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丧葬街,老火
    我们从李家成的家里离开,没有再找到什么东西。第二天我们又向他周围的邻居打听,也只他听到说李家成这对小夫妻很恩爱。但是关莉莉难产死了,李家成也搬走了,没回来过。

    不过我们也不算毫无进展,邻居大妈告诉我们,关莉莉死后,李家成变得有些疯癫,隔三差五就往丧葬街去一趟,像是中邪了一样。

    丧葬街里绝对有行内人,李家成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没有高人指点是不可能这么快的成长起来的。

    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奔赴丧葬街,去碰运气。陈虎也跟我们一起去了,想要调查一个死去的人几年前和什么人接触,难度太大了。

    走近丧葬街,王成立说这里从很多年前就存在了,他也经常过来买些朱砂之类的东西,这里还是有真本事的人的。

    我们拿了李家成的照片,先去了王成立经常买东西的几家店里打听,没人认识李家成。

    继续在丧葬街游荡,经过一个不起眼的纸扎店的时候,店主老头正在门口晒太阳。

    我们也没去叫醒老头,但是在我们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老头突然睁开了眼睛,用沧老又调侃的声音道:“呦,官老爷和接阴婆都走到一起了,这朝廷是要变天了?”

    三个人一起站住脚步,重新打量起这家纸扎店。从老旧的木门往里看,黑漆漆的,而老头说了一句话之后就不再理我们了,继续闭目养神。

    可以断定这老头绝不是一般人,我过去恭谨的开口询问:“老爷子,您是怎么一眼看出我们的身份的?”

    老头又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在地上捡起了一个烟头,看了一眼之后又丢掉,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我马上会意,去不远处的小商铺给他买了两包烟回来,老头心满意足的接下了,也不再卖关子。

    “这位官老爷一身的正气,眉宇却带凶,不是个文官,像是个带兵的人。不过看样子,进来仕途不顺吧?还有你这小家伙,明眼人都能看出是干嘛的,还用我说?”

    老头一眼就看出我和陈虎的底细,只在王成立身上多打量了几眼,意味深长的说来了句:“好自为之吧,该走的还得走,该留的还得活。”

    老头在跟王成立打哑谜,王成立有些愕然,努了努嘴没说话。我听出老头在说王成立老婆的事,劝王成立还没好好活着。

    我拿出了李家成的照片,问他:“老爷子,您可曾见过这个人?”

    老头看着照片叹了口气,才开口道:“当然见过,不过恐怕我以后都见不到他了吧?”

    老头转身进了纸扎店,我们也跟进去,他把店门给关了。

    “我看他可怜,教了他一些东西。或许,这就是命吧,他跟老头子我的命都不好。”老头也没有任何隐瞒我们的意思。

    老头说自己叫老火,因为年轻的时候脾气暴火气大,别人给起的绰号。至于他的经历,就更可以称为一个离奇的故事了。

    老火小时候爹妈死得早,为了讨口饭吃去寺庙做了和尚,后来破四旧的时候,庙门被烧,又出来跟了一个半吊子的风水师混了几年。还当做盗墓贼,中年就收手了,来到这家纸扎店打工,并继承下来了这家纸扎店。

    至于老火说自己和李家成的命都不好,是因为他们都是青年丧妻。老火的老婆也是怀着孕死的,是由我们接阴人接生的孩子。

    老火陷入了回忆:“说到底我还得谢谢闫老大,要不是他我还得做很多的错事。但是我又有点记恨他,毕竟是他送走了我婆娘和孩子。”

    “闫老大?”我被这个名字惊骇到了,姓闫的接阴婆,不就我们我们一家吗?

