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首蛇身
    公鸡刚放下,立刻就竖起了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我一愣,踢了它一脚,还是不动。顺着公鸡视线看过去,那边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公鸡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黑暗中,忽然转身拔腿就跑,我来不及松绳子,直接扯断了一条腿。

    公鸡拖着血淋淋的爪子,扑腾着翅膀往前爬,在它身后的黑暗中,出现了一条很粗的带着鳞片的尾巴,一阵鳞片摩擦的沙沙声音传出来。

    “嘶嘶……”一声轻响,黑暗中出现一个人的轮廓,奇怪的是下身并不是人身,而是蛇尾。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好像过电影一样,想到了黑棺棺盖上面的画面,一个人首蛇身的人坐在高台上,下面一群人抬着一个人放到黑棺里面。

    与此同时,王成立已经抓起一把铜钱丢了过去,哗啦啦几声铜钱落地的声音,那个蛇影也不见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王成立,拿出手电照着蛇影离开的方向,已经没有踪影了。

    “刚刚那个到底是什么?”我的嘴唇哆嗦,连我自己都没发现,声音中多了几分恐惧之意。

    王成立抓起地上的衣服穿好,说他也不知道,当日就是被这个东西袭击,这才被推到了棺材里面。还好他随身带着匕首,将棺材凿开了一个小缝,不然早就憋死了。

    经历了这样一幕,我们再也没了停留的心思,转身准备走。不出意外,刚刚公鸡逃离的方向,就是出口的所在位置。

    转过身,我愣住了,地面上只剩下一滩血迹和一大堆鸡毛,鸡头在一边,眼睛瞪得大大的。

    短短的功夫,公鸡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拖走了,鸡脖子处是撕咬一般的伤口,伤口处还冒着血泡。

    “小心!”王成立喊了一声,一股阴风从我背后吹过来,我慌忙趴在地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伤的多重,之后就被王成立抓起来,拉着我躲到了黑棺旁。

    刚蹲下,我的脊背一寒,猛地转过身,正对上一张惨白的脸。被吓了一跳,往后一仰,整个人摔到了黑棺里。

    紧接着,我看到一条粗大的尾巴,咣当一声砸在棺材边缘,溅起一大片木屑。我想要坐起来,却不想王成立紧跟着跳了进来,抓起棺盖用力拉动,重新开上。

    轰隆一声,棺盖上被砸了一下,耳边全都是鳞片摩擦在地面发出的沙沙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深吸了一口气,我打开手电,果然头顶又出现了壁画。蛇影只是攻击了棺材一下,又绕了几圈就消失了,看来我们进棺材里,才是她的目的。

    光亮照在头顶,有些刺眼,我把手电光调暗,眯起眼睛,慢慢适应了。

    仍然是一副很简单的图,可对比之前看到的几幅,这幅图已经算是很精致了。还是在高台旁,人首蛇身的女人坐在上面,一条尾巴翘起,拖着一个果盘。她的一手搭在座位上,头依靠在上面,一手拿着果盘中的什么东西,正在往嘴里放。

    高台下面,黑棺放在中间,周围围着很多人,全都跪在地上祭拜。女孩不见了,压着她的几个人也跪在黑棺的四脚,在黑棺的周围,粗略的画了几个线条,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那应该是血。”王成立适时提醒。

    黑棺里面的空间很大了,我们两个躺着也不显得拥挤。王成立和我解释说,黑棺里面应该被放进去一个人当做祭品,这个黑棺,是吞人的。

    他这样一说,我再看过去,忽然就明白过来。女人被放到黑棺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黑棺里流出了血。

    “这应该是一个宗教,黑棺是他们的一种象征。”王成立又说。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在我看来,宗教这点不谋而合,可是象征,不太像。黑棺很像是一种媒介,他们是想要祭祀黑棺,从里面得到什么东西。

    “是什么?”我看着图画出神,为什么要将这些过程画在棺材上,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正想着呢,王成立推了推我,说外面没声音了,要不要趁现在跑?

    “再等等。”我不知道蛇影走没走,如果她就等在外面,我们打开棺材盖就是送羊入虎口。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没声音了,我才小心翼翼的把棺材推开了一点。冰冷的空气涌入进来,深深吸了一口,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王成立又推我,我没管他,说了声别闹。

    他又推我一下,我不耐烦的转头,却看到一个婴儿。

    “妈的!”我硬生生把接下来的话咽到肚子里,身子好像被坚冰封住,一动也不敢动。

    我注意到,这个婴儿也同样是人首蛇身,因为太小了,分辨不出男女。它在冲着我笑,小手往我身上抓,冰冰凉凉的,像是要把我冻僵。

    王成立不见了,只是转眼间的功夫,他能去哪?

    我一边看着婴儿,手一边背过身,拿到了屠刀,对着婴儿的头就砍了下去。

    出乎我的意料,屠刀砍在婴儿的头上竟然喷出了一股血,溅了我一脸。血是淡红色的,腥味很重,闻起来还很臭。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的婴儿竟然不是脏东西,而是活的?

    婴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黑暗中沙沙声忽然响起,急促的朝着我这边跑过来。我打开手电,只看得到黑影一闪,手腕就被蛇尾抽中,疼的我没握住手电,直接飞了出去。

    手电在空中打着转,摔在地上,滋啦滋啦几声,直接灭了。就在这时,棺材里的婴儿也不见了,王成立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草拟吗的,敢偷袭老子!”

    我头皮一紧,心说害了,中了招的不是王成立,是我。应该是在我看到王成立衣服的时候,就是假的,走到棺材旁,直接中了招。

    现在懊恼也没用,背后阴风骤起,我慌忙低下头,棺材盖子上发出砰的一声,被掀翻到对面。

    我趁机从棺材里爬出来,刚跑出没几步,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直挺挺的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