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巴掌印
    我的头皮顿时就炸了起来!

    可我却不敢回头了,强烈的恐惧附上心头,这怎么可能?这女人之前诈尸是活尸,怎么可能魂魄又变成鬼到了我家?

    而且我家里面有不少制鬼,制尸的东西,怎么对她不管用?

    耳边不停的吹着凉气,她声音冰冷的说道:“你不敢回头看我对吗?害死了我的孩子,连他的魂魄都不愿意还给我!你该死!”

    我猛的往前扑去,直接就从床上摔了下去。手直接接触地面那瞬间,不只是冰凉,那种剧痛让我觉得骨头都断了似得。

    闷哼了一声,我连滚带爬的往门口冲。

    猛的一下撞开了门,进了堂屋。

    顿时眼前一片光亮,堂屋里面有灯光?我吃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却看见面前站着那个女人,她一脸愕然的看着我说:“你也不用跪在地上迎接我吧?我可没打算进你屋子,有几句话就这里说就行了。”

    我根本就没理会她,惊慌的冲到了堂屋一侧,直接从墙上抓下来了一把桃木剑,迅速的冲回了我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面早已恢复了灯光,我的床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的东西……

    我惊疑的在屋子里面寻找,时不时挥动一下手中的桃木剑……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那女人走到门口,她喂了一声说:“哎,你怎么了?发什么神经呢,你家里面怎么可能有鬼?”

    我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她,说了句能不能别一直说话,有鬼没鬼我自己看不见吗?

    她一脸惊愕的看着我,整个人呆住了。

    我没理会她,把屋子里面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让我额头上冷汗直冒的是,我真的什么都没发现……

    最关键的是,我家里面其实处处都是符纸,还有我爸找人做过阵,墙角的朱砂,窗口的红线都没有断,按照道理来说,不可能有鬼进来过……

    难道,刚才我幻觉了?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已经走到我屋子里面了,她到了我面前之后,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样,接着一脚就踩在了我的脚背上。

    我吃痛的哎哟了一声,吼着说了句你疯了啊。

    她气着又踩了我一脚,声音明显气的发抖的说:”你才疯了,你敢让我闭嘴,我踩死你!“

    说完之后,她又朝着我脚上踩过来,我赶紧闪开,接着我也稍微清醒点儿了,反应过来刚才说话太重了,她的表现却也没让我那么反感了,完全就是一个被气坏了的小女生的模样。

    我哭笑不得的说:”我错了行吧,刚才有东西趴到我的背上,可她现在不见了。“

    面前的女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说道:“不可能的,你是被吓傻了?你家里面绝对进不来鬼。”

    我也拿不定注意了,刚才真的是幻觉吗?

    就在这时,那女人走到了我的身边,她突然手就往我脸上放过来。

    我吓了一跳要躲开,可她的动作很快,直接手指和大拇指都按在了我的眼皮上面,接着声音很凝重的说了句你别动。

    一股淡淡的香气钻进鼻翼之中,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吞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干哑的说:“你做什么?”

    她声音很轻的说:“我看你身上有没有沾着什么不该沾着的东西。”

    说完之后,我才看见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问她怎么了?

    她松开手,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我从你眼睛里面看见了一个抱着死婴儿的女人,你招惹出来的东西,是母子煞?”

    我点了点头。

    她却摇了摇头,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了说:“不是简单的母子煞,你怎么招惹出来的?你才干这行吗?你爸走了才一天不到吧?”

    我顿时就觉得面红耳赤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了。

    半晌之后我才憋着一口气说了在谢家地的经过,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听完了之后,吐了口气,说了句:“我明天跟你一起走一趟,帮帮你,要不然你的命就丢了,到时候你要跟着我走才行。”

    我问她到底是谁,和我爸是什么关系,她又对我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说:“不想告诉你。”

    说完以后,她就转身往我屋子外面走去了。

    我喂了一声,说:“那你总该说名字吧,我也不能一直对你喂啊。”

    她没有停顿,说了句:“我叫严冰,对了,你家进不来鬼,你看到的听到的,是因为你身上沾着死女人的怨气,她还在谢家地呢。”

    啪嗒一声门响,屋子关闭了。

    我重新躺在了床上,桃木剑就放在床头,睁着眼睛看着房梁的位置,我稍微松了口气。

    今天白天接生,晚上这档子事儿,长时间的精神紧张已经让我身体不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