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山洪
    这一下重击让我清醒过来,眼前场景变幻。我还在墓室里,和王成立面对面的跪着,他哭哭啼啼的,脖子上有一双婴儿的手印。

    是张成智打了我,他没注意到我已经醒了,还要再来一下。我瞪了他一眼,他悻悻的把铜钱剑收了回去,刚才他就是用这东西砸的我后脑勺。

    陈虎重伤,似乎没有事。张成智没有着了道,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王成立还紧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说老婆我对不起你,你带我走吧之类的。

    张成智把铜钱剑塞到我手里,让我叫醒王成立,说他不敢打他师兄,要折寿的。

    救人要紧,我也不推辞,拿起铜钱剑在王成立脸上抽了两下,王成立也醒了,眼神迷茫,四下看了半夜才回过神来。

    张成智摸了摸胸口,他脖子上挂了跟红绳,肯定是佩戴了什么好东西,说要不是师父把这东西给了他,他们这次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我看向地上的婴儿,打火机早被我扔到了一旁他的眼睛又闭上了。但是我确信,我和王成立产生幻觉绝对是他干的。王成立脖子上的手印就是证据,而且王成立指着我脖子说我脖子上也有。

    王成立脸上还有泪水,心情悲戚,说可能不是幻觉。他看到了他老婆,说自己在下面照顾不好孩子,让王成立下去陪他们娘俩。

    王成立看上去不怎么靠谱,但是绝对是重情重义的人,所以比我更快的沦陷。

    王成立说看到的可能是真的,这婴儿有通阴阳的本事也说不定。我瞬间炸毛,跟他吵嚷起来:“不是真的,绝对不是!”

    王成立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大,疑惑的看着我。

    我没和他解释,因为在我看到的幻觉里,严冰死了。我不能接受,也绝对不信严冰会出事。

    王成立没有继续和我争辩,因为墓室外面的甬道里已经传来了女人和小孩的哭声。

    母子煞也下来了,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一两个。

    躺在地上的陈虎也醒了,说这里肯定有其他的出口,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缺氧,肯定有可以通风的地方。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们都没有找到出口。

    母子煞已经到了墓室门口,王成立在门口撒了朱砂黑狗血,暂时抵挡了她们。但是我们这样做还是等于等死,陈虎现在重伤,我们就算想学李家成他们一样杀出去,陈虎也很有可能得交代在这儿了。

    虽然陈虎一直想要找到我的把柄,但是我还是不想他死。

    四个人一起在墓室里找寻,还是张成智眼尖,在墓室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几块颜色不一样的墓砖。

    陈虎过去看,说墓砖垒反了,肯定是故意留给后来人看的。这个角落属于是灯下黑,上面是一盏油灯,照不亮灯底下。

    我们用匕首很轻易的就把墓砖起开了,一个狭小的洞口出现。我回头看着墓室,朱砂和红绳也抵达不了那么多的母子煞,她们还是进来了。

    陈虎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愣什么神,赶紧走。

    我答应了一声就爬了进去,其实我是想找到玉石婴儿的尸体,解决了这东西,但是那么多母子煞闯进来,我只能作罢了。

    这个通道太小了,只能容许一个人在里面爬着往前,好在能感觉到通道是向上的,绝对是出去的通道无误了。

    我不是盗墓贼,没干过这种活,没多大会就掉队了。不过知道后面有陈虎跟着,就没开口去叫王成立他们,继续前行。

    过了得有接近一个小时,才感觉到了外面吹进来的风,快到出口了。

    继续爬行一阵,已经看到了亮光,现在外面正好是白天。

    到了出口的时候,还有一个挺高的落差,我一个人很难爬上去,陈虎趴在洞口,解开自己的皮带丢给了我,让我抓着他拉我上来。

    我没有接,因为我清楚的记得陈虎应该在我身后才对,那洞外面的陈虎是谁?

    但是当我看到王成立和张成智也出现在洞口的时候,我又开始犹豫了。

    他们一点都没发现陈虎的异样么?

    不对,我猛然醒悟。如果陈虎真的是在我前面,那我后面的是谁?