    难道是我爸?可是时间上不对,老火年轻的时候,我爸最多也就是一个屁大点的小孩。

    我直接对老火坦白,说我就姓闫。老火也充满了震惊,重新审视着我,说倒是和闫老大有几分相像。

    和老火交流之后,发现他说的闫老大不是我爸,而是我的爷爷。

    老火又开始懊恼,说当初李家成来的时候,就想让他去找我们闫家的人,可惜他那个年代通信不发达,不知道我们家的人去了哪里。如果李家成早点找到我爸的话,可能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我们家和老火有渊源,他又和我说了一些我爷爷的事。他对于我爷爷是一副很崇敬的样子,两个人是搭伙下墓认识的。但是后来分道扬镳,因为我爷爷不找那些值钱的墓,专找一些稀奇古怪的女人墓。

    老火年轻的时候一心为钱,所以和我爷爷分道扬镳了。他也坦言,跟着我爷爷下的墓里,见过黑棺。

    我和老火交谈了很多,又说回到李家成身上,他对于李家成很惋惜,还是说李家成就是命不好,不遇上这种事就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了。

    “他在自己婆娘死了之后就来过我这,不过后来都是一年半载才来一次了。他曾经拿给我一件衣服,我也有一件,让闫老大给烧了。闫老大给了我一条铁链子,说拿着它就不会被那些人骚扰。”闫老大竟然也收到过黑袍。

    我从包里把随身带的铁链子拿出来,问老火是不是这一条。老火点头说是,就是闫老大,也就是我爷爷给他的。

    这条铁链子竟然一开始是在我爷爷手上的,能防止黑袍人找到自己。我看向老火,他没了铁链子,怎么没事?

    老火看出了我的想法,笑道:“老头子活的年岁长了,那些就把我忘了吧,距离闫老大送走我妻儿,都过去快五十年了。”

    这话倒是没错,黑袍人即便不是活人,但是也不可能跟个怪物似的一直不会死,他们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延续下去。

    老火被黑袍人遗忘了,但是李家成不会。他又骗了我,当初给了我铁链子的时候就已经是做好了主动去接触黑袍人的打算。

    我们成功得知了李家成,甚至是我爷爷辈的一些事,但是依然不知道李家成老婆的隐情。老火也不知道,李家成老婆是怎么从妇幼医院活着出来的。

    我们和老火告辞,不敢再和他多接触。他都已经被黑袍人遗忘了,要是因为我再被找到,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从老火那里离开之后,我们又陷入了寸步难行的局面。陈虎那里的调查毫无进展,我和王成立经济吃紧,但是也没再接到活。手里那些朱富贵给我的资产,我一分没动。

    半个多月过去了,王成立一大早就重拾老本行去开出租了,我就在家里睡大觉。

    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确是熟悉的声音。

    “来兰姐的饭庄,我和王允在这等你。”

    是严冰的声音,她带着王允回来了。我还想再问,严冰已经挂断了电话。

    穿好衣服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赶到了兰姐的饭庄。严冰和王允已经在等我了,严冰还是冷冰冰的样子,王允更加消瘦了,跟个纸片人似的。

    “你们,怎么回来了?”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严冰看了我一眼就扭头出去,说不打扰我和王允叙旧。相对而言,她对于王允的态度比对黑猫好的多。

    王允主动开口:“我们是要来找你辞行的,我和严冰要出国了。”

    严冰要出国我是知道的,但是为什么王允也要走?我问了王允这段时间去哪儿,她是去找兰姐的,兰姐又去了哪里?

    王允浅笑着摇头:“兰姐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她会回来的,只是不放心我,所以让严冰带我出国躲着。”

    王允和血桃树有说不清的关系,对于黑袍人很重要。我一想到两个和我命运纠缠的女人都要离我而去了,还是很伤感。严冰是要躲着我,王允是要躲黑袍人。

    但是我还是要支持她们两个出国,尤其是王允,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所有人都对我很失望。连兰姐也不放心让我保护王允了。

    她们真的只是来向我辞行,已经买好了下午的机票。我送了她们去机场,严冰是一副解脱的神态,王允则是很坦然,她从始至终没有对我有过逾越兄妹的感情。

    时间还早,不到登机的时间。我怕我以后都见不到她们了,就拉着她们在候机室说话。严冰也没反对,说是最好让我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

    我给不了严冰任何的承诺,王允又不需要我的承诺。我只能跟个傻子一样一遍遍的劝她们到了国外要照顾好自己之类无关紧要的话。

    像是商量好的异样,在她们临走的时候,突然一左一右的抱了我一下。我愣住了,她们转身就要走。

    但是一个女人突然倒在了她们面前,那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周围空出了一大片地方,只有我们三个人上前去查看孕妇的情况。这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长相普通,但是她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