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再探十里坟
    王允呆呆的看着我,没有动,反而更后退了一步,身子一直在抖。

    我见王允没有反应,又加大声音喊了句:“王允,快帮我解开!”

    王允不断的摇头:“严冰姐说……”

    “你再等会儿严冰就死了!”我声色俱厉,把王允吓了一跳,眼眶一红,险些就要哭出来。

    我没办法,只能捺住性子,轻声道:“王允,我现在是清醒的,地窖里有东西跑出来了,严冰一个人对付不了。”

    好说好劝,王允终于相信我是清醒的,帮我解开了绳子。

    我连忙从屋子里跑出去,背包就放在桌子上,却不见严冰。我爸屋子的房门上沾着一层很厚的血污,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地面上还用柴火灰围了一个圈,防止脏东西从里面走出来。

    “严冰呢?”我转头问王允。

    王允摇头,紧咬着嘴唇,瞪大眼睛看着我,显然是被我的样子吓坏了。

    我翻找背包,桃木剑不见了,剩下的两个用黑狗血浸染的铁钉也不见了,黑猫皮衣服也不见了。

    “严冰能去哪里?”

    我心急如焚,她虽说有些对付脏东西的手段,可如今村子已经成了**,她一个人又怎么能对付的?

    对开门,一股寒意铺面而来,大片雪花被风吹到屋子里,打在脸上好像刀割一样。

    “下雪了?”

    顺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地面上有着一排浅浅的脚印,马上就要被风雪掩盖住。

    我心中一喜,顺着脚印就能找到严冰了,连忙回屋披了一件厚衣服。

    王允站在屋子里担忧的看着我,我走过去,看着她的眼睛,柔声嘱咐道:“一会儿你在屋子里生上火,无论谁敲门你也别开。”

    王允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我刚转身,她忽然拉住我,转过头,看到她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扑到我怀里,紧紧抱住:“一定要回来。”

    我抱紧她,拍拍她的后背:“好,我答应你。”

    外面风雪很大,要不了多久脚印就会被掩埋掉,我必须尽快出去。

    推开王允,我到桌边,把背包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背包里还有一盒朱砂和两张符纸,四根红绳。我留下一颗铁钉给王允,出去后用红绳把门把手缠上,这才离开。

    严冰几乎带走了全部的东西,我猜不到她会去哪里,尤其是她还带走了毛皮衣服,我心里愈发的忐忑不安。

    猫属阴,黑猫更是可以见鬼,一般来说都是要接触脏东西才会选择穿着猫皮衣服遮住阳气。

    现在村里都是鬼,穿上就等于告诉所有的鬼,我在这里,你们来找我。

    难怪一个早上都风平浪静,我心里既是感激,又是愤怒。

    脚印一直延伸到村口,抬头看过去,白茫茫一片。到了村口脚印就断了,被掩盖在雪地里,严冰会去哪个方向?

    “十里坟!”

    我心里忽然浮现出这个地方,从脚印的方向来看,严冰肯定是去了十里坟无疑。

    刚准备走,眼角余光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距离的比较远,加上雪天看的不是很清楚。

    疑惑的转过头,周围静悄悄的,没有看到人。

    我心系严冰,也没有在意,村子严冰已经看过了,根本没有人存在。

    雪地很不好走,半个小时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头上和肩膀上落满了雪。

    在十里坟的山坡下,我看到了一处杂乱的脚印,对比一下,我疑惑了,严冰的脚应该没有这么大才对。

    “难道十里坟还有其他人?”

    抬起头,隐隐约约能看到歪脖子树,雪越下越大,被风吹的打在脸上,根本不敢睁眼。

    我低下头,沿着脚印向上爬,因为脚下有很多黄鼠狼的洞穴,很容易就会陷进去。

    我不得不放慢速度,爬到山坡上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站起身,山坡上一个人都没有,歪脖子树上的绳套随风飘动,让我又想到了当日被吊在半空的情景。

    我注意到歪脖子树下有一处断裂的枝丫,正是当天我踩断的,那天确实有个人救我,不是我的幻觉!

    风在呼啸,耳边什么也听不到,脚下的洞口不时的有黄色的身影穿来穿去。

    我害怕再被黄鼠狼迷惑,没有到歪脖子树下,绕着山坡走。

    到了另一侧,我听到了一阵争吵声,声音很像严冰。

    声音被吹散在风中,眼前白茫茫一片,不太好辨别方向。

    没走几步,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山坡上跑下来,脚下没踩稳,直接摔了下来。

    我连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他穿着军绿色的棉大衣,脸上用黑色的围巾围的严严实实,头上还带着一顶棉兜帽。

    把围巾拉下来,我又惊又喜:“严冰!”

    没想到严冰却忽然扇了我一巴掌:“谁让你来的!”

    “我不来你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