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鬼情
    我们连夜把黑棺拉到外面,找了一个十字路口,在那里烧成灰烬。火光是墨绿色,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给人一种很阴冷的感觉。

    看着黑棺成了一堆黑灰,我松了口气,但脑海里那个场景却怎么也挥之不去。我忽然有些明白,那些画面,或许就是黑棺的来历,只要一直看下去,就能了解到真相。

    但我却不想,我实在不想经历,每一次遇到黑棺,都代表着生命危险。

    当天晚上,我们把我的家里重新收拾了一翻,好在只是地板,窗户和门并没有什么事情。

    第二天一早,王成立开车带我去了县里,到了那户人家。奇怪的是,家里并没有人,身体就被摆放在客厅的中间,一张草席上。

    家里已经被搬空了,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人性冷漠也不够如此。

    王成立和我说,死者是自杀,她爱上一个男人,奔着结婚去的。在同居了思念之后,她怀孕了,觉得是时候结婚了。

    结果男人告诉她,她只是他的一个情人,她是一个小三。

    女人受不了打击,一次次的找男人,一次次的被甩开。最后,她绝望了,选择跳楼轻生。

    王成立说,这间房子,就是女人平时住的房子,也是那个男人买来的。在女人死后,男人觉得房子晦气,于是直接搬空了家里所有的东西,现在已经准备转卖。

    我听后,除了哀叹一声女人的不幸之外,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只是苦了她肚子里的小生命,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接阴的次数越多,我就越多愁善感,总觉得在我手中流逝的,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可是这份活必须要有人做,所以我必须要坚持,否则他们怨气不散,将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叹了口气,不再去想,我让王成立把女人的裤子脱了,然后帮我打一盆热水。

    王成立很爱他的妻子,并没有趁机对女人做什么,对于他的人品,在我心里又上了一个台阶。

    没有桌子,只能在地上,有些不方便。我把衣服脱下来垫在女人的背后,用毛巾垫在屁股下面,开始帮她擦拭身体。

    不久后,女人的手指动了动,眼珠在眼皮下也开始活动,我知道可以了。

    停下手中的动作,穿上黑猫皮的衣服,把女人的双腿分的大开,我已经看到婴儿的头快要出来的。

    女人开始喊痛,身子不停的动,我一边压着她,一边用手挤压她的腹部,喊道:“用力,就快了!”

    女人大叫一声,婴儿的整个头都出来,他睁着眼睛看着我,眼中充满着对世间的眷恋和不舍,唯独没有怨恨。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女人无力的躺在地上,婴儿已经被我抱在手中,眼睛闭上了。

    女人艰难的抬起头,虚弱的说道:“给我看看我的孩子。”

    从规矩上将,死去的孕妇是不能碰自己的孩子的,不然双方的怨气相冲,很容易就成母子煞,也就前功尽弃了。

    这一次,我却破例了,因为我在他们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怨气,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冤魂而已。

    我把孩子送到女人的手中,她眼中闪过一丝痛苦,还带有一丝怜爱。说是孩子,不过才刚刚有了人形而已,浑身酱紫色,看起来很难看,甚至有些恐怖。

    但是在他的母亲眼中,这个孩子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人,她一次又一次的抚摸孩子的头,眼角流下两道血泪。

    她看向我,目光很痛苦,说道:“可以让我带他一起走吗?”

    我摇了摇头:“抱歉。”

    “我知道了。”女人没有挣扎,也没有做无所谓的乞求,只是把孩子放到身边,亲了一口。

    而后,她抱着孩子递给我,说道:“他还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你不要弄疼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这句话,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流出来。我想到了我妈,想必我出生的时候,她也是如此不舍吧。

    我把孩子接过来,没有直接丢到木箱里,而是抱在手中,说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女人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我。

    我接过来,拆开,里面是面值不等的钱。用手颠了颠,恰好四两九,我的五指不由得捏紧,嘴唇都要咬出血了。

    “谢谢。”女人看着我真诚的说道。

    她慢慢闭上眼睛,身子也不不动了,只有下身还在流着血,滴滴答答。在最后一刻,我看到了她目光中的眷恋,刺的我心里发痛。

    我帮女人穿好衣服,用草席把女人裹好,然后将孩子放到木箱中,小心翼翼。孩子看着我,目光中透漏着不甘心,我对着他笑了笑,说道:“不要怪你妈,她也舍不得你,她也不是故意的,下辈子,希望你能投一个好人家。”

    孩子应该是听懂了,没有反抗,一把火燃起,化成了白色的灰尘。

    我把灰尘收好,放在瓶子里,出门找到王成立,让他去订一口棺材,把女人拉去火葬场火化了。

    女人给我的钱,我没有动,里面只有二百多块钱,可在我看来,比之前富商给我的支票还要沉重。

    到楼下,我在花坛里挖了一把泥土,准备在回去后就烧成陶人。

    棺材很快运来,我和王成立把女人装进去,拉到火葬场,举行了一个简陋的葬礼。火化的时候,王成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否想到了自己的妻儿。

    这一单生意没有赚到钱,相反还搭进去三万多块,我们联系到了女人的家人,他们说不要这个女儿。没办法,我和王成立只能把女人带回我的家,埋葬在后山中,又订做了一个墓碑。

    还好上一单声音我们赚了些钱,否者这一次还真的不够,王成立开玩笑的说道:“哎,这行也不是这么好做的,遇上有钱人家还好,遇上穷人家都不够功夫钱。”

    我点点头,分明看到他眼底的痛苦,问道:“你想他们了吗?”

    王成立忽然收起笑脸,目光沉重,点头道:“想了,很想。”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家,偶尔联系兰姐,但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王成立又出去揽活了,用他的话说,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才能忘却痛苦。

    我承认他这句话说的很对,但我却不认同,正是有了痛苦,才叫生活。无论是王允,还是黑猫,还是我爸,以及遇到的所有不顺心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可以迈过去的,只要往前走,那些痛苦终究会被丢下。

    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