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等待
    我看着身后地面上的一点黑灰心有余悸,转头看向阴兵离开的方向,能帮我的只有阴差了。

    不知道阴差为什么插手阳间的事物,但总归是救了我一命,我冲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道声谢。

    从树林里站起来,脚踝伤上加伤,现在肿的都快赶上大腿的粗细了,没办法站起来。

    找了一个树依靠着,打开手电筒,不断的在林间晃动,希望能有人发现。

    过了十几分钟左右,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原来是王德。他见我的样子皱了皱眉,问我刚刚跑的那个人去哪了,我又发生了什么事?

    “兰姐呢?”我疑惑道。

    王德说没找到,不过不用担心,兰姐防身的东西又不是只有手枪,只要小心一点不会出事。

    他把我扶起来,为刚刚的事情道歉,说他也是太心急了。

    “你喜欢兰姐吧?”见他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把心里话问出来了。

    王德沉默一会儿,说让我不要告诉其他人,更不要告诉兰姐。

    我无奈的摇摇头,他这个样子十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对兰姐有意思,我想兰姐那么精明一个女人,也不会没有察觉。看得出来,兰姐最多只是将他作为心腹而已,他这辈子是没可能了。

    王德当局者迷,我也没多管闲事的戳破,被他扶着回营地,已经有六个人回来了。

    和王德一起的那个人还是跑丢了,深山老林,还有不少脏东西,估计要凶多吉少。

    营地中没有医生,但还是保留了一些药品,我吃了点消炎药,又在脚踝上贴了一贴膏药就沉沉睡下了。

    身体上的疲累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精神的绷紧,从前几天晚上开始,我就无时无刻的警惕着,现在终于能睡一个好觉。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营地里只剩下两个人,王德带着另外四人出去了。询问之下才知道,兰姐一夜未归,王德担心,又出去找了。

    失踪的那个人谁也没提,抛弃同伴逃跑,就算回来了,也会被毒打一顿然后驱逐出去。

    经过一夜,脚总算消肿一些,可却更加疼了。我估计第二次从上坡上摔下去的时候应该是伤到了骨头,只是轻轻触碰就像针刺一样疼。

    一人在烧着火,里面煮着东西,是一堆草。煮熟后,他把水倒了,草揉成糊糊状,忽然按在我的脚踝上。

    我已经分不清是烫还是疼了,只觉得眼前一黑,气都上不开,险些昏死过去。

    睁开眼睛,脚踝已经被包扎上了。他冲着我笑了笑,说这是他们老家的土方子,对跌打扭伤特别有效,唯一一点不好就是要趁热,所以也没和我说。

    我虽然疼,可他毕竟是在帮我,道了声谢。

    他说不客气,他叫周书发,和我是同行。他说他早就听说过我在接阴行当里面的大名,伸出右手,真诚的说道:“很高兴能见到你。”

    “我可不认为现在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我苦笑一声,和他握了握手,正式介绍自己:“闫明。”

    同是接阴人,话题自然也多了些,聊得都是关于接生的事,另一人听得糊里糊涂,说我们先聊,他去望风。

    和他聊过之后,我有些不懂的地方也都弄明白了。比如如果孕妇是横死的或者是被人杀的,最好不要管,往往会发生诈尸的情况,弄不好自己也要栽里面。

    还有,双胞胎的孕妇也很危险,多半要出乱子。至于三胞胎,四胞胎,要是遇到,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千万别多管闲事。

    还有很多的禁忌,我爸从没帮我说过,在我的记忆力,从小到大我爸都是有求必应。危险是有,我爸也总能化解,如今到了我却每次都要出不小的乱子。

    包括第一次接生,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贸然结了一对双胞胎,要不是严冰恰巧……

    想起严冰,我断了思绪,轻轻探口气,眺望着青海的方向。我对严冰的感情很复杂,要严格的说起来,只能算是朋友。可要说没有感情,一次次的生死经历,还是有些感情的。

    可惜的是,她伙同她父亲偷了我家的陶人,这段往事,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

    中午饭还是压缩饼干糊糊,王德没回来,带出去的四人回来了两人。他们说,让我们先等着,他发现了兰姐的行踪,已经带着另外两个人追过去了。

    一直到晚上,还是没有王德的踪影,我的心沉下去了,该不会他也出事了吧?

    王德的身手我见过,要是他也出事,说明对方很强大,事情就要难办了。

    一直等到半夜,那两个人坐不住了,说要出去找。我说天太黑了,最好明天,昨夜在林子里遇到的事我还没忘记,想起来还一阵后怕。

    同那两个人吵了一架,他们同意了我的说法,等明天一早去找。

    第三天,我的脚消肿了,这是一个好消息,说明周书发的土方子起作用了。我站起来试了试,发现疼是疼,但能忍得住。好消息是,骨头没事,就是扭的严重了一些而已。

    找了一根手臂粗的棍子,走几步试了试,换上药后,我也决定出去找。这次我们是分成了两个队,我和周书发还有之前留守的一人,另外两个人一队。

    幸运的是,中午时分,我们终于在血桃树的花粉覆盖范围周围,看到了王德和兰姐以及另外两个人。一种一个人脸色很不好,手捂着腹部,全都是血。

    另一人脸色一团死气很重,背上还趴着一个“人”,趴伏在他的肩膀上,阴测测的盯着我。

    我看到后,拿出屠刀就要去割,却被王德拦住,说这鬼不能除,不然这人也要死了。

    我不太明白我,王德也没和我解释,他和兰姐的情况很不好,身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伤痕。

    “先回去!”王德把兰姐交给另外两个人,自己在前面带路。

    路上,趴在那人后背上的鬼一直在盯着我。奇怪的是,太阳光对他一点用都没用,也感受不到怨气,着实有些诡异,就算是大白天艳阳高照,我还是打了个冷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