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困黑棺
    孕妇把婴儿从地上抱起,帮它把吞在嘴里的铜钱给抠了出来。我看着从婴儿口中拿出的铜钱,已经变形碎裂成了好几块。

    这婴儿把铜钱都给我咬碎了,这时候老狼狗又开始拽我的裤腿。我低头看它,它只把我往一个方向拽。

    我看向那个方向,是对着祠堂正门的地方。这祠堂并非一间,后面还有空间。

    我知道现在也不可能从正门出去了,两个婴儿守在那里,一咬牙就和老狼狗一起往祠堂后面跑。

    这一下就惊动了孕妇,怨毒的看着我,不过她终究是尸体,也没有谢家媳妇的手段,追不上我。

    我和老狼狗从通往祠堂后面的门里挤过去,周围正好有很多杂物,我把桃木剑夹在腋下,动手搬东西堵门。

    老狼狗在一旁哼哼唧唧也帮不上我的忙,所幸母子煞并没有追上我。

    我最后从门缝里看了她们一眼,断腿的婴儿被孕妇抱在了怀里,其余两个跟在她身后爬行。

    这一幕我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了,不过手底下的活儿不能停。搬了杂物堵门之后又在门上缠好红绳,把仅剩的一点黑狗血抹在了门上。

    做完这一切,我就赶紧离开。这祠堂后面是一个横向的甬道,一头被杂物堵住了,另一头还有路,就是没有电灯,我出来的时候也没想到拿手电筒,只能摸黑。

    走出去两步,我心里一慌,老狼狗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刚才我堵门的时候它还一直蹭我的腿呢。

    回头看了一眼,老狼狗不在。但是我仿佛能透过门看到那一家四口趴在门上看着我。

    这里就一条路,老狼狗似乎比我还熟悉地形,应该是已经先跑出去了。

    我赶紧往前追,走出甬道之后就看到了一个院子,耳边还有呜呜咽咽的低吼声,是老狼狗。

    院子里有小腿高的枯草,也没人打理过。我循着声音找到了老狼狗,它正对着面前的一个石台子吼叫。

    那石台子被荒草埋没了很深,我警惕起来,莫不是那石台子上有东西。

    可是我四下打量了一下,也没看到鬼。

    我安抚了一下老狼狗,带着它一起往前走,但是老狼狗咬住我裤腿,死活不愿意往前。

    我看着眼前的石台子,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石台子,,太眼熟。

    我小心翼翼的划亮一根火柴,果然,那根本不是什么石台子,是一口黑棺。

    上一次见到的黑棺已经被烧了,这里又出现一口。我下意识的后退,黑棺在,那黑袍人绝对也在。

    我安抚下老狼狗,不让它再发出声音。还好,那个人首蛇身的女人并没有出现。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沉思,黑袍人绝对就在附近,黑棺是他送进来的。

    可是,我这次想不通他的布局是什么。祠堂里被我关着三胞胎的母子煞,但是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出手才对。母子煞成形还是我自己没处理好。

    我实在是想不通,就决定先离开这里再说。老狼狗也很忌惮那口黑棺,快速的走在我前面。

    我想从院子的墙头上爬出去,但是刚走到墙头下,就听到了身后的呜咽声。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脚边的老狼狗,但是低头一看它根本没出声。

    仔细一听,这是人的声音,女人的哭声。

    回头找寻,一眼就看到了在黑棺上坐着的女人。是那个以为会被我侵犯跑出去的姑娘,她竟然在这?

    我下意识的就想过去拉着她一起跑,但是马上就醒转过来。不对劲,这祠堂的后门都没开,她是怎么跑到这来的?

    再往黑棺的方向看去,那个姑娘又不见了。难道是幻觉?这口黑棺给我的幻觉?

    看着不算高的墙头我不敢贸然爬上去了,万一我站在高处再被人算计。

    咚咚咚!

    女人抽泣的声音一直就没停,一会又传出来了敲击木板的声音,声音的来源都是黑棺。

    我开始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如果那个姑娘不是幻觉的话,是不是可能也不是鬼?

    刚刚匆匆一瞥,我好像是看到了那姑娘的眼睛,不是灰色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是幻觉。

    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跟我第一次接阴的时候遇到的情况一样,王允就曾经出现过生魂离体的情况,我救了她,所以她没死。

    我靠在墙头皱着眉头打量黑棺,那个姑娘是往村外的方向跑的。如果说黑袍人也是那个时候正好运送黑棺进村的话?那他们是不是正好撞上了?

