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压魂
    严冰的声音让我心里面一慌,可是这一切只是瞬间,我已经动了手!

    死女人就在眼前,我打中了她!她就完了!到时候剩一个鬼婴儿就不足为虑!

    所以我不但没有停下来,反倒是更加用力了一些,手直接伸出去了门外,铁定也直接拍中了死女人的眉心!

    她惨叫了一声,可这个叫声,却让我面色变了,因为这是个男人的!而面前的死女人,顿时模样变了,变成了一个双眼发灰的男人。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他就完全消失没了影子。

    钉子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却不再漆黑,而是瞬间长满了铁锈,变得发白。

    我死死的盯着铁钉,然后嘴巴哆嗦的看着院子外面。

    在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一个鬼都没了……

    夜色已经没那么阴暗,反倒是月光洒落了下来,地面也带上了一些凄厉的白。

    严冰快步走到我身边,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声音格外难听的说:“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我喊了你住手!这么重要的利器,你就拿来杀一个灰心鬼?”

    我死死的咬着唇回过头,说:“我刚才看见的是那个死女人。”

    严冰的表情也是发白的,她手松了一点儿,声音无力的说:“鬼遮眼,又是鬼遮眼。”

    我没说话,拿出来了怀中的陶人,手间粗糙的触感,让我清醒了很多。

    我声音沙哑的说:“我错估了那个死女人的本事,她自己不出来,却能让别的很多鬼出来,刚才还有两个黑瞳的鬼,她怎么能那么凶?”

    严冰声音也很不自然,说:“活尸按照道理,不应该这么凶的,那个鬼婴儿应该会有些麻烦,可是今晚明显它只是对你使了一下鬼遮眼,我之前只是吓吓你,说女人哭你叫我救命。那个死女人根本不应该能哭出来才对。可现在……今天差一点儿你就死了,都是她的手段。”

    我不自然的说:“鬼如果哭了,就是莫大冤屈和怨气,是恶鬼,那这个活尸哭了,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严冰惊愕的看着我说:“你难道不知道尸哭么?”

    我摇了摇头。

    严冰有些不相信的表情,接着她说道:“尸体全都僵硬了,哭不出来的,可活尸锁死了魂魄,所以人应该死了消散的七魄也没消散,她要是怨气足够冲破身体束缚哭出来了,周围的阴气都会被调动,恐怕我们出不去了。”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让严冰说清楚,什么叫出不去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严冰指了指我的手腕,说你看现在几点钟。

    我低头看了一眼,说九点半。

    严冰却说道:“睡一觉,至少今晚不会有事儿,你睡醒了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严冰说完了以后,直接就回了我爸的房间,我一头雾水跟上去,门砰的一下关了。我差点儿撞了头,伸手去开门,却已经上了锁。

    我喊了严冰两声,让她不要卖关子,结果也没回音了。

    我心里面烦躁,猛的一脚踹在了门上,门是一声闷响,我脚趾头跟断了似得,疼得我也闷哼了一声。

    屋子里面传来一声嘲讽的笑,说:“没脑子。”

    我气急,不过张口,却也哑口无言没说话了。

    回头看了一眼堂屋外面,地上的铁钉。

    铁钉总共就七颗,我这就已经用了两个,不但没碰到正主,杀的还是无关紧要的鬼……

    严冰话只是说了一半,我也不知道别的,只能去收拾了屋子地面的血,又重新再贴了几次符纂,把破坏掉的阵补了回去。

    最后我才躺在床上。

    手里面拿着陶人,我皱着眉头,心里面乱糟糟的。

    死女人这么凶,这件事情麻烦大了……还有地窖里面的陶人也没了,这也很棘手,我开始烦闷,我爸就这么甩手走人,这是要闫家断后了……我真有种自己会死的感觉。

    越想越觉得自己无力,没敢再想下去,把陶人放在身侧,我也闭上了眼睛。

    很快我就陷入了睡梦之中,最开始睡得还安稳,之后就开始做梦,梦到自己的身上有一个东西压着。

    我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醒过来,可是意识清醒了,却无法起身,也无法睁眼。

    最后我挣扎到了极点,猛的坐起来了身体,睁开了眼睛,屋子里面却是黑漆漆的,没什么光。

    面前多出一个阴暗的影子压了上来,我心头大惊,想要推开他并且翻身下床。可是我根本就推不动,他直接死死的就压在了我的身上,并且那股大力直接就让我倒了下去,而且眼睛也像是被人硬拽着闭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