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实力碾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打死你,那我不赔钱赔更多了?”韩墨邪气的笑了笑,然后盯着他的下半身,“老子只想让你哪里惹祸哪里还。”

    但凡是个男人都明白韩墨的意思,一时间约瑟夫的脸气的通红,这种羞辱比杀了他还严重。

    下一秒,他再次怒吼一声,大步夸到韩墨身前,抬脚对着韩墨踹了过去。

    其实韩墨并不是个得理不饶的人,更明白“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

    只不过这群r国佬太过分,欺负女人不说,还是华夏的女人;而且这货下手不是一般的重,根本就是打算把人往残废打。

    这些都彻底触动了他的底线,一定要想办法震慑住这群亡命徒。

    不过接下来的情景已经还不能被称为格斗了,只能说是单方面的虐待。

    约瑟夫用尽办法始终伤不到韩墨分毫,反倒是他自己越打越胆怯,似乎韩墨身上有种无形的,高高在上的压力,始终压制着他,让他只是想匍匐于这人脚下。

    韩墨全程没有用任何花样的招式,一拳一脚都是硬碰硬的对抗,然而就是这种硬碰硬彻底打散了约瑟夫的信心,也彻底震撼了r国雇佣兵们。

    对于这些强悍的战斗民族,这种直截了当的近身肉搏是最常见的,可是,这重彻底的,强悍的力量,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

    最终,在“咣”的一声巨响之后。

    约瑟夫被韩墨踹出了圈子,而这个过程从韩墨开始攻击开始,持续了不到三分钟。

    看着整个人就好像没有骨头一般瘫软在地上的约瑟夫,所有雇佣兵们看韩墨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还是人吗?

    竟然这么轻松的解决了约瑟夫,要知道这可是他们雇佣兵团的二号人物,人称冰原巨熊的约瑟夫啊!

    一时间,整个操场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来自神秘东方的年轻男人。

    韩墨却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他只是弯下腰拔出韩辰留给自己的啸牙军刀,然后捡起鞋子和衣服走向徐淼等人。

    在走到林柔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抬手指了指这个柔弱的姑娘,然后用标准的r国语道:“以后谁也不许再骚扰她,不然……”

    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冷冷的扫视了周围一圈,然后抬起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毫无疑问,这是“干掉你们”的意思!

    逆光之下,这个高大身影的男人,让所有人产生了一种莫名想要跪倒下去的压迫感。

    这是属于逆天神皇至高无上。

    …………

    替自己出头,还以那么man的方式终结这些色狼未来可能的骚扰,林柔对韩墨的态度简直是180°的大转弯。

    “现在我们房间有些紧张,三位只能暂时挤在这一间房里了。”说着,林柔脸上多少有些感激之意,“韩先生,今天谢谢你为我出头……别的我也帮不上忙,我只能向几位保证,会尽快为大家安排房间,而且吃穿用度都会提供最好的!”

    看着大美人的样子,韩墨呲牙笑笑:“这些都是小事,美女你还是来点实际的——譬如,嘿嘿,亲我一口?”

    谁能想到这么一张清俊的脸居然又说出这么不正经的话来,段辰颇有点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心说:刚对他有点好感,这货却生生把这点好感又糟蹋掉了!

    连很了解他的徐淼都在撇嘴:浑小子又膨胀了。

    可让两人大感意外的是,林柔居然一点都没生气,反而转脸对韩墨笑了笑:“亲你一下倒不是事,你对我付得起责任吗?”

    “负啊,就看你敢不敢亲了。”这种时候怎么少得了韩三少的挤眉弄眼?不过林柔却只是一笑,转身就走出房间了。

    见状,徐淼不由撇嘴:“我靠,这都行?就是打了场架,然后就收了?难怪迟夏能上了你这种人的当!”

    呸,**!

    “喂,不带打击面这么广的。”韩墨叉腰,“好好说话,什么叫迟夏上了我的当?”

    “我说什么你心里有数。”徐淼翻翻白眼,脸上全是鄙夷。

    段辰有点懵。

    不过他大抵是听过银狐六队有个大名鼎鼎的网络安全员,是现任银狐执剑人的小女儿。

    在她17岁的时候,就被特招进银狐……据说这世界上还没有她黑不了的网络后台,连m国多角大楼的军方信息都被她溜了一圈。

    现在听两人的对话,看来这个欧阳迟夏跟这俩家伙,关系还是有点微妙啊!

    “我累了,一路可把我折腾惨了!”轮斗嘴,徐淼不是韩墨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败下阵来,他有点郁闷地伸了个懒腰,转身进独立浴室里洗澡。

    说真的,能够洗个澡然后睡在舒服的床上,在这个到处战火的j国可以说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被子刚盖到身上还没来得及躺下,韩墨上手就把他被子掀了,然后骂道:“喂,有话说清楚再睡!你把我和辰哥骗来这地方,总有点说法吧?我看这鬼地方阴阳怪气的。”

    徐淼眼珠一转:“你三水哥哥从红河港跑来救你,草,一路几百公里啊,有什么明儿再说吧!”

    韩墨哪里肯依他,见徐淼言语之中颇有闪避之意,马上把拳头扬了起来:“信不信我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我靠,你这人是属狗的吗,脸子说翻就翻?”刚才跟r国的那个约瑟夫打架,徐淼对他的本事有了新的认识,这样的拳头打在身上,可不是好玩的。

    当下脸一黑,唉声叹气坐起来:“其实……在j国,我一直想弄个雇佣兵团出来的。”

    嗯?

    “为毛?”韩墨有点吃惊,“哦,原来你在红河港攒钱,是存着这个心思?”

    突入起来的交底,让韩墨局促。

    出发前,韩墨曾单独见过张威远。他曾告诉自己,猎狼到j国,并非独自行动——同行者之一,就是徐淼!

    所以,韩墨才震惊地了解到,徐淼留在j国,是存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站在一旁的段辰凝望这两人,不由开口道:“组建雇佣兵团做什么?”

    “血色毒蝎。”盘腿坐在床上的徐淼,忽然搓了搓手说道,“我要建一个兵团,跟血色毒蝎,对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