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阴车
    我心中顿时一凛,那个鬼果然跟过来了,而且就藏在我们脚下。

    我不动声色的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外套给王允披上,手伸到衣服衣服里捏住了铁钉。

    这个时候车忽然颠簸了一下,我猛地抬起头,发现周围不知道怎么黑了。

    转过头看鬼叔,他对着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指了指身后。

    我疑惑的往身后一瞅,连忙把头转回来,攥着铁钉的手更紧了。

    我重新看向鬼叔,他指了指车门,用口型和我说下车。

    我转头看了一眼王允,她披上衣服已经睡着了,身子还在抖。

    车内的气温已经很低了,除了我们之外,所有的乘客都低垂着头,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也不动。

    这个车子里全都是死人!

    想明白此处,我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同时喊醒了王允。

    她茫然的睁开眼睛,我见她要说话,连忙把她的嘴捂上:“嘘!”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出于对我的信任,还是点了点头。

    我没有立刻松开手,用眼神示意她朝着周围看一看。

    王允疑惑的转头,眼神忽然变得惊恐,差点就叫出声。

    我用力的捂住她的嘴,一股剧痛从手掌传来,她竟然能直接咬住。

    我疼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鬼叔还一直在催促我,让我快一点,实在不行就把王允扔在这里。

    我瞪了他一眼,现在也不好说什么,眼看着就要到了站点,我贴在王允耳边快速和她说了现在的情况。

    “一会儿我让你跑,你就下车,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也别回头,别停下,听到没!”我把狗皮衣服帮王允穿上,嘱咐她。

    王允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咬着下唇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时,车嘎吱一声,停在了路边。

    “跑!”我站起来拉起王允,用力推了一把。

    顿时车上所有的人都抬起头,目光死死的盯着我,有几个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刚准备跑,王允忽然惊叫一声,直接朝着地上摔下去。

    前路被阻,后面的鬼也围了上来。鬼叔骂了一声,说上辈子欠我的,让我赶紧拉着王允跑,他断后。

    我心中感激,从背包里拿出去桃木剑斩向抓住王允脚踝的手,刺啦一声,那双手上冒起一阵白烟收了回去。

    王允已经下了车,我转头看鬼叔,他急匆匆的跑到车门口:“赶紧走!”

    我们二人下车后,车门嘎吱一声关上,那些鬼趴在车窗上,死鱼眼睛瞪着我们,看的我一阵头皮发麻。

    汽车启动,这时我才发现汽车和我们上车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车身破破烂烂的,很多地方都生了铁锈,最重要的是轮胎是瘪的!

    这样的车不可能运营,更不要说能卖到票了,我转过头盯着鬼叔,让他给我一个解释。

    鬼叔皱着眉头,说了声他也不知道,票是从黄牛手里买的,图便宜。

    我问他那个黄牛在哪,鬼叔嘿了一声:“你看看我们现在在哪,再不走今晚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转过头,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坟头,举目看过去,这里竟然是一个坟地。

    鬼叔说肯定是有人想要害我们,刚刚那辆车是接死人的,他上车就发现端倪,所以把我们的阳气盖过去,这才没被发现。

    后来我和王允喊的那一声,这才惊动车上的鬼,让我们陷入危险的境地。

    我盯着鬼叔的眼睛,他丝毫无惧和我对视。

    “我们要回县里!”

    鬼叔点头,说他正好也要去正找那个黄牛算账。阴车不可能售票,活人也上不去,我们是被阴了。

    辨别了一下方向,鬼叔说我们朝着北走,就自顾自的在前面引路。

    走了没多远,我们看到一个村子。王叔说阴车走的不是阳间路,我们距离县里不算近,今晚是到不了,先在村子里找一个落脚地。

    村子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大多数都是老人。在踏入村子的时候,一股阴冷的感觉入体,湿湿黏黏的,就像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我张口:“我们再往前走走吧,这个村子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鬼叔却说不用,这个村子只是阴气重了点,晚上小心点就行。这附近都是坟地,要是我们继续走,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

    想了想,觉得鬼叔说的有道理,也就留下了。

    村长是一个老头,八十多岁,拄着一根拐杖,让我们住在村头的一间空房子里。

    推开门,一股霉味扑面而来,直呛鼻子。房子共有三个房间,正好一人一间,检查了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这才把东西放下准备休息。

    把窗户打开,冷空气进入房间,那种烦闷的感觉总算舒缓了一些。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地上还有一个火盆,里面是半盆灰。我用手指捻了下,应该是纸灰,难道有人在这间房子里烧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