挣了5万美刀,才不要分给这种人。

    “老子,管他是谁。”面对这种直接的挑战,韩墨笑容越发邪。

    他盯着约瑟夫,双眼微微眯起,再睁开的时候,眼中竟然带着两道精光,充满野性和浓浓的杀气。

    热血的近身搏斗。

    自从离开银狐以后,他好久没这么兴奋了。

    好玩,是娱乐的时候了!

    从后腰拔出韩辰留给他的啸牙,他面带冷笑的在络腮胡子面前晃了晃,也插在了圈子的边缘。

    凝视着韩墨的双眼,约瑟夫不禁怔住了。

    这种淡漠生死的眼神,只有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才有——到底要杀多少人,才有这种漠视一切的孤高眼神?

    他原本想用肉搏的方式震慑韩墨,让对方知难而退,可是却没想到韩墨比他还疯狂,然而疯狂的行为之下那双眼睛却异常的冰冷。

    也正是这种冰冷,竟然让他一时间有种想下跪的冲动,似乎面对的不是个又矮又弱的华夏人,而是高高在上的皇。

    周围的雇佣兵们自然不知道络腮胡子的感觉,他们见到有热闹看顿时兴奋的起来。

    “这个东方人疯了吗?巨熊可没输过!”

    “嗨,老大,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巨熊战无不胜,华夏狗滚出去!”

    一时间,叫嚷声响成了一片,没人看好韩墨,毕竟巨熊的实力摆在那里。

    当雇佣兵的因为怕家人被报复,基本没人会用真名字,都是起了个代号,而这种代号都是队友根据其特点起的——除了私底下“猴子”的外号,就是巨熊了。

    约瑟夫能得到巨熊这个代号,其力量可见一般。

    听着周围人的叫喊巨熊的信心也慢慢回来了,他暗自嘲笑自己是疯了吧,刚才竟然想给这个华夏小子下跪,那种眼神也是一种心理战吧!?

    这小子也不过如此了。

    捏了捏拳头,战斗民族的热血也因此爆发了起来。他脱掉上衣狠狠的摔在地上,露出衣服下满是伤疤的上半身,接着又蹬掉了鞋子走圈中。

    韩墨自然也不会示弱,他咧嘴笑了笑,同样蹬掉了鞋子,脱下了上衣,走进圈子。上衣之下他身上的伤痕并不比巨熊的少,然而这却是属于军人的荣耀。

    只有林柔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瞪着大眼睛看着韩墨,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第一次见面,对自己还颇有点轻浮之意的男人,居然会为她出头,这让身在异国他乡的她感到一丝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这个疯货。”徐淼鄙视的看着韩墨哼了一声,接着很贴心的把林柔拉到了身边,“妹子,离远点当心溅到血。”

    林柔听到徐淼的话这才回归神来,担忧的问道:“他……他不会有事吧?”

    巨熊很厉害,上个月她亲眼看到那人徒手把一头獒犬的脑袋拧了下来,那个场面害的她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噗噗……当然会有事。”徐淼无所谓的笑着,“不过不是韩墨,是那个r国佬。”话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对林柔道,“哎,我说你们老板会负责r国佬的医药费吧?我们可没钱啊。”

    这个死抠门!

    “放心吧,韩墨很厉害的。”段辰也笃定的笑了笑,安抚林柔。别人不知道韩墨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不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