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质疑
    我走到严冰身边,用匕首挑开缠在她手上的结束带,把她扶起来。

    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问道:“你和她是一起的?”

    “是。”我点头承认。

    严冰皱了皱眉头,想要站起来,却哎呦一声,又摔在地上。

    她捂着小腹,大口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来。

    “怎么了?”我问道。

    “和你没关系。”

    严冰甩开我的手,硬撑着站起来,嘴里嘟囔着:“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喜新厌旧。”

    我苦笑一声,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便问她:“那天从十里坟分开后,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严冰很冷,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转过头看着我,问道:“我们不出去吗,别让你新的小情人等急了。”

    她这句话说的醋意满满,偏偏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和她解释了遇到黑猫的经过,她听后冷哼一声,问道:“你另一个小情人呢?”

    提到王允,我的心沉了下去,说道:“王允不见了。”

    “怎么回事?”严冰惊愕的看着我,问道。

    我把她失踪后,我身上发生的事简要的和她说了一遍。当我说到我为了救王允放弃她的时候,她的眼眶顿时就红了。

    可是在我和王允每天都去十里坟找她的时候,她又破涕为笑,问我怎么那么傻,那个时候她早就不在那里了。

    后来又说到她爸来找她,严冰再也忍不住,趴在我肩膀上痛哭。

    她张开嘴,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咬了一口,我没有反抗。

    等她发泄完了,我说道:“走吧,到楼顶去看看。”

    “嗯。”严冰应道。

    出了消防门,顺着楼梯往上走,我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严冰说,当初在十里坟救了她的是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带她去了城里,在医院挂了吊瓶,又买了药给她,留给她一个地址,就在青海市。

    她病情好转之后,立刻出院回村子找我,结果没有找到,无处可去,这才会来青海市投奔那个女人。

    我问严冰:“你没有回家去看看吗?”

    严冰支支吾吾,说她当初是偷跑出来的,想看看未来的夫婿。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又红了,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给一个结果。

    我叹了口气,感情的事没办法强求。我对严冰更多的是及时雨的感激,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要说喜欢,还差得远。

    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难怪她当初宁可孤零零的跟着我,也不愿意回家。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愧疚之情。张了张嘴,嘴角苦涩,对不起却没有说出口。

    楼梯到了尽头,推开铁门,恰好看到站在楼顶背对着我的黑猫。

    我走到她身边,黑猫没有回头,风吹动她的头发,别有一番气质。

    我注意到她看着的方向,一个穿着斗篷的黑影从医院的围墙跳出去,若有所感的转过头,对着我摆了摆手。

    看着黑袍人的背影,我愣住了,想到了冰面上的那个背影,他们身上穿着的都是黑袍,会有什么联系吗?

    可惜的是,他没有给我多看的机会,眨眼间消失在城市的小巷中。

    “我知道晴儿在哪里。”黑猫冷不防的开口。

    我疑惑的看着她,问道:“你查到线索了?”

    “猜的,但也**不离十。”黑猫转过头,盯着严冰,语气生冷:“她也知道。”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满,替严冰辩解了一句:“我相信她。”

    “呵,你相信?”黑猫将矛头指向我,目光冰冷:“你知道她这段时间和谁在一起吗,你知道晴儿真正的身份吗,你知道她们的目的是什么吗?”

    黑猫的话说的很难听了,但严冰却一言不发,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色很难看。

    我的心一沉,但还是保留着一丝希望,问道:“救了你的,是兰姐吗?”

    严冰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声音沙哑,又有些缥缈:“是。”

    “我刚刚差点死在她们手里。”黑猫掀开衣服,丝毫不避讳露出大片雪白。在她的胸口下方,一道血痕从左侧肋下,一直延伸到双峰中间。

    黑猫把衣服穿好,继续看着楼下,说道:“这就是你口中的兰姐做的。”

    我看向严冰,质问道:“你们来这里是什么目的,晴儿也在他们手里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严冰终于坦白,她先说了声对不起,说晴儿确实是兰姐的人。

    “为什么!”因为愤怒,我的脸甚至有些扭曲。

    兰姐知道我在找严冰,她们一直都认识。现在想想,在莫回头岭也有问题,兰姐救下严冰后,为什么会这么巧又和我一辆车?

    她枕头下的那封信,上面标记着我的行踪,我早就该想到的,这一切都是在她的计划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