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黑袍人
    我问严冰说的是不是真的,动物成精我曾经听我爸说过,不只是动物,一草一木都可以成精。

    严冰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是她爸告诉她的,这次她来的目的,就是在这老鳖山上,取一样东西。

    我紧皱眉头,看着光秃秃的山坡,明显是被大火烧过的痕迹。但地面上的黑色泥土却不同,我抓了一把,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臭味,挖下去,还能看到碎裂的骨头。

    严冰说的没错,这座老鳖山会吃人,这土下面,都是死在这里的活物。

    这场大火我想也应该是人为,村长绝对瞒了不少的事情,村子里肯定请了一个“高人”来过。

    这场大火就是这个“高人”的杰作,我看了眼严冰,心中疑惑,难道那个人也是冲着这老鳖山而来?

    不管如何,我还是坚持要上山,当初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来都没事,我也不可能有事。

    严冰拗不过我,只能不情不愿的跟上来,我转过头说道:“你要是不敢,在这里留着便是,有情况我通知你。”

    严冰瞪了我一眼,硬着头皮说道:“谁说我怕了!”

    她都这样说了,我也没管她,绕了一圈从另一侧上山,这边靠着村子,很容易被有心人发现。

    路上,严冰说道:“闫明,我知道你对我爸有意见,但你要相信他,他被陷害了。我爸嘴硬,不愿意解释,这个过我们严家不背。”

    “说完了没有。”我停下来,冷冷的盯着她,冷声道:“如果不想跟着,你现在就回去。”

    严冰抿了抿嘴唇,很委屈,却又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闭上了嘴。

    我叹了口气,见她这幅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不管她爸如何,她却没有对不起我。要说对不起的,还是我对不起她。

    “好了,走吧,小心点。”

    绕到另一侧,仍然是光秃秃的样子,但是在山坳中,却存在一个小湖泊。从周围的痕迹来看,很久以前,这个湖的面积还不小。

    见到湖泊,我不得不重新思索严冰所说的话的真实性,这个传说很有可能是真的,并非空穴来风。

    爬到山顶,正好可以看到村子的全貌,仔细看过去,勉强能看清村里的人在做什么。

    目光转到郭力的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一个女人站在废墟中,怀中搂着一个婴儿,位置恰好是之前放置黑棺的位置。

    她慢慢抬起头,我能感觉到她在看着我,一股寒意笼罩在心头,她是怎么发现我的?

    就在这时,村长家的开门声将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一个黑袍人从村长家中走出来,直奔郭力的家。

    郭力老婆很慌乱,似乎想要逃走,可她左突右撞,却离不开废墟的范围。

    很快,黑袍人出现了,郭力老婆慢慢后退,似乎是很恐惧。

    黑袍人伸了伸手,郭力老婆怀里的婴儿爬出来,趴在黑袍人的肩头。我注意到婴儿似乎是抬了抬手,心中一紧,连忙按住严冰趴在地上。

    一道视线从我头顶扫过,我并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但那个婴儿肯定已经将刚刚的情况告诉他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拉了严冰一把,低声说道:“快走!”

    我们直接从湖水那边下山,好在湖已经结冰,可以直接跑过去。当我们到了另一个山头的时候,转过头,黑袍人已经出现在老鳖山的山顶,婴儿趴在他的肩头,郭力老婆没有跟过来。

    “你跑什么,他就一个人!”严冰皱着眉头,语气不太好。

    我摇摇头,没和她解释,我总觉得如果我们留下,会死在那里。

    “回去吧。”我说道。

    相隔了一座山,黑袍人拿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再对峙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不过这次至少确认了他的存在,将他从暗处拉到了明处。可知道了仍然没有办法,只不过给自己一些心里安慰罢了。

    傍晚,回到家中,小黑狗已经在门口迎我了,猫儿慵懒的趴在窗台上,眯起眼睛看着我。

    小黑狗的名字叫狗蛋,算是配合猫儿这个名字吧,严冰嘲笑我没有品位。

    但提到猫儿这个名字的时候,严冰却低落了下来,她问道:“这只猫,是在睹物思人吧。”

    “嗯。”我承认了。

    “你……你们……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严冰支支吾吾的问道。

    我沉默了。

    很多很久,天色渐黑,严冰深吸一口气,从台阶上站起来,说去煮饭了。

    “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我终于开口。

    我清楚听到身后传来重物摔落的声音,严冰说没事,只是碰倒了门口的鞋架,可她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我抱着猫儿,坐在门前。狗蛋趴在我的脚底下,偶尔抬起头抬起头咬着我的鞋带,冲着猫儿不满的汪汪叫上几声。

    轻轻抚摸着猫儿柔顺的毛发,心中的思绪却早已经飞到了那座滨海的小城,她还好吗?

    “吃饭了。”门被推开,严冰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我了解她,这恰恰是她生气的表现,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再说什么话,以免激怒她。这一刻,我忽然有一种结婚后偷情被抓到的感觉,既恐惧又愧疚。

    吃完后,严冰问我,王允知道这件事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

    严冰呵一声笑了,说如果我真的喜欢王允,这件事就不应该瞒着她,对她不公平。

    我点点头,算是认可,也曾想过坦白,可总是临阵退缩。

    临回房间前,我注意到严冰的手指上包了一圈白纱布,问道:“你手怎么了?”

    “没事,切菜不小心切到了。”严冰说道。

    我把她的手抓过来,她不断的挣扎,我冷声道:“别动!”

    她终于安静下来,在一旁看着我,没来由的说了句:“这就是我梦想中的生活。”

    我的手一颤,不小心触碰到她的伤口,她眉头紧皱,嘶了一声。

    拆开纱布,伤口很大,很深,连皮带肉都被切了下来,可以想象这一刀用了多大力。

    我抬起头瞪着他,有些恼火,骂了句:“你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