    陈虎催促我,他们三个人的眼神都看着我身后,让我更加确定,后面跟着我的那个陈虎才是假的。

    我抓住了皮带,但是身后又有一股力气把我往后拖。但是他也个人的力气还是抵不过陈虎他们三个人,我被拉到了半空中,才有空间往下看。

    啐骂了一声,跟着我的还是那个婴儿。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小腿上,我就要上去了,他也不再掩饰,死死的抱住我的腿对我咯咯咯的笑。

    陈虎他们是想把我和婴儿一起拉上去,我也想着上去之后肯定要把这东西烧了。

    我很确信,这个婴儿和之前见到的两个绝对不一样。

    但是婴儿似乎也想通了这一点,没有被拉上来。在快上去的时候,他松手了,但是却在我腿肚子上咬了一口,生生撕下来一块肉吞了下去。

    我疼的咬牙,低头看着,他满嘴都是我的血,嚼也不嚼直接把肉吞了下去,还在对着我笑。

    问我被拉了上去,气急败坏的直接撒了一把朱砂下去。这东西对死婴儿还是有用的,他脸上刺啦刺啦的冒着黑烟。我又撒了白磷,点了火之后也扔了下去,但是看着婴儿灵活的从通道下去了,没烧到他。

    外面天亮着,但是开始打雷了。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腿上的伤,但是十有**会中尸毒。我们一开始都没想到那死婴儿有这么大的本事,早知道一见到他的时候直接烧了就好了。

    我们找了块石头把洞口盖住了,又摸到树林子里,把另一个进去的地方也堵上。

    但是其实我们心里都是还没谱,狡兔还有三窟呢,这个死婴儿想出来的话肯定有办法。

    我们没有时间管他了,本来阴沉的天已经下起了暴雨。我们是在半山腰,看到山顶上开始有打量的泥沙往下滚。

    山洪,泥石流比死婴儿更可怕。我们不跑的话得被活埋在这里。

    好在可能是我们除掉了旗袍女人的原因,下山的路找到了。路上也见到了一些村民,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跑。

    在天黑之前,我们终于下了山回到了西峰村。有一些村民跟我们一起回来了,但是更多的是被永远留在了山上

    山洪暴发,那些人是绝无生还的可能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天意,山洪掩埋的还有那些母子煞。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德义竟然没死,这小子还真的是命大。

    他拉着我们到了没人的地方,突然给我跪下了,哭着说让我帮他报仇。

    我让他说清楚,他哽咽的告诉我他本来是必死的,但是下山的时候他老婆拉着他下来了,他想挣脱也挣脱不了。直到下了山,他才知道他老婆是想救他。

    王德义老婆给他留了句话,说自己不是自杀的。是有人给他灌了农药,是一个黑袍人,让王德义给她们娘俩报仇。

    我心里沉甸甸的,自打我还没进西峰村,黑袍人就已经设好了局等着我。只是后来我意外发现了老母庙的异常,才把事情闹大了,到了我们双方都无法掌控的地步。

    王德义老婆是黑袍人杀的,为了引我前来。我猜测十有**就是小周干的,安慰王德义说,我们已经把杀他老婆的人烧了,王德义又给我们磕头。

    到了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老婆的好了,后悔的要死。

    但是我只是安慰他,小周被我们烧了不假,但是我和陈虎也是亲眼看着他从火堆里跑出去的,他应该还会再出现。

    陈虎淋了雨,伤口有感染的迹象。我们得先送他去县城的医院,王德义不会对帮自己抱了杀妻之仇的恩人不管,回家开了三轮车就拉着我们去了县城。

    陈虎被送进了手术室,情况很快稳定了下来。不过我的情况似乎不太好,被死婴儿咬的地方腐烂化脓了,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中了尸毒。

    既然是在医院,就要外科医生给我把烂肉挖了出来。外科医生很疑惑,问我怎么弄的。我冷声道:“被狗咬了一口。”

    也没打麻药,医生把烂肉挖出来,还佩服我是条汉子,一声都不带坑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小旅馆,王成立又买回来一些大米,给我敷在伤口上,看着白花花的大米变成了黑色,尸毒被拔出了一些,但是痊愈还得一段时间。

    我现在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王德义也不敢回村子,就在我隔壁住下了。

    他拿着手机敲了我的门,说是山羊胡老头打来的。他也很幸运的逃生了,不过自己老婆没回来,死在了山上。

    山羊胡老土头没我的电话,就根王德义打了。我拿过来手机和山羊胡老头说了几句,他找我是因为老母庙的神像又被塑上了。

    我说不是早就塑上了吗?山羊胡老头说不止这样,神像又变了,这次不知道谁给塑成了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的样子。

    而且女人抱着的那个孩子,断了一条腿。

    三胞胎母子煞!又是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