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接阴人
    我是个接阴人。

    可能大家压根没听过,这是个什么职业。

    说到接生婆大家都知道,给孕妇接生小孩的,我们接阴人其实也差不多,不过我们接生的不是活人,而是死人。

    如果有孕妇死于非命,这样的人,是无法投胎的。

    因为她们是一尸两命,肚子里面带着个死孩子,孩子未曾出生,阴间没有记录,属于无名鬼,孩子无法进阴间,阴差也不会接引。

    死女人却不会丢下自己的孩子,独自去投胎。

    所以,往往出现孕妇意外身亡,无论是不是被人所害,还是病逝,几乎都会闹鬼。

    并且,这种母子怨鬼,基本上都会很凶,一定会害死人。

    虽然说现在不再迷信,推崇火葬,但是火葬场,也都不会敢烧这样的尸体的。

    接阴人一脉单传,我没读什么书,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跟着我爸,走夜路,扛棺材,接阴生。

    干这行,八字要硬,我爸算准了日子,让我妈怀上我,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因为八字太硬,克死了我妈。

    我爸也在那天出了事儿,他在给别人接生,结果死尸吐了口阴气,喷的他瞎掉了一只眼睛。

    我没有经历过别人有的父慈母爱,有意识开始,陪着我的就是一些小陶人。

    这些陶人,都是我爸出去接生之后,在事主家里面取得泥,混了陶土烧成的。

    陶人里面,装着都是死孩子的骨灰和魂魄……

    从小耳濡目染的见鬼,混着鬼长大……所以我不怕鬼。

    我有些恨我爸,因为我偶尔看见村里面的孩子,有妈妈抱着,被欺负了有爸妈去找回来场子。

    我很羡慕,可我爸只会每天搅拌陶土,不去给死人接生……就是躺在家里面喝酒。

    村里面的人,都害怕他,同样也害怕我……

    就算是大白天,我们走在路上,村民都会避而远之。

    有一次,我爸喝醉了,他和我说:“闫明,就算你恨死了你老子,可这是你的命!你做了闫家人,就要把这个担子扛下去,等到你四十岁了,把担子给你儿子,你就能跑脱了。”

    我当时没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当是他发酒疯……

    把他劝进去房间里面睡觉之后,我也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大被蒙过头,直接就睡了过去。

    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砰砰砰的砸门声惊醒的。

    去开了门之后,屋子外面站着个穿着大黑袄子,带着个狗皮帽子的老男人,他脸都被冻得通红了,一边喘着白气儿,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和我说道:“闫老哥在吗?”

    我点了点头,把他让进来了屋子,先给他倒了杯水,就在堂屋里面喊我爸。

    同时我问这个老男人有啥事儿?

    他脸上一副焦急的模样,说让我叫他老谢就好,他家儿媳妇,去村头买菜的时候失足,掉进河里面溺死了,大清早刚发现的,他儿媳妇怀孕八个月了,眼看都快要临盆了,这下子一尸两命。

    村里面的人都让他赶紧来找闫阴婆,把孩子给接出来,不然到时候闹起来鬼,把他一家子的命都搭进去。

    他又说他是从隔壁谢家地来的,他儿子开了车,就在村口等着我们,我家在小路里面,车开不进来。没法到门口接。

    我大致已经明白了起末,老谢一直焦急的看里屋,说是不是我来的太早,闫阴婆还没醒过来?

    我和他说我爸昨晚喝了酒,让他再等等,我去叫。

    他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走,我快步的进了里屋,一边推门,我又喊了声爸。

    结果让我愣住了的是,我推开了门之后,里屋的床上整整齐齐的放着接生用的一应物事,一个黑皮箱子,里面装着工具,一套黑猫皮做的衣服。

    可我爸……却不在……

    我心里面登时就不安了起来,拿出来手机,给我爸打电话,结果打过去一直都是关机了……

    莫名的我想到了昨天晚上他说的那些话……

    这是我爸的辞行?

    就在这个时候,老谢也进里屋了,他当时脸色都煞白了,说:“闫老哥不在吗?这可咋办啊,完了,完了……”

    他说完之后,就扑腾一下瘫坐在了地上,不停的说完了两个字。

    我回过神来,先把老谢扶了起来,说让他先别急,我跟他走一趟。

    他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得,哆嗦的说:“小兄弟,您是闫老哥儿子,肯定跟着老哥学到了几手本事,要不你帮我走一趟?”

    我急忙摆头说不行,看得多了我知道接阴里面忌讳颇多,不是我这种毛头小子能碰的。

    老谢一下子就急了,直往下跪,“小兄弟,你就当发发善心帮帮我们吧,不然我们一家人就完了啊,这样,你开个数,管多少钱都行!”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我赶紧扶住他,老跪小,要折寿的,看他模样我只好说先去他家里面看看。人刚死,应该没那么麻烦。

    说完之后,我就提了黑皮箱,一手把猫皮衣服夹进了腋窝里头,示意他跟着我出门。

    老谢带着我到了村口,果然那里停着辆黑色suv。

    村里面有车的,还是比较扎眼的,走到车边之后,车座上面坐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他眼睛都是红肿的,整个人表现一副有些崩溃的模样。

    老谢催促他儿子开车,他儿子一副警惕的样子看着我,说闫阴婆怎么是个男人?

    老谢一边和我告罪,一边去骂他儿子,说闫阴婆不在家,这是闫阴婆儿子!人家要不跟着我们来,你那个死老婆把我们全家都要害了!

    我大概也明白,他为什么这幅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