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妇人
    吃过饭,众人有些相对无言,兰姐把我叫到一边,问我的打算。

    我苦笑一声,说现在除了帮她还有什么办法,我必须要把王允救出来。

    当天夜里,我们两两一组埋伏在血桃树周围,兰姐跟着我,其他六人分成了三组,分别在三个方向。

    也渐渐深了,因为血桃树的关系,周围听不到一点儿其他的声音,就连虫鸣鸟叫都听不到了。

    我和兰姐是躲在一处树丛里,趴下后就算从旁边路过也很难看得到,压低声音小声交流。

    大约到晚上十二点多吧,兰姐的卫星电话响了,黑暗中,她的脸色陡然凝重起来,说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兰姐说花粉的化验结果出来了,从成分上来看,根本没有致幻的功效,又用小白鼠做了实验,还是没有效果。

    这个结果,出乎了我的意料,忍不住问道:“那他们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我们都不出声了,兰姐目光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警惕着周围,心里想着血桃树,难道让人癫狂的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我眼前闪过,抬起头,却不见了。我推了推兰姐,说道:“我好像看到一个人走过去了。”

    兰姐皱着眉头,说她没看到,也没听到脚步声,有可能是我眼花了。这里草木这么多,不可能无声无息的。

    我重新趴好,认同了兰姐的说法,夜晚盯黑暗久了,很容易产生有东西盯着自己的错觉。

    过了一会儿,眼前又是一花,抬起头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第三次,我终于警惕起来了,又去推兰姐,却摸了个空。我心里格瞪一下,转过头,发现兰姐刚刚趴着的位置只剩下一个草堆了,人不见了!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掀起大片草叶,也不管暴露不暴露了,直接打开了强光手电。手电筒的照不出多远就被树干挡住,视线之内没看到兰姐,我和她距离这么近,她离开我怎么会没发现?

    就在我有些慌乱的时候,不远处的树丛发出沙沙的声音,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我的手电晃过去,发现是兰姐,她说她尿急,就去方便了一下。

    手电筒的光打在兰姐的脸上,显得异常苍白,一双黯淡无神眼睛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个死人。

    我被这个想法吓到了,问道:“兰姐,你没事吧?”

    “没事,你跟我来,我知道王允在哪了。”兰姐喊了我一声,又往回走了。

    我喊了几声,兰姐没回答,只能追过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兰姐,你……”

    我的手好像触摸到了一块坚冰,冰冷刺骨。慌忙收回手,后半句话也咽到了肚子里,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背后一股寒意升起。

    “兰……兰姐……”我说话都有些哆嗦。

    兰姐有些不耐烦,回头问我干什么,还去不去救王允了。

    “兰姐,我生辰八字是多少,我想在这里算一卦。”我一边说着,一般盯着兰姐的脸,手电打在她的脸上,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怎么知道!”兰姐没好气的说道,语气很不耐烦,说让我快一点,别婆婆妈妈的。

    我说了一声好,手却摸到了屠刀,这把刀用的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对付一般的脏东西足够了。

    我的手刚背到后面抓住刀柄,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冰冰凉凉的,一道声音从我的耳边出现,说道:“她有问题,快跟我走。”

    我的心颤了颤,瞳孔急剧收缩,小声问道:“兰姐?”

    她没回答,拉着我朝着反方向跑,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我询问兰姐去哪里,她说发现这里有些问题,害怕打草惊蛇,就没喊我。

    一只跑出了两百多米远,兰姐脚步一转,朝着花粉包围的方向跑。

    “兰姐,那边……”

    “我知道,我想清楚了,花粉没毒,那里是结界。”

    兰姐说,只要我们冲进去,不要相信眼前看到的,就不会有问题。她一只脚已经迈进了花粉的范围内,一手拉着我也要进去。

    她很着急,表示她都没事,我还怕什么?

    我的脚步好像扎了根一样,心里警兆升起,兰姐一向警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慌乱了?

    我心里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试探着问道:“兰姐,我们不是要去摘桃子吗?你怎么没拿筐,桃子装哪里?”

    “什么桃子,血桃树上面只会挂尸体,不会结桃子。”兰姐眉头紧皱,语气愈发的不耐烦。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却不动声色,说道:“兰姐,我忽然想到我还有东西没拿,要不我们先回营地吧?”

    “别废话了,一会儿脏东西追上来,我们就没机会了。”

    我低下头,手已经摸到了屠刀,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一道划向她的手腕。刺啦一声,冒起一阵白烟,她的手腕上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来。

    “闫明!”她的脸色转而变得阴沉,张开嘴,直接咧到了耳后根,鲜血淋漓。

    她伸出手要来抓我的脖子,我早有准备,连忙后退一步,屠刀再一次割在她的手臂上。这一次,她终于发怒了,脸色狰狞,竟然变成了一个妇人的样子。

    这个妇人来时我见过,差点栽在她的手里,没想到竟然不知不觉遮了我的眼睛,差点带着我进了花粉范围内。

    我还想要用屠刀割过去,妇人尖啸一声,头发倒竖在空中飞舞,一巴掌朝着我扇了过来。

    眼前一黑,我感觉自己好像被用力推了一把。接连后退三四步,踩在一个石头上,身子一歪,没有踩稳,竟然崴了脚。

    摔倒在地,脚踝转眼间就肿了起来,稍微触碰就疼的没办法呼吸。这时,阴风吹起,妇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惨白的脸几乎贴在了我的鼻子上,一双眼睛只剩下眼白,怔怔的看着我。

    突然的对视让我一愣,紧接着胸口一凉,妇人的已经贴了上来,要上我的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