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血桃树
    我只来得及匆匆瞥上一眼,荧幕就被关了,旁边放着一个小电瓶,原来是没电了。兰姐说,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周了,这是最后一块电瓶,问我看到这颗桃树有什么感想。

    说实话,我没什么感想,但兰姐问了,我还是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兰姐和我解释,说道:“这颗桃树是以血肉喂养,婴儿为播种时的肥料,历经三十年,长到如今的模样,你能想到什么吗?”

    兰姐说完,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老鳖山上的那棵桃树,同样是三十年,我妈的血肉喂养,但是否以婴儿为肥料我不知道。可联想到兰姐从树根里取出的篮球大小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的婴儿。

    我把猜想说了。兰姐说没错,本来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毕竟涉及到我妈,可现在不得不找我过来了,他们遇到了难题。

    兰姐说,这种桃树怨气极深,桃木辟邪,可这颗桃树却反其道,成为养鬼的绝佳地点。一般人,绝对没办法砍下这种桃树,还没接近就会被影响了甚至,成为他的养料。

    所以,能够砍了桃树的王叔,就成了一个特例。当时我在王允家里发现的桃木是被剥了皮的,桃木芯是暗红色,我想应该也是因为血肉喂养的缘故。

    兰姐解释说,她之所以找王允,就是因为她是王叔的女儿,可能是他们家的血脉有什么不一样之处。

    上一次,他们在老鳖山的桃木桩的时候,就挖出了里面的婴儿的尸骨。奇怪的是,经过这么久了,婴儿还是被包裹在胎盘里面,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

    他们不敢贸然去动,经过商量,决定还是找专业的人来解决,还要足够信任。

    “所以我想到了你。”兰姐看着我,目光真挚。

    我自嘲的笑了笑,抬起头看着兰姐的眼睛,说道:“可是我不相信你。”

    “没关系,我们现在是雇佣关系,你帮我这个忙,我给你十万块钱,如果你觉得少,我们还可以商量。”兰姐表现的很大气,一股女强人的风范。

    我摇摇头,指着外面的王允,说道:“我还要她!”

    “不行!”兰姐果断的拒绝,说接下来还要王允帮着砍树,这颗桃树就差三天就三十年了,不能让这段时间的等待白费。

    见兰姐不松口,我一摊手,说道:“那就没得谈了。”

    说完我就要走,刚掀开帐篷的帘子,兰姐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说道:“我们上一次取出婴儿的时候,死了两个人,疯疯癫癫的,自己杀了自己。”

    我脚步停下,没有转头,冷声问道:“你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你,这颗桃树我们志在必得,你要是不帮忙,这一次死的很有可能就是王允。”

    我豁然转过身,冷冷的盯着兰姐,她丝毫不惧的和我对视,眼睛里有着无法撼动的决心。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还有这个桃树你们要做什么?”

    语气上,我退一步,询问道。

    兰姐摇头,说道:“我要知道桃木是怎么回事,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了,至于目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涉及到了王允的安慰,我没办法再置之度外,可让我就此妥协也是不可能的,我的态度依然很强硬:“我要了解一切。”

    “可以!”兰姐回道。

    事情要回到兰姐抓了王允到老鳖山,他们因为某种原因,得知了桃木的奇特之处。于是,经过调查,他们得知老鳖山上就有一颗这样的桃树,去了后发现被人砍了。

    几经周转,他们得知砍了桃树的是王叔,但王叔已经死了,于是他们找到王叔的女儿王允。

    恰好那个时候,我去了严冰的村子,王允被掳走,我一无所知。

    他们带王允去老鳖山,挖掘桃木根,让王允将里面包裹着婴儿尸体的胎盘取出来。

    之后,他们回到饭庄,王允被兰姐藏起来,得知我正在找王允,而且已经去了青海。

    兰姐摆了一桌宴席,为的就是稳住我,给转移王允争取时间。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桃木的奇特之处并不在意树干上,相反,只要将树下的婴儿取出来,桃木还有比正常生长的桃木更加强的辟邪作用。

    所以,兰姐把桃木给我,一是为了增加我保命的手段,她留了一手,就是为了让我以后可以帮她把婴儿取出来。二是送我一个人情,让我不好和她翻脸,也是为了证明给我看,王允很重要,桃树不重要。

    于是,这就给我一个错觉,兰姐的目的是王允,而非桃木。所以之后,我才会放心的把王允交给他们,因为我认为既然她这么在乎王允,就不会让王允遇到危险。

    我没有得到王允的行踪,不得不妥协,兰姐也答应王允肯定会安全,加上王允当时在感情上的拒绝,我和王成立离开了青海。

    我离开青海后,兰姐四处打听这种特殊的桃树,也去了很多地方,大多数时间都是一无所获。一直到半个月前,她得知在青海市临市的一处盆地,有一颗血桃树。

    通过特征兰姐判断,这就是她要找的特殊桃树,当即收拾东西出发,带上了王允。后来我来青海,没有见到王允,也没有见到兰姐,当时他们在路上没有信号,所以也联系不上。

    到达后,兰姐先去见了一眼,确定没错后,安营扎寨,判断桃木成熟的时间。三十年是一个点,她没和我解释,也没解释的打算。

    他们在等待的时候,一直在研究那个婴儿,怨气很重,不敢贸然放出来。于是,兰姐找到我,认为我可以通过接生的办法把婴儿从胎盘里弄出来,同时再用其他的手段封住。

    兰姐说,桃树就像一个人体,树根就是子宫,很像在孕育着这个鬼婴,所以用过接生的方法,应该是可行的。

    她用的是应该,她也不确定,也直接和我明说了,肯定会有不确定的风险,她也会给我等值的报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