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近视
    我一愣,转头看着他,问道:“我一直在你旁边,什么时候拍你肩膀了?”

    王德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我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忙转过头,一个黑影已经跑远了。我看着王德的肩膀,上面多出一个黑手印,距离脖子只有半个手掌的距离。

    “走,我们小心点。”王德不管不顾。

    我有心劝说,可也知道王德不会听,他的一条手臂不停的往下滴着血,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刀口。

    原来,他一直在用疼痛刺激自己不陷入幻觉中,只是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最后血流的多了,还会危及到生命。

    这一下我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这样下去会死的。”

    “我知道。”王德说的很坚定,也很固执。

    继续向前走,这一次我们很小心,不时的回头去看,脏东西没有再跟过来。终于到了血桃树前,之前地面上挖着的坑已经变得很大了,里面被树根填满,透过缝隙,可以看得到里面包裹着数十具的尸体。????这些尸体有动物的,也有人的,无一例外都是被吸干了血肉,变成皮包骨的尸体。初步算下来,这里至少死了近十个人,全都成了血桃树的养分。

    吸收了如此多的血肉,血桃树已经有两人合抱粗细了,通体漆黑,散发着阴森冰冷的感觉。

    与之相比,我手里拿着的桃木剑就要温和多了,虽然都是血祭的产物,可眼前的血桃树,已然成了煞。

    我咬着牙,问道:“王允就在这里面吗?”

    说实话,见到如此多的尸体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生怕王允也是其中的一员。还好王德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王允不在这里,而是在血桃树里面。

    抬起头,看着血桃树的树干,怎么也想不明白,王允是怎么进去的。这个时候,树根又开始动了,在地面上好像蟒蛇一样游走,从我和王德身旁经过,全都聚集到一个方向。

    沙沙的声音不绝于耳,听的我和王德头皮发麻,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发现。如此多的树根,遍布血桃树周围,想要逃都逃不掉。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一阵杀猪般的叫声,树根拖回来一具野猪的干尸,包裹在坑里了。树根又不动了,恢复了寂静,好像刚刚只是错觉一般。只有地面上树根经过的时候拖行出的黑色的痕迹,才证明了刚刚是真实发生的。

    抬起头,树干上吊着三个人影,脖子被树根勒紧潮绕着,一直在晃动。

    我想深吸一口气,这才想起自己还忍受着花粉的毒性,又生生憋了回来,难受的很。

    王德转过头,目光闪烁,问了句:“你说,这棵树,像不像一个子宫?”

    听他这样一说,我幕然想起兰姐说过,这棵树是在孕育婴儿。

    孕育什么婴儿,那个鬼婴吗?

    我咬了咬牙,不管不顾率先上前一步,直接用手里的屠刀朝着树干砍过去。咚的一声,沉闷的声音,树干忽然颤动了一下,耳边传来了一阵尖利的啸音。

    “小心头顶!”王德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急促且大声。

    我抬起头,只见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砸落在我的眼前,贴着我的鼻尖落下,只差一点就要抓到我了。

    这时我才看清,落在地上的是一具尸体,身子好像枯木一样,干瘪瘦弱。他落下后,身子不停的抖动,手臂撑在地面上,双膝跪地,竟然就这样在我面前爬起来了。

    “滚!”我想也不想把手里的朱砂扬了出去,落在干尸上面,冒起一阵白烟。

    干尸尖叫一声,不进反退,一双惨白干枯的手从白烟里伸出来,抓向我的脖子。

    我瞳孔猛缩,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一根棍子朝着手臂砸过来,砰的一声把那条手臂砸断了。

    干尸喉咙中发出一阵鸭子一样的惨叫声,转身就跑。结果刚跑出没多远,忽然捂住脖子,眼睛瞪得老大,脚步虚浮晃动,仰倒在地上不动了。

    我一手抓着屠刀,一边走过去,蹲下去查看那具干尸,确定已经魂飞魄散了。

    松了口气,重新回到血桃树前,看着断口,里面流出潺潺的红色液体,带着一股腥味。用手触摸了一点,捻了捻,里面好像有砂质一样,和人的鲜血还是有区别的。

    桃树一直在晃动,好像有风一样,可山里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风吹过了,沉闷的好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头。

    断口很小,想要切开不知道要多久,又不知道王允在哪个位置,如果用力过猛,切到她了怎么办?

    王德从包里拿出一柄小斧头,上面刻着金色的花纹,看样子也是一件能对付阴邪的东西。

    他走到桃树前,能明显的感觉得到桃树颤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到桃树在恐惧。

    王德解释说,这柄斧头是兰姐特别定制的,专门为了砍这颗血桃树。

    这时,又是两道黑影落下,王德看也不看,手起刀落直接将一具干尸的脑袋切开了。另一具干尸落在我的身边,我的屠刀也送入了他的脖子,一股黑气从干尸头顶冒出,也不见了。

    之后,王德颠了颠斧头,说让我掩护他一下,直接朝着血桃树的树根部位砍下去。这砍桃树也是有讲究的,要从下面十三公分处开始砍,砍树的人命要硬,手要稳,下手要狠,千万不可以多次砍在不同的地方。

    一斧子落下去,血桃树枝丫哗啦啦的颤动,我感觉到地面好像震动了一下。只是持续一瞬,随着斧头第二次落下,血桃树已经被砍进去十公分左右了。

    这一次,我明显的感觉到地面颤动了一下,坑里的树根在翻卷,吐出一具具干尸。

    我心里暗道了一声要命,这些干尸要都是“活”的,我和王德只能等死了。

    失神的功夫,我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拉住了。原来脚就扭到,这一下直接站立不稳,整个人趴在地上,屠刀甩了出去,弹了几下掉到坑里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