    从曾经的经验中我得出结论,黑袍人是想把我关进黑棺。但是正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我更不会自己往黑棺里钻了。

    可是,如果黑袍人把那个姑娘给装进了黑棺里呢?他往黑棺里装一个死人的话,我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的。但如果是活人······

    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尤其是这个姑娘遭难还是因为我。

    我用力的踢了一脚脚下的杂草,不能犹豫了。要是那姑娘真的没死的话,再耽搁下去就得闷死在黑棺里了,黑棺里的抽泣声已经越来越弱了。

    老狼狗还是拖着我,我明白它不想我犯险,但是我不得不去查看。

    我把老狼狗从墙头小心丢下去,它自己是不可能爬上墙头的。我让它去找老猎人,那个还没出过手的酒肉和尚一定是有本事的,万一我真的出了事,他说不定还能救我。

    送走老狼狗后,我就走向了黑棺。明知这很可能是黑袍人的陷阱,我还得主动往里跳。

    到达黑棺前的时候,里面的抽泣和敲击声彻底消失了。我赶紧推开棺材盖子查看情况,到现在我还摸不准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棺材开启,我探着脑袋往里一看,真的是那个姑娘,她已经没有了知觉,不过手还保持着敲在棺材板上的姿势。

    我仔细观察,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身边没有自己的生魂,难道我的猜测还是不对,黑袍人把她关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可是我刚才似乎明明看到她的生魂了啊,就算是死也不会很长时间,她的魂魄不可能离开身体太远的。

    呜呜呜!

    哭声,来自身后。我赶紧回头,一个穿白衣服的女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背后,双手一推就把我推进了棺材。然后棺材盖子主动合拢了,这棺材就像是‘活’的一样。

    我眼前变成了彻底的黑暗,我脑海中还停留着最后的一幕。那个推我进黑棺的女鬼,她不是我身边的这个姑娘,这村子里还有其他的鬼?

    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亮光先查看这姑娘的情况。她脸上还挂着干涸的泪痕,胸口却没有起伏了。

    我颤抖着手摸了一下她的鼻息,已经没有了,她已经死了。

    但是她的身体还有余温,我不是法医,也推算不出她死亡的具体时间。

    我心里生出可怕的念头,如果刚才她真的还活着,我要是早点过来打开棺材,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一股愧疚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无论是第一次她被我吓跑还是这一次我施救不及时,都直接导致了这姑娘的死。

    我在想,如果她真的变成厉鬼来找我索命,我还能忍心让她魂飞魄散吗?

    我陷入了深深的懊恼之中,这种感觉越来越盛。直到这姑娘突然睁开了灰白色的眼睛我才回过神来。

    尸变?化鬼?我没有时间分辨,这姑娘的双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让我慌乱起来,虽然我是变向导致她死亡的凶手,但是我现在还不能给她偿命。我还有很多的事没来得及做,还有很多人没找到。

    我用力去掰她的手,和以往遇到的活尸不同,她的身体还不僵硬,但是力气已经变成了活尸的力气,大的惊人。

    黑棺里虽然空间不小,但是还容不得我挥动桃木剑,只能用桃木剑去割她的手腕。

    很快,这姑娘的手腕被我割开,鲜红的血液流淌出来,滴在我的脖子上,还很烫。

    还是不对,就算是刚刚变成活尸,她为什么对我的桃木剑一点反应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的头脑就开始昏沉起来,还有疼痛。

    眨巴了几下眼睛,脖子上的力道慢慢消退了。我再睁眼去看,这姑娘还保持着拳头敲在棺材上的姿势。

    而掐住我脖子的竟然是我自己的手,已经被我另一只手的桃木剑割开了手腕。

    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手腕上传来疼痛,我查看了一下这姑娘,她确实是已经死了,身体也比刚才更凉了一些。

    可是我想不通,我是什么时候中招的?鬼遮眼?难道是那个推我进黑棺的女鬼?

    我苦思不解,还是先想办法脱身要紧。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几次陷身黑棺之中了,不过这次很奇怪,我竟然还没有缺氧的感觉。

    虽然刚才的是幻觉,但是我两只手互相对抗也耗费了不少氧气才对。而且从这姑娘死亡的姿势来看,她在被放进黑棺的时候也没死,活着的时候肯定也会消耗氧气。

    我开棺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瞬间,根本不足以把黑棺内的空气填充满。就算是填充满了,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该把氧气消耗的差不多了。

    但是我完全没有缺氧的感觉,呼吸很顺畅。

    我借着手机的微光在黑棺里查看,在那姑娘的手敲击的位置,有一个不大的豁口,有风从外面吹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