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进食
    我脊背一寒,想也不想转身就跑。逃跑的时候,转过头,见到血桃树的枝丫抖动了一下,花骨朵瞬间全部打开,花粉落下。

    这一刻,我头皮发麻,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速度又提了几分。好在附近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人被迷惑。

    因为跑的太快,下山的时候一不小心绊倒一块石头,一头栽了下去。滚了几圈,扶着旁边的一棵树爬起来,抬起头,恰好看到一头野猪误入了花粉中。

    才开始它行动自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出五秒身子就摇晃,四肢一软跪在地上。野猪的嘴里流着口水,双眼瞳孔涣散,在探照灯下,慢悠悠的朝着血桃树走过去。

    走到坑前,野猪也没有直接,直接一脚踩空落了进去。杀猪般的叫声,十几个树根腾空而起,野猪不停的惨叫。

    一分钟后,声音慢慢消失,血桃树也恢复了平静,只不过树干变得更加鲜红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血桃树下的坑里,不知道野猪怎么样了,但肯定凶多吉少。我不敢过去,花粉还在扩散,恰好这个时候又起了风,将花粉朝着营地刮过来。

    我一刻也不敢停留,刚进入营地就看到兰姐从帐篷里走出来,我声音急切,大声喊道:“大家快跑,能拿什么就拿着,拿不到的就放弃,快点!”

    众人不明所以,但也知道我一只守着血桃树,此时紧张,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瞬间,营地所有人抓起身边的东西就朝着外面跑,也不贪恋。

    兰姐跑到我身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目光看着血桃树的方向,天已经黑透了,只能看到在探照灯下的一个影子,张牙舞爪的,好像活了过来。

    “王允呢!”我焦急的问,找遍营地也没发现王允的踪迹。

    兰姐一拍额头,说了声坏了,营地里没有水,王允带人去附近的泉水处打水去了。

    我问兰姐泉眼在哪,距离多远,有没有危险?

    兰姐指着花粉吹过来的方向,说就在那个方向,我跑回来的时候太着急,直接错了过去。

    兰姐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花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席卷过来,是去救王允,还是先逃走?

    没有犹豫,我抓住旁边的水桶倒在身上,脱下衣服捂住口鼻,跑了回去。兰姐在身后喊我,说王允应该没事,她发现血桃树和王允之间有联系。

    我心系王允,兰姐的话没有听进去,跑回了山坡上。四处张望,看到王允和另外两个人提着水桶往回走。王允看到我,还朝着我挥了挥手,问我在这里干什么。

    我刚准备张口,一股奇特的香味袭来,立刻捂住口鼻,做出手势让王允赶紧往回跑。

    王允没懂,还在往前走,好在她身边的保镖听明白了,拦腰把王允抗在肩头,水桶也不要了,转身往山上跑。

    可惜另一个保镖反应有些慢,反应不记,身子晃了晃就不动了。他愣在原地,张开嘴吐出舌头,四肢着地,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朝着桃木的方向快速移动。

    我松了口气,王允没有事就好,自己的一口气也要用尽,开始往回跑。兰姐一直在原地等我,就算花粉袭来也神色自若,嗔怪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不要命了。”

    她的话,带着一丝丝关心,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对我转变了态度,但心里还是一暖,说了声谢谢。

    因为紧张和惊吓,我的脸色煞白,嘴唇上没有一点儿血色。兰姐掏出一块巧克力给我,让我在嘴里含着,快跑。

    一只跑出六百多米远,我和兰姐追上了众人,他们停在那里,也是一处简陋的营地。

    停下来,转身,隐约能看到空气中弥漫着粉红色的花粉,慢慢散开。看起来一公里应该就是花粉的极限,在我们这里还能闻到香味,但效果不是那么大的。

    收到花粉的影响,每个人都有些兴奋,营地里躁动不安,各自发泄着自己心中的焦躁。

    三四个小时过去了,营地才慢慢恢复安静,我坐在营地边的石头上。兰姐在一旁,脸色通红,额头上还带着点点汗珠,看得出来也不是很好受。

    我还是有些亢奋,看向兰姐高耸的胸的时候,心里竟然产生了一股**。兰姐看向我,目光中也带着**,都是花粉带来的结果。

    我们很好的克制住了,同时别开目光,兰姐有些尴尬的问:“那边怎么样了,现在能过去了吗?”

    “再等等吧,它应该是在进食。”我说道。

    “进食?”兰姐不理解,看着我。

    我点头,和兰姐解释我之前看到的一切,认为血桃树吸引活物过去就是为了进食。

    “这样吗?”兰姐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找到一条毛巾打上水,捂住口鼻,准备进去探探路。兰姐要跟着我,说两个人还有点照顾,如果我出事了,某人非要和她玩命不可。

    兰姐的话让我瞬间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问道:“谁?”

    “王允啊,还能有谁?”兰姐没有看我,目光闪躲,和明显是在说谎。

    现如今情况紧迫,我也没有追问,准备先去王允躲避的山头看看,确认她的安全。

    兰姐也是同样的目的,她说婴儿已经被我糟蹋了,现在王允可不能出事。

    到了山头上,我看到王允昏迷在草地上,衣服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露出下面雪白的肌肤。在她的一旁躺着保镖,没有穿衣服,地面上还有挣扎过的痕迹。

    见到此景,我眼睛顿时就红了,一脚踢在保镖的下身,掐住他的脖子就拉了起来。盛怒之下,我这一脚没留情,保镖痛的醒过来,双眼慢慢聚焦,倒映出我愤怒的脸。

    他茫然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我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的体格比我壮许多,可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