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往事重现
    严冰从我身后走过来,蹲在我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发现什么了?”

    “嘘。”我对她做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朝着里面看。

    这一会儿的功夫,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已经把婴儿抱了起来,放在嘴边亲了一口。

    我胃里有些翻腾,差点把早上吃的早饭全吐出来,这个婴儿皱皱巴巴的,身上紫青色,身上还带着血污,很明显已经死了。

    若是他的妈妈亲他还可以理解,这个白大褂女人是不是心理扭曲?

    严冰在我身边挤了下,问道:“这家医院怎么还有活人?”

    “不是活人,她们已经死了?”我在严冰耳边解释道:“你看她们的脚。”

    严冰听我的话朝着她们的脚看过去,差点惊呼出声,慌忙捂住嘴,一双美目瞪大。

    那个白大褂女人是踮起脚尖的,脚后跟高高抬起,走路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严冰问我。

    我眉头紧皱,心中已经有了猜想,回道:“先看看,我想这应该就是这家医院没落的原因。”

    被白大褂女人抱在怀里的婴儿也不哭闹,双手紧紧的抓着她胸前的衣服,抹上一大片血渍。

    白大褂女人对此并不在意,走到被绑着的两名孕妇身前,蹲下来。

    其中一名孕妇忽然喊道:“那不是你的孩子,就算你把我们全都杀了,你改变不了你不能生育的事实!”

    孕妇的声音尖锐凄厉,在走廊中一遍又一遍的回荡。

    我注意到白大褂女人的脸色瞬间变了,抓起手术刀,直接割断那个女人的脖子。

    血液喷涌而出,喷溅在天花板上,墙壁上,落在地面上。孕妇倒在地上,血液流淌,很快就在身下汇聚一滩。

    白大褂女人面色扭曲凶狠,竟然把婴儿按在地上,猛地用的刺进婴儿的身体。

    这时婴儿终于哭了,声音好像铁片划在玻璃上一样,让我浑身都不舒服,汗毛都竖了起来。

    杀了婴儿,白大褂女人又如此往复的把地上的女人剖开肚子,取出婴儿,抱在怀里。

    她的模样就像一个慈母,若是忽略地面上的尸体和她身上的血污的话。

    “一个人怎么会扭曲成这样?”严冰问我,手紧紧抓着我的衣角。

    她贴在我的耳边,气息打在我的耳朵上痒痒的,我不得不往旁边移动下,解释道:“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每天看着新生命诞生,怕是精神崩溃了吧。”

    很快,另一名孕妇也被她杀了,倒在地上,肚子被剖开,取出婴儿。

    就在这时,白大褂女人脸色一变,忽然把婴儿摔在地上。痛苦的抱住头,跪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颤抖着双手,抓起手术刀,口中不断的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术刀插到两个婴儿的身体里,哆嗦着嘴唇,开始胡言乱语:“你们不是我的孩子,你们不是我的孩子。”

    她机械式的,一遍又一遍的把手术刀插在婴儿身上,血污喷了她一脸,很快地上的婴儿就变成一滩烂肉。

    她又看向另一个婴儿,目光发直,眼窝深深凹陷,逐渐变得冰冷。

    十分钟后,另一个婴儿也变成了烂肉,白大褂女人好像地狱中的恶鬼,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这时我想到了一句话: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

    血腥味更浓了,我皱了皱眉,心中产生了一种淡淡的危机感,总觉得继续留下会发生什么事。

    按理说,眼前的一幕只是往事的回放,无论我们看到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不过是冤魂在重复着生前记忆中最深刻的部分,因为这家医院阴气很重的关系,才会将这段记忆呈现在我的面前,不应该有血腥味才对。

    严冰抓住我的手腕,身上冰冷,还在颤抖,声音中带上了哭腔,说道:“闫明,我受不了了,我们快走吧。”

    “你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我拍拍她的手背,站起身。

    白大褂女人已经消失在走廊里了,只有隐隐约约的又哭又笑声不断的从走廊深处传来,小心点问题应该不大。

    严冰拉住我,对着我摇摇头,劝道:“王允不可能在这里,我们走吧,这里有问题。”

    “不行,我必须亲自去看一眼。”

    不顾严冰的劝阻,我拉开消防门,一手拿着桃木剑,一手攥着桃木钉走了进去。

    走廊中,那股血腥味更浓了,不远处三个婴儿和三名孕妇歪着头,眼睛瞪得老大,朝着我看了过来。

    我脊背一寒,手心都出了汗,好在她们现在不能动,只能用眼神传递自己的冤屈和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